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表面最强魔法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兄弟变女人?

表面最强魔法师 七月正午的阳光 3776 2021.07.31 19:26

  最后的厮杀终于落定,周行二人算是有惊无险的留到最后!

  此刻二人都互相望着对方,他下意识的看了眼对方的左手掌。

  察觉到他的目光,对方抬起手看了看。沉思片刻,又放下手掌!

  在放下手掌的一刻,没有过多的动作言语,径直朝他冲过来!

  他也没有废话,抬手挡住对方刺向他心胀的匕首,同时一脚踢向对方的腹部,被对方躲开。

  拉开距离的两人又瞬间交战在一起,速度很快,短短的十几秒时间,两人已经分开七八次,交手数十招。

  因为两人使用的都是匕首,场上两人的动作并不是大开大合的招式,而都是速度快角度刁攻击,看起来虽然没有大刀长剑那样有威势,但却更加凶险。

  随着两人战斗的白热化,场内再次出现了整齐的吼声!

  “吼,吼,吼,吼,吼!”

  他们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一场精彩的比赛了!两人有来有回,打了已经将近半个小时。比他们之前看过的所有比赛都要持久和精彩。

  所以观众此刻的情绪也十分高涨。

  两人短暂的分开,洛依白喘着粗气盯着他。

  “如果没有我,你肯定能成为这一届修罗的第一人。你比我想象的强!”

  “你废话真多,看打!”

  “咦?”周行感受到刀上原本开始减弱的力量又增加了几分。

  果然对方还保留了一些实力,和他预想的没错!

  看着对方已经使出全力,他也决定不再留手,是时候结束这场战斗了。再耗下去,就容易露出破绽。

  交手十几招以后,他的速度陡然加快一分,堪堪躲过对方原本刺向他喉咙的一击。

  以左肩背刺穿的伤势,换来刺中对方胸口的致命伤!

  周行并没有回收力道,真切的刺穿了对方的胸口,但匕首却斜着绕过了心胀。

  而从外面看刀口恰好是心胀的位置。

  洛依白手捂着心口的位置,软倒在地,没了动静。

  在他倒下去的一瞬间,周行从他身上察觉到了一瞬特殊的灵力波动。

  场内突然决出胜负,吼声也突然停顿了下来。但随即又想起欢呼和呐喊声。

  “自由人!自由人!自由人”

  ……仿佛他成为了和他们一样的自由人,而他们又真的是自由人吗?

  周行看着场边的观众呐喊,没有一丝获胜的喜悦,只感到一股悲哀和厌恶之感升起。

  不过随即又释然了……

  很快,他被带到了高台上的一处封闭的贵宾室内。

  室内一共有四个男人,从穿着来看其中两人应该是领导,另外两人是护卫。

  不过那穿着精致兽皮的两人倒是有些奇怪,两人看他的神色各有不同,一人看他笑意吟吟,似对他有说不出的满意,而另一人?他非常肯定自己没有见过对方,也没有得罪过对方。

  “你的姓名?”

  “小子名叫周行!”

  “哦,打了这么久,底气还很足啊!你还隐藏了实力?”

  “小子左手此刻已经完全无力,疼痛难忍,只因为是和大人说话,自然得大声一些。”

  “哼,你能走到现在,也算有些本事,原本今天应该先处理伤势,明日在见你,但我看你伤的不重,也就提前把你叫来。我也不耽搁你回去疗伤,只想听听你的选择!”

  周行故作纠结,其实内心早有答案。思索片刻后说道:“我选择自由!”

  对方皱眉:“你确定?”

  他再次纠结了一会儿,似乎在决断什么:“小子还有一些事情放不下!”

  他的目的一直很明确,但他此刻并不想得罪眼前的人,而且一会儿他还有求于对方,并不想留下更糟糕的印象!

  听见他这么说,男子似乎也想到了什么,神色也缓和了一些。

  “行吧,既然你做了决定,我也不强求,你可以走了,随后的奖励会有人联系你的。”

  “大人!我只有一个请求。”

  “哦?”

  “我想带走那个人的尸体!”他指着下方的人。

  “你确定?虽然奖励的钱财对你没有太大帮助,但一个魁的指定三级任务,你确定拿它换一具尸体?”

  “小子已经决定了,从进入修罗场以后,我就已经死了,而那个人,他算是我重新活过来以后第一个认可的人。”

  男子愣了片刻,突然对身边的另一人哈哈笑道:“你眼光不错,这次我输的心服口服。”

  “小子,奖励会一个不少的发到你手中,一具尸体而已,你想要,那就交给你处理。”

  “来人,把那一具尸体抬上来!”

