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名声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11 2019.12.11 22:32

  晴了一日,没想到早晨起来又下起了雪。

  唐皎皎被院子里的动静吵醒,她慢慢的睁开双眼,眼中一片迷茫。过了片刻,她才清醒了些。

  “春莺?”唐皎皎唤了一声,等了半晌没有听到任何动静。难道春莺她们还没有回来吗?

  于是唐皎皎自己起身穿衣裳,今儿个大约不用出门,她便简单挽起了发髻,只用一根玉簪子固定。

  披上斗篷,刚打开门,冷风迎面而来,像一把锋利的刀子,让她的脸生疼。

  唐皎皎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眯起眼适应突如其来的寒冷。

  外头突然想起嘈杂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在交谈,其中不时夹杂着几声惊呼。

  唐皎皎心下一惊,大早上的会有谁在唐家院子外交谈呢?她抱着疑惑和好奇,紧了紧领子,随后冲到风雪中。

  打开唐家大门,只见外头果然围了许多人。那些人冲着唐家指指点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春莺等人也在其中,她们挥舞着双手,想要将那些围观的人赶走。但那些人窃窃私语,不八卦出个大概,哪里肯轻易离开。

  唐皎皎走出去一看,才看到围墙上的几个大字,看到那几个大字,她浑身的血液都冷了下来。

  一时间说不清是愤怒还是羞恼,瞬间同时涌上心头来。

  春莺赶紧跑过来,试图拉着唐皎皎进去,“娘子快进去,这里有奴婢在。”

  她这一句话引起了围观人的注意,他们的注意力转到唐皎皎身上,有几人认出了唐皎皎的身份。墙上写的正是唐皎皎的大名,于是围观人纷纷用探究的视线打量起唐皎皎,试图在她身上或者脸上发现任何端倪。

  春莺见状,赶紧拉着唐皎皎进了屋子,并把大门关上了。

  “也不知道是谁在墙上写那些字的,奴婢去打盆水擦掉便好了。”春莺说完,便去后院天井打水。

  那几个字刻在了唐皎皎的脑海里,就算字擦掉了,但是那些人都已经看到了。

  唐娇颜也起身了,她边开门边打了个哈欠,嘴中抱怨道:“一个大早上的吵些什么?”

  她一眼望过去,正好对上唐皎皎冷冰冰的目光。唐娇颜故作无辜的发问:“姐姐这么看我做什么?”

  这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倒真真是能戳中人心最软的地方。可惜这副模样,除了让唐皎皎心中产生厌恶,再无其他。

  唐娇颜见唐皎皎沉默着,又自顾自的说道:“外头的人在吵什么?我出去看看。”

  快走到门口时,唐皎皎一把拉住唐娇颜的胳膊。

  “姐姐这是做什么?现在下着雪,站在雪中万一着凉了怎么办?”唐娇颜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不耐烦。

  在雪中站了一会,唐皎皎乌黑的发丝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雪。

  “那妹妹便出去看看吧。”唐皎皎低声说道,竭力压制着语气里的怒意。她甩开唐娇颜的胳膊,独自进屋去了。

  唐娇颜愈发好奇了,她推门出去,只见外头围了不少人,她顺着众人的视线看去,只见唐家围墙上,被人写了几个大字,这一看就是苏瑾逸的妻子,德安县主的手笔。

  唐娇颜暗恼,苏瑾逸怎么做事的?怎么能把昨晚的事情告诉德安县主,京中谁人不知,德安县主最会吃醋和妒忌,将苏瑾逸看的紧紧的。

  “散了都散了!你们吃饱了没事干嘛!”唐娇颜大声呵斥,并动手挥退了看热闹的人。

  眼瞧着天色亮了起来,大家也都散了,都回家去做别的事情了。

  唐娇颜搓了搓手,吩咐了下人把字擦掉,便匆匆进去想暖暖身子。

  唐皎皎进了屋子之后,坐在梳妆台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的容貌和往昔并无二般,甚至随着时间的过去,年岁的增长,愈发的清丽可人。

  当年承欢在太后娘娘膝下时,她如白雪团一般稚嫩,也如白雪一般天真。从前有太后娘娘护着,她倒是可以活出真我。

  到后来,局势紧张,太后担心自个不能再护着唐皎皎,便不止一遍的告诫唐皎皎,往后万万不能再心软。

  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再想起太后的千叮咛万嘱咐,唐皎皎慢慢沉下脸,现在的困境,全是她自个儿作死给自己结的网,没困住仇人,倒是把自己困住了。

  她拿起帕子,擦拭头发上的雪水。

  唐娇颜推门进来,带来了一片风雪。唐皎皎身上带着湿气,被冷风一吹,仿佛瞬间坠入冰窖。

  “外头那些事情,姐姐还是早些忘记。”唐娇颜说道。

  “如何能忘?”唐皎皎挑眉问道,“如今我的名声受到了影响,还连累到了你,我怎能安下心?”

  “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唐娇颜愕然,那些事情是唐皎皎一个人做下的,凭什么要牵扯到她?

  唐皎皎觉得好笑,“你是我的亲妹子,要是我的名声有损,你怎么独善其身?唐家不是从前的唐家,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还是在的。”

  唐娇颜脸色阴晴不定,她还未出阁,可不想被连累。

  “那要怎么办?”唐娇颜终于着急了起来。

  作为当事人,唐皎皎悠闲的拿帕子擦头发,一下一下极为耐心,倒是唐娇颜沉不住气,她快走几步,抢过唐皎皎手上的帕子,“姐姐怎么还坐得住?还是快想想法子该怎么办!”

  春莺恰好在此时走进来,手上还拎着一个空桶,“娘子,墙上的东西已经擦掉了。”

  “你辛苦了,去歇息一会,就该用午膳了,父亲去哪里了?”唐皎皎说道。

  “没看到老爷,想来是出去了。”

  唐皎皎起身,打算出去。

  “姐姐去哪里?”唐娇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质问。

  唐皎皎一愣,“自然是去看看午饭的食材。”

  “姐姐就不能上点心?这可是关系到我们的名声。”唐娇颜没了好脾气,蹙起秀眉,眼中含着怒气。

  “这件事因谁而起,你心知肚明。解铃还须系铃人,妹妹懂我的意思吧。”唐皎皎干脆利落的抽出自己的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