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3心寒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04 2019.12.10 21:45

  唐娇颜撅起嘴,做出小女儿家娇嗔的模样:“要不是我爹爹懦弱无能,我又何至于想出这样的法子?爹爹一直这副样子,我就要跟着过苦日子。等事成之后,我让爹爹来感谢王爷。”

  “要谢的不是本王,是那人。那人喜欢了你姐姐许多年,可是极为深情。”

  唐皎皎再也听不下去了,她退了出来,神色怪异的瞅了苏瑾逸一眼,随后先行离开。苏瑾逸赶紧跟上去。

  匆匆出了酒楼,再走了一段路,就被苏瑾逸拦住了。

  唐皎皎语气冷冰冰:“怎么?苏公子想对我做什么?”

  苏瑾逸慌乱的摆摆手:“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只是担心你这么晚一个回去,路上会不安全。”

  “还有什么地方,会比那屋子里更危险?”唐皎皎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

  苏瑾逸羞愧的低下头,赶紧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绝对不会对你做出那等事情来,连想我也不敢想,我真的不知道那里面的是谁。”

  他说完就觉得说错了话,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楚。如若里头的不是唐皎皎,那苏瑾逸又以为是谁呢?

  唐皎皎没有回答,只是疲惫的说道:“县主是真心待你,你别辜负了她。”

  说罢,她踩着满地的月光往回走。苏瑾逸还想跟上来,却被唐皎皎制止了,他只好目送唐皎皎离去。

  冷风拂面,就像冷刀子打在脸上,让唐皎皎无比的清醒。想起方才唐娇颜和恭亲王的那番话,唐皎皎的一颗心就像在雪地里翻滚了几圈。

  她是那么在乎唐家人,现在她的处境不管有多困难,只要想到唐家那些血缘至亲的人,心中总是有一处温暖。

  踩着地上的积雪,等回到唐家时,唐皎皎的鞋袜已湿了,她的一双脚已经冻得麻木没有知觉了。

  唐家里亮起了烛光,想来是有人回去了。推开大门,只见是唐老爷的屋子里亮起了光。

  迟疑了片刻,唐皎皎还是敲响了门。

  唐老爷打开门,平静的问道:“你和颜儿去哪里了?”

  唐皎皎歪着头,睁着无辜的双眼:“父亲不知道吗?”

  唐老爷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唐皎皎自嘲一笑,转身回去了。

  酒楼之中,唐娇颜伸了个懒腰,看天色也不早了,她准备回去了。

  等了一会,恭亲王终于回来了。

  “我要回去了,”唐娇颜娇娇的说道,“也不知道姐姐那儿如何了?”

  “你姐姐已经回去了。”

  唐娇颜惊讶了一下,又恢复正常,嘀咕道:“怎么回去那么早,那我也该走了。到时候我姐姐和那人之间,还请王爷多多给他们牵线了。”

  “放心。”

  恭亲王派人送了唐娇颜回去,唐娇颜回到唐家,正好见唐皎皎屋子里的灯还亮着。

  于是她便过去了。

  唐娇颜进了屋子,故作心有余悸,“方才和姐姐走散了,还好姐姐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唐皎皎脱了鞋袜,正将双脚搁在被子里暖一暖。她懒懒的抬起头,道:“我也担心妹妹出什么事,找了许久湿了鞋袜,便只好先回来了。”

  只见地上摆着唐皎皎刚脱下来的鞋袜,能明显看到水印,湿哒哒的像是从河里捞上来一样。

  “姐姐可要小心一些,着凉生病了就不好了。”

  “多谢妹妹关心。”唐皎皎回答的心不在焉。

  唐娇颜自觉没趣,想着唐皎皎发生了那样的事,肯定心中乱糟糟的,便识趣的离开了。

  恭亲王回去之后,便派人去了苏瑾逸那儿。因着一些私事,他有求于苏家,才想出了那样的法子,看起来是为了帮助唐家,实则是为了自己。

  他知道苏瑾逸喜欢唐皎皎许多年,就算苏瑾逸娶了县主,依然倾心于唐皎皎。恰巧恭亲王偶然之下结识了唐娇颜,便顺水推舟安排了今晚的事。

  反正事已成,恭亲王便迫不及待的修书一封准备上门拜访,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个闭门羹。

  恭亲王极为恼怒,干脆自个上门,打算用那事威胁苏瑾逸。

  苏瑾逸只好在书房里亲自接待了恭亲王。

  恭亲王故作亲昵的拍了拍苏瑾逸的肩膀,试图拉进二人的距离。

  “怎么苏弟这么早就回来了?不和唐家妹妹多说几句话?你们大概许久没见了吧。”恭亲王轻声揶揄道。

  苏瑾逸一脸正色,“请王爷慎言,不要侮辱了唐家妹妹的清誉。我和唐家妹妹寒暄了几句,她便回去了,将来我和她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恭亲王阴沉着脸,“怎么,你要过河拆桥了?”

  “我不需要过河,更不需要桥。”苏瑾逸不甘示弱。

  恭亲王想要动怒,门却打开了。

  德安县主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个丫鬟,手里端着托盘,上头放了两杯茶。

  “王爷深夜前来都不知会我一声,差点就怠慢了王爷。”德安县主命令丫鬟呈上了茶水。

  恭亲王连忙推辞:“夜深了,本王也该走了。”他暗中对苏瑾逸使了个眼色,随后离开了。

  待恭亲王离去,德安县主故意试探道:“王爷前来所为何事?”

  苏瑾逸脸色不大好看,敷衍道:“没什么。”

  “那我倒是要问你,今晚你去哪儿了?团圆的日子,就独独缺了你一人,要不是我替你打掩护,肯定就不会这么轻易的过去了。”德安县主沉下脸,语气不善。

  “只是和好友去喝了点酒。”苏瑾逸避开德安县主的视线,匆匆出去了,看他的背影,颇有落荒而逃的意味。

  德安县主更加疑心,连忙让心腹去盘问跟着苏瑾逸出去的下人们。

  虽然是在苏家,但苏瑾逸身边的人,全部都被德安县主收买了。

  听着下人们的回禀,德安县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气急了,将桌子上的茶碗都摔碎了,听着清脆的声响和满地的碎片,德安县主还是不能平息自己的怒气。

  “好一个唐皎皎!”德安县主气笑了,“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还想和我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