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争执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11 2019.11.20 17:47

   “表姐来了,我往后就不孤单了。”顾媛说道。

  唐皎皎这才有机会打量顾媛,顾媛和顾音的眉眼有几分相似,但顾媛更加内敛,顾音张扬,倒是和两人的性格如出一辙。

  唐皎皎思忖,顾媛姐妹不少,再怎么陪伴也轮不到自己,她便斟酌道:“府里姐姐妹妹不少,只要表妹不嫌弃我聒噪便好。”

  “自然不会,”顾媛不假思索的回道,“我在府里和哪个妹妹都……”

  方氏打断道:“有什么话往后总是有机会说的,你姐姐刚来,让她好好歇息。”

  方氏看向唐皎皎,“趁着外头风不大,你便早些回去安置吧。”

  唐皎皎告辞出去,走了不少路回到云鹤轩,她刚想浑身松懈下来,却见春莺跟着进来了,只好继续端着架子,坐在炕上慢悠悠的喝着热茶。

  春莺便站在一边伺候。

  一小丫头推开门进来,问道:“娘子,大夫人和二夫人送了些布匹缎子来,要放在哪里?”

  “春莺,你替我谢过大舅妈和二舅妈,顺便把布匹放到库房中,现下还用不着。”唐皎皎吩咐道。

  春莺领命带着小丫头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唐皎皎一人了。

  她彻底松懈下来,直接在炕上躺下,双眼盯着墙上挂饰的小流苏。

  曾几何时,她竟然也要做低伏小、小心谨慎。往昔富贵肆意的日子,时不时在她脑中呼啸而过,但终究是回不去了。

  窗户没有关严实,冷风从缝隙里钻进来,吹着流苏的红穗子一晃一晃。唐皎皎的心绪飘向了远方,如今最要紧的,是在顾家好好活下去,才能谈日后的报仇。

  第二日,天气晴好,忽而丫鬟进来禀告,说是顾家三位小姐来了,唐皎皎赶紧出门相迎。

  四人一道进了屋子里,唐皎皎招呼茶水,俨然一副当家主人的样子。

  三位小姐安然的坐着,显然是被伺候惯的了,面对唐皎皎的殷勤也习以为常。

  顾音环顾一圈,道:“从前这儿是最偏僻的地方,现在被表姐布置的极为温馨。”

  “倒是少了一样东西。”顾音神神秘秘的说道。

  唐皎皎见她睁着一双眼盯着自己,只好问道:“还缺了什么?”

  “既然叫云鹤轩,又怎么能没有一幅云鹤图呢?我倒是在二姐姐的屋子里见过不少,二姐姐何不分几幅给表姐呢?”顾音说道。

  顾媛手一抖,茶水溅出来几滴。她轻呼一声,将茶杯放下。

  顾音继续说道:“擅长画鹤的只有那位公子,姐姐是不舍得吗?”

  面对顾音的咄咄逼人,顾媛饶是修养再好,也沉下脸,嗔道:“妹妹慎言!天下不只罗公子会作画,我房里的画,你喜欢尽管拿去便是了。”

  顾音掩嘴直笑,“罗公子可是姐姐自己说出来的,姐姐这副模样,倒像是不打自招了。”

  顾媛一噎,说不出话来,两颊因为愤怒或羞愧涨的通红。

  这是顾家小姐之间的矛盾,唐皎皎看向二房的小姐顾清,却见后者一副置身事外的态度。

  屋子里气拔弩张的氛围,唐皎皎只好半开玩笑的说道:“既然叫云鹤轩,那要在后头的小花园里养几头仙鹤才应景。”

  “表姐要是想养,那我就去和祖母说一声。”顾音斜睨了顾媛一眼,似是炫耀。

  “我不过是开玩笑罢了。”唐皎皎吩咐春莺换水,再给顾媛上了一杯茶。

  怕两姐妹再起争执,唐皎皎主动说话,引导几人说一些家常、无关痛痒的话。

  好不容易送走了几人,唐皎皎吐出一口气。她也有姐妹,但平日里不常见到,见了面也是客客气气。在先生的教导下,她以为稍微有些地位和身份的人家,皆是兄友弟恭,长幼分明,恪守礼乐。

  唐皎皎不愿参与进顾家小姐之间的纠纷,却见方氏派人来,请她过去和小姐们一处说话。

  顾家小姐们每日上午听先生讲课,下午或弹琴或作画,全凭小姐们的喜好和自愿。

  今儿个下午,方氏恰巧要开库房做新衣裳,便让小姐们都过去,顺便把唐皎皎也请了过去。

  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不知现在做新衣裳是何意。唐皎皎藏下疑惑,她一到方氏那儿,方氏也让裁缝给她量了尺寸。

  方氏说道:“过几日你们祖父生辰,会来许多尊贵的客人,赶紧把新衣裳裁出来,可别耽误了。”

  裁缝赶紧应下。

  “既然是会客穿的衣裳,不如不用做我的了,还快一些。”唐皎皎说道。

  “从前没给你做一件新衣裳,我心里过意不去,现在一起做了可别推辞了。”方氏说道。

  顾音好奇,问道:“会来哪些客人?”

  方氏瞅了唐皎皎一眼,神色怪异,嗫喏着嘴唇没有说话。

  唐皎皎立刻明白,低声道:“那我就先像舅妈告个假,我不愿到人多的地方去,恐怕不能出席外祖父的生辰宴了。”

  方氏点头应下。顾音愈发好奇,究竟是谁要过来,但是方氏一直不肯说。唐皎皎心里猜中了七七八八,从前那人恨不得和自己划清界限,没想到真正撇清关系之后,却有那么多可以再次相见的机会。

  想起上一次不愉快的会面,唐皎皎轻蹙眉尖,往后还是不要再相见的为好。

  才过了两天,衣裳就送来了。

  “娘子要不要试一试?”春莺问道。

  “不了,”唐皎皎兴致缺缺,“收起来吧,等过年再穿。”

  “你知道过两天,会有哪些人来吗?”唐皎皎故作随意的问道。

  春莺毫不迟疑的说道:“奴婢只听闻尚书家的、御史家的、翰林家的都会来,还有一些奴婢没听过的,是先前随着圣上进京的也会来。”

  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吴大将军也会来。”

  唐皎皎早就猜到了,并没有什么意外。这次来的人多,看来其中有不少故人。

  春莺整理新衣裳,借此掩盖自己的惊讶和疑惑。她原本以为听到吴将军回来,唐皎皎会发作,准备好的一肚子劝慰的话倒是没了用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