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故人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10 2019.12.04 20:06

  唐皎皎再看到那人时,只觉得心情复杂。那人从前还是唐老爷的学生,因为两人政见不合,最终分道扬镳。从亲密无间的师徒,变成水火不容的敌人,令人唏嘘。

  也对亏那段师徒时光,唐皎皎见过那人几面。

  她理了理身上衣袍的褶皱,直接走下去。

  杜睿独自坐着喝酒,那些想要和他搭讪的女子,都被他毫不留情的遣走了。他正襟危坐的样子,仿佛置身于家中书房正在看孔儒之书。

  面前桌子上是烫好的酒,半壶下肚,却一点也没有醉意。杜睿妄图借酒消愁,却只能愁上加愁。

  一阵香风扑鼻,他眼皮未抬,淡漠的斥责:“我说了不用人,滚。”

  “杜大人连一杯酒都不肯赏给我吃吗?”

  杜睿猛然抬起头,对面的少女巧笑嫣然、明眸皓齿,是他记忆里的模样。

  “皎皎!”杜睿脱口而出,自觉失礼又改口,“唐小姐。”

  唐皎皎苦笑:“我如今的身份,可当不得杜大人的一声唐小姐了。”

  杜睿思索片刻唤道:“唐妹妹,你怎么来这种地方?”

  “我父亲在这里,我来接他回去。”

  杜睿了然一笑,拿了杯子,亲手替唐皎皎倒了一杯,“这酒热,喝下去可以暖身子。”

  唐皎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一滴也未剩下。这酒火辣辣,进到肚子里,胃都要烧起来了。

  “外头风雪大,要是父亲一个人回去,我放心不下。”唐皎皎直视杜睿的双眼。

  杜睿许是因为心虚,低下了头,他盯着桌面道:“这些事你不要插手。”

  “旁的事我不插手,可他是我的父亲。念在往日的情分上,还请杜大人得饶人处且饶人。”唐皎皎絮絮说来,满眼中都是坚定,今晚不救出唐老爷誓不罢休。

  只见杜睿拧眉沉思,没有回答。唐皎皎便微微低下头,脸上布满愁容,她秀眉轻蹙,眼中无限担忧,“天气这么冷,爹爹又受了伤,不及时医治恐怕爹爹性命都难保,还请杜大人有大量,不管爹爹说了什么,我代他道一声对不住。”

  面对唐皎皎的示弱和如莺啼一般婉转的声音,杜睿的表情有了松动,“你放心,圣上都饶了老师一命,旁人绝对不敢对老师下手。”

  说到此杜睿停了下来,他扫了眼四周的人,颇有估计。

  唐皎皎主动站起身来,“要是杜大人不介意,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

  杜睿纹丝不动,“那样对你的名声不好。”

  唐皎皎苦笑:“我都到这种地方来了,还要在乎什么名声呢?”

  杜睿叹了一口气,站起来领着唐皎皎进了一包厢之中。四下无旁人,杜睿才接着说道:“那件事老师也只是个替罪羊罢了,大家心知肚明。旁的我就不多说了,总之老师性命无忧。但从前老师得罪了不少人,总有人要拿老师出气。如果是我出手,还能控制下手的力度。”

  唐皎皎低下头,半晌才道:“多谢杜大人。”唐老爷在京城一日,总会提醒某些人当初站错了队。只要唐老爷不肯出京城,某些人就如鲠在喉。

  但圣上保下了唐老爷的性命,那些人能做的就是逼着唐老爷自己离开这儿。

  唐皎皎放弃了要救出唐老爷的念头,这段时日以来,唐老爷整日借酒消愁、不思进取,连累着唐娇颜也过苦日子。让唐老爷吃个苦头也好。

  唐皎皎再次像杜睿道谢后便独自离去。

  “等一下,”杜睿喊住唐皎皎,“外头风雪大,把这穿上。”杜睿亲手给唐皎皎罩上披风,一如几年前一样。

  恍惚间唐皎皎又回到了尚在闺阁里,无忧无虑的日子。她感慨道:“一晃就好多年了,杜大人还是如往昔一般风度翩翩。”

  “你也是。”

  两人相视一笑,唐皎皎就此离去。

  原路返回,唐皎皎不出意外碰上了祝有容。祝有容依然冷眼看着她,眼神目空一切又洞悉一切。

  唐皎皎再次向他道谢,也不等他的反应便冒着风雪回去了。

  她的伞依然在原处,撑伞回到唐家时,大家出去找了一圈早就回到唐家等着了。

  见到唐皎皎回来,众人都迎了上来。唐皎皎独自一人回来,众人便明白没有找到唐老爷。

  “娘子,这该怎么办?”春莺问道。

  唐娇颜焦急的问道:“爹爹不会出事吧?”

  “想来又是去哪里喝酒了,等明儿个上午,要是爹爹还未回来,那我们就去衙门里。”唐皎皎平静的说道。

  “像我们这样的身份,能去那种地方吗?”唐娇颜喃喃自语,她打心底里觉得唐家获罪,唐家人都是罪人,低人一等。

  “无妨。”唐皎皎安慰道。

  夜已深,各人只好先回去歇息。春莺知晓唐皎皎没有用晚膳,特意去厨房里热了一碗粥端过去。

  唐皎皎确实饿了,就着白粥喝了起来。春莺在收拾衣裳的时候,发现了那件男式的披风。她抱着披风打量,这件披风绝对不是唐皎皎的物件,也不是从顾家带出来的东西。

  但见唐皎皎神情自若的样子,春莺只好把疑惑咽了下去,把披风收起来。

  第二天一早,还不等出门,就见唐老爷躺在门口,下人赶紧大喊,让众人出来。

  只见唐老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好不狼狈。

  唐娇颜激动的扑到唐老爷身边,推了几下喊道:“爹爹!爹爹醒醒!”

  听着唐老爷均匀的呼吸声,唐娇颜只好放弃,她便唤下人一起把唐老爷抬进去。这时她发现唐老爷身上盖着的披风,极为眼熟。

  “父亲回来了便好,快去请个大夫来。”唐皎皎来不及挽发髻就出来了。

  “姐姐昨晚找到了父亲,为何不将父亲带回来?”唐娇颜怒气冲冲的说道。

  唐皎皎看到那件有些肮脏的披风,皱着眉头回道:“父亲昨夜在喝酒,并不肯与我回来。”

  “那父亲身上这些伤,是在见到姐姐之前还是见到姐姐之后?”

  面对唐娇颜的咄咄逼人,唐皎皎沉默以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