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8委屈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51 2020.01.04 08:57

  “此事极为蹊跷,”唐皎皎悠悠开口,“我知道春莺这些事,从前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在这个要紧关头,就传出这种谣言来?恳请外祖母派人好生查一查,究竟是谁要和顾家过不去?”

  听唐皎皎如此一说,顾老夫人立刻警惕起来。她活了几十年,朝堂上的事情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虽说朝堂是前院男儿的事,但后院女子,或多或少会影响朝局。

  宫里要选秀的事情,不知多少人家掐尖了脑袋、费尽了心思想要将女儿嫁到皇家去,顾家也不例外。竞争如此之大,难免就会有人生出歪心思,想要用上不得台面的伎俩。

  顾老夫人凝重起来,顾家树大招风,难免引人嫉恨,她脑海里有了个大概。

  此时最担心的就是顾清,如果顾老夫人深入去查,肯定会把她查出来。她坐如针毡,出言说道:“这就是个误会,说通了还了表姐清白,就算过去了。”

  唐皎皎挑了挑眉,将方才陈氏的说辞变了个说法说了出来:“这可是事关顾家小姐的名声,怎么能就此作罢?妹妹也不想自己的名声受此影响吧?”

  顾清咬着牙,被唐皎皎噎得说不出反驳的话语。

  方氏再蠢笨,也看出了顾清的异常,于是她好整以暇的附和:“皎皎说得对,此事定当好好查一查。不如去求了老爷,让老爷派人出去查一查,母亲觉得如何?”

  顾老夫人瞥了顾清一眼,凉凉的说道:“也行,就让老大去查一查。”

  顾清一个劲的朝着陈氏使眼色,可惜陈氏担心着顾清的锦绣前程,也恨不得查清究竟是谁在背后算计顾家。

  “今日之事误会皎皎了,只是你回去好好教导这丫鬟,专心伺候主子才是要紧事,将来伺候的好,银子什么的都是小事。”顾老夫人说完,便按着额角,一副疲惫的模样。

  方氏察言观色,便带头领着屋里众人出去。

  出了屋子,唐皎皎主仆走在后头,方氏放慢脚步。

  “方才真是委屈你了。”方氏安慰道。

  唐皎皎红了眼圈,低下头小声说道:“我不委屈。”

  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受了委屈还要忍着,配上唐皎皎无辜清澈的眼神,十分惹人怜爱。

  “误会说清楚了也就过去了。”

  唐皎皎点了点头,心里知晓,这件事放在宫里,完全是微不足道的事。她不过是想借此事,试一试春莺的忠心。毕竟她往后想做什么事,很难避开春莺。

  陈氏和顾清走在前头,将两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陈氏不得不也放慢脚步,拉下脸道:“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

  陈氏拉下面子的道歉,不管是否出于真心,唐皎皎都得感恩戴德收下。

  “这件事说到底都是春莺这丫头做事不仔细,我还要向舅妈道个歉,舅妈不要和那小妮子一般见识了。”唐皎皎客气的说道。

  陈氏点头致意,随后带着顾清回去了。

  回到二房,陈氏松了一口气。虽然费了一番周折,但只要揪出背后捣乱之人,就不用担心顾家会受影响。

  陈氏一回头,就见顾清愁容满面,她安慰道:“你放心,这事绝对不会影响选秀的。”

  但顾清眉间的皱纹愈发深,她担心要是最后查到她身上,岂不是会惹得顾老夫人厌恶?她眼神飘忽,欲言又止。

  陈氏了解这个女儿,看她的神色,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陈氏拉着顾清坐下来,并清退了无干人等。

  “你和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氏一脸凝重的质问。

  顾清眼神闪烁,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话。她低下头,盯着手指发愣。

  陈氏急了,“你快说!这件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是……哥哥的帕子是我给的。”顾清的声音细如蚊呐,她捡轻的说。

  陈氏一听就明白了,这些手段放在后院根本不够看,她奇怪的问道:“你和她怎么有过节了?”唐皎皎和顾清平日里不在一起,唐皎皎完全不能去参加选秀,怎么可能产生过节呢?

  顾清涨红了脸,侧过身子,“娘亲别问了。”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半晌不听陈氏回答,顾清又急急的转过身子,拉着陈氏的胳膊道:“娘亲一定要帮我。”

  “你是我女儿,我自然要帮你。但往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说罢陈氏愤愤的点了点顾清的鼻子,“今儿个你倒是把我也算计进去了,我相信你,竟也没有深思。”

  顾清低下头,万分自责:“是我不好。”

  陈氏无奈的摇了摇头,拿顾清没有法子。她今儿个被算计了,跑来跑去还没落个好,可是算计她的人却是她的女儿。

  “这件事我会打点好的。”陈氏松口,“只是往后不可瞒我。”

  顾清一连声的应下了,陈氏才放她回去。

  不知是谁将这件事透露给了顾夫人,顾夫人特意上顾家来。

  “原是我不对,不该答应春莺那丫头。”顾夫人特意上门赔礼道歉。

  “你也在做绣活?”顾老夫人冷不丁问道。

  顾夫人面上一红,勉强笑道:“有容这孩子年纪大了,家中正是缺银子的时候,我不得已想出这样的法子。”

  “我记得当年给你的嫁妆中,还有几亩良田。”顾老夫人幽幽的说道。

  顾夫人叹道:“那几年收成不好,我婆婆常年生病,有容也到了读书进书院的日子,不得已我只好把田地卖了,换的银子支撑了好几年。”

  孤儿寡母着实不容易,顾老夫人摩挲着手腕上的珠串,这珠串是玛瑙所制,颗颗圆润饱满,皆是最上乘的,这样一串,可以让普通人家一年衣食无忧。再看顾夫人的打扮,衣袍是半旧的,所佩戴的首饰也是平平,只能称得上打扮干净齐整罢了。

  “家中有困难,可以来和我说。那些事情被旁人知晓,丢的是顾家的脸。”顾老夫人斥道。

  “是我考虑不周。”

  “你和皎皎许久未见,就去瞧一瞧她吧。走之前去库房领些银两,我总不至于叫你们母子流落街头。”

  “多谢母亲。”顾夫人掩饰不住的喜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