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2流言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08 2019.12.19 18:32

  马车上,春莺很是担心,愁容满面,让唐皎皎不能忽视。唐皎皎知晓她心中在担忧什么,因此没有发问。

  春莺藏不住心底的担忧,“王妃娘娘和县主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小姐的,不如小姐写封信,奴婢带去给夫人,让夫人给想想法子。”

  不愧是顾家的丫鬟,出了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顾家。唐皎皎垂下眼眸,道:“我信上写不清楚,你亲自去大舅母那儿跑一趟吧。”此举不为其他,只是为了给顾家提个醒,省的将来王妃迁怒到顾家,顾家人手足无措。

  春莺自然是忙不迭答应,于是唐皎皎将她在半路放下,好让她去顾家。

  回到唐家时,刚推开大门,就见唐老爷站在院子里。

  “如何?”唐老爷问道。

  “娘娘接受了我的道歉。”唐皎皎回答。

  唐老爷的胡须一颤,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意,“不愧是我的女儿,你娘的遗物我理好了,放在你屋子里了。”

  “多谢父亲。”可是她的语气里没有多少欣喜。

  唐皎皎要往自个屋子里去,唐老爷突然奇怪的问道:“你的那个侍女呢?”

  “她去买些东西,没有和我一道回来。”

  唐老爷捋了捋胡须,没有再说话。

  唐皎皎回到屋子里,果然桌子上放着一个小包袱,打开包袱,里头是一件家常的衣裳和一张画像。画像上是春天桃林中,一女子的侧影。

  女子额头饱满,眸深且深情,鼻梁高挺,樱唇红艳。女子的容貌和唐皎皎完全不同,她的美是张扬外放,带有侵略性。

  这就是她的母亲吗?唐皎皎摩挲着画像,总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看了一会,她便把东西收起来了。

  到了傍晚,春莺才回来。

  “夫人让奴婢和娘子说,让娘子关起门来,不要理会外头的事情。”

  唐皎皎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只是她心中并不是如此想的,大舅母方氏完全不提何时让她回去,恐怕是害怕被她连累,得罪恭亲王。

  依照恭亲王妃和德安县主的性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唐皎皎,就算她闭门不出,麻烦也会自己找上门来。

  唐家沦落到这种地步,没有多少亲朋好友会再和唐家往来,因此大过年的唐家并不需要应酬。

  因此唐皎皎并没有出门的打算,只是下人们出去买菜、采办的时候,大门会打开,不时的能看到外头有人,冲着唐家指指点点,侧耳交流着什么。

  尤其是从门缝中看到唐家的女眷时,那些人交谈的愈发起劲,那些人的目光令人不悦,唐皎皎很难忽视,一旦被他们看到,就像沾到了肮脏一样令人作呕。

  春莺正巧出去买菜归来,她刚关上大门,唐皎皎就喊住了她。

  “外头有没有在说什么?”

  春莺面容一滞,僵硬的说道:“并没有在传什么。”

  “你只管说,外头是不是有关于我的传言?”

  春莺脸色难看,“外头那些人都是无风不起浪,三人成虎,有人在其中歪曲夸大,最后才成了那样难听的话,娘子不必放在心上。清者自清,娘子清清白白!”

  唐皎皎完全不用去打听,就知道外头那些人是怎么说自己的。这其中说不定还有那两人的推波助澜,既然如此,不如她再添一把柴,将这件事闹得更大才好。

  唐皎皎招了招手,春莺便凑过去,侧耳倾听。只见春莺越来越惊讶,听完之后,情不自禁的瞪大眼眸,怔怔的问道:“这样可以吗?”

  “总之不会比现在再糟糕,快去吧。”

  于是春莺回屋子取了些银两,又匆匆的出去了。

  苏家。

  苏瑾逸想为唐皎皎出头,却在恭亲王府碰了个钉子。刚回到苏家,就被苏老爷责罚,怪他擅闯王府。苏瑾逸受了好大一番磋磨,他闷闷不乐的回到自己的书房,将自己关起来。

  德安县主前来兴师问罪,苏家的下人无人敢阻拦。她满脸怒容的冲进苏瑾逸的书房,只是让苏瑾逸心中更添厌恶罢了。

  “你和她那天晚上见面了?”德安县主质问道。

  “我们是见面了,只是说了几句话罢了。”苏瑾逸有些不耐烦,他已经说过好多遍。

  “没有发生其他的事?”德安县主的心揪了起来。

  苏瑾逸坚定的摇了摇头。德安县主的心安了一半,她十分信任苏瑾逸的人品,既然说了没有那定是没有发生。

  “那你为什么要为了她擅闯王府?”德安县主酸溜溜的问道。

  苏瑾逸斜睨了她一眼,干脆躺倒在榻上,用书本盖住自己的脸不再说话。他不欲和县主争吵,也不想和她多费口舌。

  德安县主跺了跺脚,一把掀开书本,并将书本扔的远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瑾逸睫毛颤了颤,但始终没有睁开双眼。

  “你别以为她和离了,你就有机会了。不管如何她曾经是吴将军的人,你就算有登天的本事,能越过吴将军去?你且看看,当今天下有谁敢动她的主意?她最好的结局便是青灯古佛了断一生!”

  德安县主想要劝说苏瑾逸放弃唐皎皎,只是她说了一大堆,苏瑾逸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一拳头打进了棉花里。

  “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德安县主只好先出去了。

  关门声响起,苏瑾逸睁开双眼,眸子里如古井一般波澜不惊。

  德安县主出去之后,收到了来自恭亲王妃的信件。她一行十目看了一眼,便将信纸撕碎了。

  王妃大肆放出流言,说唐家的两个女儿见不得人的勾当,虽然这件事涉及恭亲王和苏瑾逸,但对两人的影响只是暂时的。

  过段时日,等消息沉寂了,恭亲王和苏瑾逸仍旧能光明正大的行走在路上。

  对唐家却不同,唐皎皎和唐娇颜这一辈子都会刻上屈辱的烙印,她们声名狼藉,京中稍微有点身份的妇人小姐,皆耻与其为伍。

  只要王妃再添一把火,唐家众人便如过街老鼠,只能灰溜溜的逃出京里,寻个乡野了此残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