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57传唤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33 2020.01.03 09:12

  唐皎皎自早上起身之后,只觉得心里惴惴不安,像是要发生什么。她拿着书看了一会,但心神不宁,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春莺正在屋子里忙着收拾,她一言不发,只顾收拾。

  唐皎皎的注意力被春莺吸引了,她来顾家好几个月,都是春莺贴身伺候,两人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亲近。可是春莺终究是顾家的丫鬟,唐皎皎用着多有顾忌。

  “娘子怎么看着奴婢?”春莺怀里抱着衣裳,笑着问道。

  “前两天熏衣裳的香好闻,还用那个香吧。”

  “娘子喜欢就好。”春莺抱着衣裳,将衣裳拿在熏炉上。

  唐皎皎故作无意的问道:“你的家人都在顾家当差吗?”

  “奴婢的祖父已经成了良籍,在外头做别的营生。奴婢的父母念着顾家的旧情,还在顾家为奴。等奴婢成家之后,应该会出顾府。”春莺如实回道。

  这也就说,春莺并没有卖身契在顾家。这样的丫鬟,注定不会被顾家重用。

  “这样你们相互有个照应,也是好的。”

  “主子们对奴婢也好,如果真的出去了,奴婢恐怕也舍不得。”春莺悄悄的看了唐皎皎一眼,原先顾夫人指派她来服侍唐皎皎时,她以为自小养在宫中,又遭此变故的,肯定是不好伺候的主。没想到唐皎皎是极好相处的,对她也和颜悦色、没有架子,能遇上这么好的主子,春莺感恩戴德。

  唐皎皎捧着书卷,没有多说什么。

  过了片刻,院子里来人了,是个面生的丫鬟。

  “娘子,老夫人有请。”丫鬟语气淡漠。

  唐皎皎总觉得此次相邀,没什么好事。她冲着春莺使了个眼色,春莺心领神会,亲自送那丫鬟出去。

  不一会春莺就回来了,她神色惴惴:“那人不肯直说有什么事,但奴婢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唐皎皎兀自站起来,说道:“不管如何都躲不过,走吧,我们去瞧一瞧。”

  唐皎皎带着春莺往顾老夫人的院子去,只见老夫人的屋子里早就候着不少人,将原本宽敞的屋子挤得满满当当。且看着众人的神色,看起来没有好事。

  唐皎皎垂下眼眸,装作不知晓,神色如常的朝着屋子的长辈行礼。

  “起来吧。”顾老夫人沉沉说道。

  唐皎皎甫一起身,方氏便道:“皎皎你认得这帕子吗?”

  唐皎皎盯着方氏手中的帕子,她怎么会不认得?那正是她亲手绣的,让春莺拿去交给顾夫人的帕子,怎么会到了方氏手上?她心中的心思转了好几圈,最后只抬起眸子,怔怔的瞧着方氏。

  “我认得……”唐皎皎深思熟虑之后回道,既然帕子到了方氏手上,且看屋子里众人的神色,想必她们已然知晓,那唐皎皎再否认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干干脆脆的认了。

  陈氏立刻斥责:“你如今是住在顾家,做事前也要为顾家小姐考虑,女儿家的绣品流落在外,且落入不少男子手中,多多少少对名声都有影响。要是有哪个起了歪心思的,拿着帕子上门来说是你亲手赠与的,我看你怎么办?”

  陈氏一股脑儿说了一堆,唐皎皎听着终于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方氏见唐皎皎一直没有说话,再看她脸色难看,嘴唇发白。方氏不忍心,解围道:“皎皎也是出于好心。”

  陈氏高声喝道:“一句出于好心就能脱责了吗?万一影响到了顾家女儿们的名声,我看大嫂还会不会这样说?”陈氏心有余悸,要是因为这事,顾清的名声受了影响,那顾清的锦绣前程岂不是断了?

  方氏瞅了一眼顾老夫人,后者沉着脸,方氏只好讪讪的闭上嘴,不再掺和这件事。

  顾老夫人眸子沉沉的看向唐皎皎,“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皎皎嗫喏着嘴唇,目光闪烁,一副害怕胆怯的模样。陈氏心中痛快,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众人瞅着唐皎皎,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冷眼旁观,或是怜悯无奈,总之无一人出声,皆默默无言等着她回话。

  就在顾老夫人快要耗尽耐心时,春莺心一横,扑通一声跪下了。众人被她吓了一跳,连唐皎皎也心一紧,没有料到春莺会站出来。她盯着一脸视死如归的春莺,不知道春莺会说出什么?

  春莺毕竟不是唐皎皎的丫鬟,忠心难辨。唐皎皎袖子里的手攒成拳头,无人发现她的紧张。

  “都是奴婢的错,奴婢知晓六姑奶奶做拿绣活换银子的营生,奴婢手头紧,便做了那些悄悄托六姑奶奶变卖。旁人或许在云鹤轩中看到那些绣品,误以为是娘子做的,奴婢罪有应得,求老夫人降罪。”说完她深深的拜下去。

  如果绣品是春莺做的,那就无话可说。毕竟下人想要做点别的营生,虽然明面上是不允许的,但只要不影响伺候主子,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所说属实?”顾老夫人问道。

  “奴婢不敢撒谎。”

  “你就是在撒谎,”顾清沉不住气站了出来,“我当时清清楚楚的看到,这帕子就在姐姐的绣篮里,且姐姐承认那就是她绣的。”

  “因为我的女红拿不出手,我私下里也有在做绣活,许是妹妹看错了。”唐皎皎说道,说完她看向那帕子。

  她利落的解下腰间的荷包,道:“这是我最近绣的,不如比对一下,就知道那帕子是不是我做的了。”

  于是顾老夫人拿过荷包,和帕子比对。两者的花样差不多,但针脚手法却是完全不一样。荷包上的粗糙一些,帕子上的花样精致,完全不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

  顾老夫人觉得自己被耍了,她恼羞成怒,将帕子毫不留情的丢到陈氏身上,并把荷包还给唐皎皎。

  相比方氏,陈氏一向受顾老夫人的宠爱,头一次大庭广众之下受到顾老夫人的冷脸,陈氏面子挂不住,脸色难看的说道:“我也是为了顾家小姐们好,此事还请母亲谨慎,不管是不是皎皎绣的,外头的人都在传是顾家小姐所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