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和离之后

沐慕沐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11.03上架
  • 34.07

    连载(字)

50位书友共同开启《和离之后》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心有灵犀的波波 学徒书友20190311155319992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1出宫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293 2019.11.03 20:47

  三月莺时,天气回暖,万物复苏,大元迎来了新皇登基。

  皇宫里修葺一番,并将一些宫殿空出来,准备迎接新皇尚是皇子时的正妃妾室。

  皇宫角落的某处院子,收拾的干净别致。

  一大约五十岁的老嬷嬷推开了院门,就站在门口不肯进去,“娘子快些!”

  老嬷嬷探着脖子,等了良久。就在她快失了耐心时,终于从院子里走出来一少女。

  少女眉尾下垂,一双杏眼里蒙上了氤氲雾气,潋滟秋波,眼眶发红,许是刚哭过一场。

  那老嬷嬷看呆了,少女未施粉黛的脸,加之我见犹怜的表情,倒是比从前张扬艳丽的美多了几分味道。

  面前的少女,当年仅仅是惊鸿一瞥,就已名动京城,多少世家公子爷为了一睹她的娇容,想出来千奇百怪的法子。直到她出嫁,那些人才歇了心思。

  唐皎皎抱着包袱,克制着自己的表情,不想让别人发现她的狼狈。

  她回头最后看了一眼从小到大住着的院子,垂下眼眸,淡淡的说道:“请嬷嬷在前边带路。”

  老嬷嬷回过神来,叹了口气,在前带路。

  老嬷嬷深知,此次一别,两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她便说道:“老奴也是看着娘子长大的,不舍得娘子落得这样一个去处。圣上登基,吴将军是第一功臣。不知道娘子和吴将军是否还有可能?”

  “没有可能了,”唐皎皎冷声打断,“休书已在包袱里。”

  “如今沛国公府不在了,太后娘娘也不在了,要是娘子和吴将军没有和离,或许吴将军能护住娘子......”

  “当初沛国公府在的时候,也未曾护过我。”唐皎皎声音虽小,却字字诛心。当年唐皎皎的生母病逝后,太后瞧着可怜,便抱到自己身边养着。这么多年来,国公府似乎没有这个女儿一样不闻不问。

  老嬷嬷脸上的皱纹一道道愈发深了,为了新皇,皇宫里的院子要腾出来。加上太后娘娘去了,唐皎皎只能搬出皇宫。

  沛国公乃旧皇一派,已被贬为庶人。罪不及出嫁女,唐皎皎这才能平平安安。

  吴谦尘将军是新皇的左膀右臂、国之栋梁,在众人准备巴结这位将军夫人时,却见一纸休书送进了将军府,两人和离。

  当年唐皎皎在护城河畔,雕栏画舫上对吴谦尘一见钟情,在太后跟前跪了一天求来了一道赐婚圣旨。一个是京城明珠,一个是初露头角的小将军,一时间传为一段佳话。

  但婚后吴谦尘就去了边疆御敌,唐皎皎继续留在宫里伺候太后娘娘,两人一别就是三年。

  眼瞅着就要到宫门了,老嬷嬷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塞到了唐皎皎怀里。

  “嬷嬷?”

  “这是老奴攒下来的一些银子,娘子带上,到了外头到处都是用银子的地方。”

  唐皎皎立刻推辞,“我不能收。”

  老嬷嬷态度强硬,“老奴也算是看着娘子长大的,这一别也不知道何时能见,娘子不收下,老奴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唐皎皎收下荷包,抬手逝去眼角的泪珠,哽咽道:“谢谢嬷嬷。”

  “娘子快走吧。”老嬷嬷含泪催促。

  唐皎皎只好先行,她快出宫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一群人簇拥着一人正准备进宫。

  唐皎皎低下头,打算混过去。

  “你是哪宫里的宫女?见到贵人还不行礼?”领头的太监见唐皎皎衣着朴素,把她当成了宫女。

  唐皎皎咬着牙,如今她没了庇护和地位,确是就和宫女一样。

  她弯下腰,道:“给贵人请安。”

  太监满意了,放唐皎皎离开。

  唐皎皎悄悄抬头,只见人群中心是一身躯雄武的男子,着一袭墨色长袍,头戴一顶白玉冠,黑发如漆,肤色古铜。

  男子若有所觉偏过头,他一双狭长的凤眼裹挟着凛冽的寒光看过去,待看到宫墙下娇小貌美的女子时,眸子里依然冰冷无温度。

  唐皎皎不曾想在这里碰上吴谦尘,但她也不是从前那个只要看到吴谦尘,就咧着嘴笑嘻嘻的黏上去,试图用自己的温暖融化吴谦尘眼中的寒冰的不谙世事的少女了。

  于是她平静的移开视线,抱着包袱继续迈开步子,没一会就出了宫门。

  “将军?”

  吴谦尘收回视线,负在背后的左手紧了紧,“走。”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御书房去。

  出了皇宫,唐皎皎朝着尚书夏府走去。她的大姐唐娇容嫁到了夏家,眼下除了唐娇容,她不知道该去找谁。

  到夏府时,正好是用午膳的时候。唐皎皎在偏门等了许久,才出来了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老妈妈。

  老妈妈看到门口站着一仙女似的夫人,眼睛都直了。

  “夫人请跟老奴来。”

  老妈妈在前带路,引着唐皎皎往府里去。夏府非寻常人家,府里布置和装修都很雅致。

  只是唐皎皎发现,越走越冷清了。到了一处偏僻的院落,老妈妈引着她进了厢房里,道:“夫人在这儿歇息片刻,老奴去请我家夫人过来。”

  唐皎皎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见这厢房的角落里堆满了杂物,边边角角出还有不少灰尘。

  想来唐娇容如今的日子也不好过。

  等了一会,那老妈妈带了一穿着藏青色袄子的妇人进来了,妇人脸上的妆容都遮不住眼底的憔悴。

  “姐姐。”唐皎皎站起来相迎。

  同为唐家人,两人的面容却没有任何的相似。两人站在一起,任谁也不会想到,两人是姐妹。

  因为唐皎皎在太后宫里长大的缘故,只有逢年过节,姐妹俩才能见一面,因此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厚。唐皎皎已经走投无路了,迫于无奈才来投靠唐娇容。

  “这屋子里正好摆了一张床,收拾收拾还能睡。你歇息一下,我让下人去给你弄点吃的。”唐娇容说完,又匆匆的出去了,顺便带上了门。

  唐皎皎只好自己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她摸了摸茶壶,触手冰冰凉。

  屋外隐隐约约的传来一些声响,她走到窗边,透过缝隙往外看。

  “你怎么把她引来了?”

  院子里站着一男人,正在大呼小叫。下人们见了也不敢拦着,唐娇容小声相劝,但男人一点也不领情。

  “夏家还能容下你已经是开恩了,你还把她引进来?是想让夏家落到和唐家一样的下场吗?”男人气急败坏,就差指着唐娇容的鼻子骂了。

  唐娇容脸色难看,她从原来的院子搬到这偏僻的地方,吃穿用度减了一半不说,还不让她见人。连平日里恩爱有加的夫君,都开始对她恶言相向。

  半晌,她才苦涩的说道:“她毕竟是我妹妹。”

  “我不管是谁,要么你把她赶走,要么你们一起走!”男人一甩袖子,大步离开。

  要不是丫鬟扶着,唐娇容脚一软差点瘫在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