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6跟踪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14 2019.12.23 09:21

  春莺将银票收好,随后匆匆出去了。唐皎皎后脚出了厨房,只见天上厚重的云要散开了,想来要出太阳了,这满地的积雪终于可以化了。

  唐娇颜依旧在那聒噪,唐皎皎只觉得头都要大了。她转念一想,便也跟着出了唐家。她跟在春莺后头,倒不是怀疑春莺的忠心,只是在想,春莺是从哪里请来了那么厉害的人物,能在短短时间内将她放出去的消息传遍京中。

  如果只是寻常的在街头巷角无所事事的无赖混子,绝对没有这样通天的本事。只是春莺哪里来的人脉能找到那样厉害的人物?难道她背后有顾家的授意?

  唐皎皎胡思乱想着,已经跟了春莺进了一条巷子里。只见巷子的深处,有好几个无赖,正围在一起高声说着这么。他们看到春莺进来,立刻停下交谈,一双双眼都朝着春莺看去。

  春莺一小姑娘,在这么多凶神恶煞的大汉盯着下,虽然不是第一次和那些人打交道,但她藏在裙子里的双腿还是忍不住发颤。

  那堆人里零头的姓张名虎,身材魁梧,说话如奔雷,大声一吼能叫那些胆小的吓破胆。但面对春莺时,他客客气气,就好像春莺是哪个贵人家的大小姐。

  “姑娘怎么来了?是有什么吩咐吗?”对旁人说话满口粗话的张虎,面对春莺时换了一副口吻,生怕吓坏了这个还不及他肩高的小女子。

  “这件事你们完成的非常好,如今事情解决了,你们也不必忙活了。”春莺镇定的说道。

  “那就恭喜姑娘了。”

  春莺从怀里掏出银票,道:“这是我家娘子赏你们的。”

  张虎一眼看到银票的金额,连连摆手推辞:“这银票贵重,我等不敢收。不过是举手的小事,姑娘赏我们几十两银子便可。”

  “我家娘子赏赐的,你只管收下。将来我家娘子还有什么难处,还要请你们帮忙时,望不要推辞。”

  张虎听了这番话,才接过银票,感激道:“那劳烦姑娘替小人谢过你家娘子,往后有什么事,还来这里找小人。”

  瞧着张虎见了银票两眼放光的样子,春莺只当他也是个见钱眼开、唯利是图的人,于是心中满意不少。

  又随意说了几句,春莺便离去了。

  张虎将银票收起来,他身后的小喽啰们并没有见着银票就迫不及待的围上来,而是极有纪律的站在一边。张虎若有所思,转身进了巷子的深处,打算从另一个出口离开。小喽啰们跟上,没有人发现在他们身后还跟了一个人。

  张虎带着几人在各条巷子里穿梭,七弯八拐到了京里一处偏僻的地方,这里几乎要到郊外。这边的院落更多,道路更加错综复杂。他的小弟们在巷口停下,围在一棵树下谈天说地。

  张虎独身进了里面,他走进一处院子里。院中无人把守,他十分顺畅的一路走进去。

  推开里头屋子的门,只见一人背对着负手而立,盯着墙上的画卷沉思。

  张虎单膝下跪,朝那男子行礼,“将军吩咐的事情,小的已经办好了。”

  那男子转过身,如鹰隼一般的眸子扫了一眼张虎,随后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了。”

  按照寻常,张虎就应该离开了。他纠结了片刻,还是将那张银票拿了出来,道:“将军,这是唐娘子给小人的。面额不小,小的不敢收。”

  吴谦尘走近几步,看到银票的面额。按照唐皎皎如今的处境,就算拿的出一千两的银票,但绝对不会轻易赏人。他收回视线,道:“赏你的,你便收下。”

  张虎只好把银票收下了,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这银票就像烫手山芋一样,烧的他坐立难安。

  既无事,张虎只好出去了。

  唐皎皎躲在暗处,看到张虎满脸愁容的从院子里出去,很快他带着小喽啰们离去了。唐皎皎站了半晌,悄悄走近,将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她轻轻一推,门就打开了,院子里空无一人。

  擅闯进去非君子所为,但唐皎皎着实好奇,唤了一声:“有人吗?”

  半晌不见任何人答应,看来是处空宅子。她在门口站了半晌,还是决定离开。只是还没转身,突然出现一人,将她拉进了院子里,并把门关上了。

  那人捂住唐皎皎的嘴巴,省的她发出声响。

  唐皎皎只能瞪大眸子,瞅着这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吴谦尘甚少看到女子露出惊讶甚至带着点稚气的表情,面上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唐皎皎反应过来之后便心生恼怒,拉住那人的手,想要把他的手拉开,但她的力气又怎么能敌得过男子?

  吴谦尘低下头,凑到唐皎皎耳边,悄声说道:“听。”

  唐皎皎放弃反抗,竖起耳朵倾听四周的动静。除了男子的呼吸声,门外还传来一阵稀稀拉拉的脚步声。那脚步声由远及近,到门外却消失了,隔了一扇门看不到外头的人,但唐皎皎直觉,外头有好几个人。

  过了片刻,脚步声再次响起,由近及远的消失了。

  吴谦尘这才放开手,唐皎皎立刻后退一步,问道:“外头那些是什么人?”

  吴谦尘没有回答,转身往屋子里走去。唐皎皎顿在原地,不知该进还是退。她蓦然想到,方才那男子专程过来见的人,可能就是吴谦尘,她提步跟上吴谦尘。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等唐皎皎进去之后,便见吴谦尘在书案后提笔写着什么。

  如今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唐皎皎只站在门框出,探出脑袋问道:“是你在暗中帮我?”

  吴谦尘一心写信,并未抬头。等了半晌没有回答,唐皎皎只好继续问道:“你不是去边疆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方才外头那些人是何来历?”

  在唐皎皎发问道时候,吴谦尘已经将信写好,他拍了拍手,只见原本空无一人的院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黑衣侍卫,挤开唐皎皎进了书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