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和离之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流言

和离之后 沐慕沐 2001 2019.11.17 17:27

  回去的路上,顾夫人心中忐忑,唐皎皎聪慧,肯定察觉到了什么。顾夫人怕唐老爷酒后胡言乱语,将那桩陈年秘事吐露里出来,便胡乱将唐皎皎推走了。

  回到家,顾夫人刚踏进大门便问道:“娘子何在?”

  “娘子在夫人屋子里等着呢。”

  顾夫人便径直回去了,一打开门,正好撞上唐皎皎探究的目光。

  “怎么不回去歇息?”顾夫人言语轻松。

  唐皎皎起身扶着顾夫人坐下,用闲话家常的语气问道:“我觉得姨妈有什么瞒着我。”

  顾夫人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只是我这一辈,几个人之间的恩怨纠葛罢了,说出来恐让你笑话。”

  “我娘亲也在其中吗?”

  顾夫人只好再次点头,“陈年往事罢了,就让那些事情跟着我一起入土吧。”

  顾夫人话已至此,唐皎皎便不好再问下去了,又随意说了几句便回去了。顾夫人松了一口气,按照唐皎皎的性子,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往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她也不会疑心到自己身上了。

  唐皎皎容貌出众,放在人群里,也是大放异彩、人群焦点所在。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知从何时起,在祝宅门口路过的青年人越来越多了,胆子大的甚至在门口徘徊,央了祝宅的奴仆,乞求见唐皎皎一面,但是都被顾夫人一口回绝了。

  顾夫人并吩咐下去,除了必要的出入,大门一律紧锁。

  这日学里放半日假,祝有容便趁此回家取一些衣裳。才走到巷子里,就发现比从前热闹些,而且路过的青年男子居多。

  正好有认识祝有容的,便把他拉到边上说话。

  “今日是有什么喜事吗?怎么这么多人?”祝有容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家住的那位神仙小姐,那日只是远远瞧见了她的侧脸,就把东街王二迷的神魂颠倒,大家都想来瞧一瞧到底是怎样的仙容。”

  祝有容沉默不语,想来那人就是暂住在祝家的唐皎皎了。

  “你小子可有福了,天天可以见到神仙小姐,哪像我们,候了几日连根发丝都没见到。”

  祝有容正色道:“我表妹已嫁作人妇,虽然和离在家,却恪守妇道,我与她从未共处一室,还请兄长慎言。”

  “我不就开个玩笑。”

  祝有容绕了一圈,避开众人从后门进了家中,直奔顾夫人道屋子里。

  顾夫人又惊又喜,拉着祝有容说话。

  说了几句,祝有容便问道:“外头的情形母亲可知晓?”

  顾夫人愣了一下才道:“那些毛头小子?过几日热情散了,人自然也散了。”

  “母亲还是小心些,如果碰上了孟浪的人,做出些什么胆大轻浮的事情,恐辱了表妹的清名。”祝有容提点道。

  “这你就放心,”顾夫人说着站起来,去箱笼边翻找起来,“天冷了,你拿几件厚衣裳去,在书院里要照顾好自己。”

  只待了两个时辰,祝有容就离开了。

  入夜,祝宅一片黑暗寂静。突然一声惊叫,划破了平静。顾夫人和宅子里的奴仆匆匆起身,跑到院子里一看,只见一人影从唐皎皎的屋子里摇摇晃晃的出来。

  那几个奴仆举着火把将那人影围住,火把一照,只见那人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头上还有新鲜的血迹。

  门吱呀一声再次打开,唐皎皎披着外衣嵌在门框里,手上还拿着一个碎了一半的花瓶。

  顾夫人登时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咬牙切齿道:“把这小人叉出去!不对,再揍他一顿才能泄愤!”

  “姨妈,”唐皎皎清冷的声音,在冷冰冰的深夜更显冰凉,“拿了麻袋捆了,丢到外边便是了。”

  顾夫人沉吟:“这也可以,顺便拿布条把他的嘴堵了。”

  躺在地上的男子终于知道了害怕,要是真如此,说不定他要冻死在冰天雪地里,就算没死,半条命也去了。

  “是小子鬼迷心窍,求娘子开恩,饶了小子这一次吧。”那男子赶紧求饶。

  “哐当”一声,唐皎皎手里的碎花瓶滑落,溅起的碎片滑到各人脚下。

  唐皎皎纹丝不动,道:“劳烦姨妈了,我有些困,先进去了。”

  还好那男子受了伤,否则宅子里的女眷是敌不过男子的力气。顾夫人吩咐两个力气大的奴仆将男子丢了出去,随后将大门紧紧关起,祝宅再次恢复平静。

  昨夜的小插曲,不少街坊四邻都听到了。平日里除了劳作,也就这些八卦能让市井小民们提起全部兴致来。

  顾夫人相信手下的奴仆不会乱说,但是管不住别人的嘴。

  用不了多久,这条小巷子里就回荡着风言风语。

  冯妈妈提着满满一篮子的菜匆匆归来,她正在翻找钥匙的时候,恰好听到了水井边两个妇人的交谈。

  “那小娘子搬来没多久,倒是传出来不少是非了。”

  “我听说她还没到二十岁,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年纪,怎么能甘心寂寞?”

  两人相视笑了一会,说的愈发放肆了。

  “我瞅着她家那小娘子,说不定就是为她家那小少爷预备下的……”

  两人未说完,只见冯妈妈拿着扫帚,冲着二人扫来,嘴里怒斥:“让你们胡扯!让你们在背后编排!看我不撕烂你们无事生非的嘴!”

  两妇人四处逃散,得了空当还在狡辩:“也不单单是我们说,巷子里所有人都这么说!妈妈难道要把所有长嘴的人都撕烂?”

  冯妈妈愈发愤怒,不管不顾的提着扫帚追赶那两妇人。

  两妇人知道冯妈妈真动了怒,顾忌着顾夫人便不再纠缠,逃回了家关上门,任由冯妈妈如何拍门叫骂,只装作没听到不理会。

  冯妈妈累了,依然怒气冲冲的回祝宅了。

  顾夫人正好在小厨房里,笑道:“妈妈和谁吵架了?我在这儿都能听到动静。”

  冯妈妈四下张望,见唐皎皎不在,便拉着顾夫人将一切都说明白了。

  顾夫人脸色愈来愈难看,她擦了擦手,便去了唐皎皎屋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