  很快,洛依白的“尸体”来到了屋内,

  男子看了一眼周行,发现他在看着尸体。男子径直走到尸体身边,探了探鼻吸,然后摸了摸颈部的脉搏,在接触的瞬间用魔力检查了身体的气血,发现已经完全静止,不再运行后。

  这才起身说道:“现在就将他交给你,你可以随意处置,一会儿会有人带你到新的房间,换下囚服和解开脚上的修罗锁。也会有医生来给你疗伤。”

  基本交代清楚后,他背着一具尸体离开了屋内。

  在简单的处理了伤口以后,拿着30个金币奖励。他以想先将同伴的尸体入土为安为借口离开了修罗监狱。

  修罗监狱本就人多眼杂,每天从监狱离开的人不少,尸体更比人多,只要手续齐全,他的要求并没有人为难。

  修罗监狱本就地处落星镇郊外,周围也人迹罕至,方圆十公里范围内几乎是一眼望穿的平地。

  背着洛依白兜兜转转,不时停下来,然后摇摇头,似乎对位置不太满意。演了十几分钟,确定没有人跟踪以后,这才快速往镇上的集市方向走去,快半个小时终于到达小镇上。

  此刻的洛依白虽然解开了修罗锁,但囚服却还穿在身上,他只能先将她放在小镇外的一处一人高的野草之中。

  独自来到镇上最近的裁衣店,街上的人熙熙攘攘,小孩儿在街边嘻笑打闹,吆喝的水果贩子,卖热食的蒸汽从门店内一缕缕升到空中,此刻的气温比之前更低,天色也突然暗沉下来,风也更大了一些。

  他随便挑选了一套差不多大小的男装。

  回到原地,发现洛依白已经醒了过来,时间也确实过去了快一个时辰了。

  他此刻捂着胸口,指缝中渗出丝丝血迹,这是气血恢复运行,伤口便开始出血。

  他虽然没有受到致命伤,但肺部被刺破,哪怕洛依白是习武之人,体质不弱,不及时处理也会有生命危险。

  “这是哪儿?”他弱弱的问了一句。

  “你肺部受伤,少说话,这里是落星镇,我现在帮你换衣服,然后带你到镇上疗伤!”

  “你帮我换?不用,我自己换,你把衣服给我。”洛依白急着拒绝。

  “声音怎么变得这么娘?难道是受伤的原因?”周行有些疑惑的想着,之前只是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中性而已。

  看着洛依白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的样子,再看看天色马上就要下雨了,周行也来了脾气,现在可不是矫情的时候。

  “你受的伤并不轻,别动,我帮你换,免得你在动了伤口,到时候了就麻烦了。”周末带着命令的口吻。

  来到洛依白身边抓住他的脚开始拖鞋。

  此刻洛依白浑身无力,也挣脱不了对方,只能破罐子破摔了,看着眼前的黑瘦小子,虽然黑了点瘦了一点。

  面罩下的她脸色酡红,内心忐忑却也无能为力。

  周行见对方配合,想来他也明白自己的用心良苦,心中也有些安慰。

  不过随着囚服的褪去,周行的神色也越来越不对劲。

  “这腿,怎么这么光滑,连根毛都没有,这是男人的腿吗?这么白?”丝质的宽松四角短裤下,光滑雪白的大腿让他愣了片刻,他转头看向洛依白,发现面罩下的眼睛也在看他,对视的一瞬间那娇羞的眼神,他呼吸一窒,赶紧移开了目光。

  心想这一定是错觉!!

  迅速抛开不应景的杂念,先帮他穿好裤子,然后才继续帮他脱衣服。

  脱衣服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或许是因为需要移动手臂,牵扯到伤口的原因。

  随着有点点的水珠从空中落下,花了四五分钟才对方的衣服脱下来。

  周行拿着脱下来的囚服,在半空中僵了十秒。

  “依白,你什么时候把绷带都缠上了,难道是刚才趁我不在的时候缠的?”

  他看着洛依白胸前裹了一圈的白色布条,奇怪的问道。

  “噗!”一口红色的鲜血洒在一排草杆上。

  换好衣服,周行背着陷入昏迷的洛依白来到一处不起眼的旅馆。

  开了一间房,拿到钥匙来到自己的房间,大约十三平米左右。整个房间布局十分简单,木地板,走在上面咯吱咯吱的。一张欧式木制床,一个柜子,一个衣架,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东西。

  将洛依白放在米白色的床上,将他放平,解开了他的上衣。

  对方的伤势比他想的严重,看着包裹住胸部的布带,这时他才发现,这布带应该是在受伤之前就缠上的,因为那布带上有一个整齐的刀口,周围被红色浸染了大片!

  来不及细想对方怎么会有这种癖好,掏出匕首便将布条小心翼翼的割开,伤口的位置因为血液的干枯有些连结,他只能按压在伤口附近的位置,输入灵气以减轻对方疼痛,然后将布条撕下来。

  洛依白哼了一声,眉头轻蹙。

  周行拿着清理下来的布条,只感觉眼前的情况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洛依白的胸,这么大?”周行此刻在怎么直,也突然想到了什么。

  脑海中也蹦出之前的画面,他越想越觉得可能。

  想法一转变,他现在在看洛依白,这不就是个女人吗?

  “卧槽!”周行的内心出现了一句母语。

  不过此刻也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只是诧异了片刻,他就继续给洛依白疗伤。

  在三生道经的练气篇内只有一门疗伤法诀,名为《生息诀》。

  这是一门灵气转化法门,可以将灵气转化提炼成生机来疗伤。

  以他现在练气三层的实力,最多提炼出一丝生机就需要恢复。

  不过这一丝生机帮他稳住伤势,应该也够了。

  手指点在刀口上方,并不完全接触,凝神运转口诀,开始将灵气在体内提炼,并聚集在指尖处。

  只见指尖和伤口接触的地方微微泛起绿色莹光。

  约莫五分钟时间,周行的额头已经有汗珠密布,一颗黑色的汗水顺着鬓角滑落至脸颊。

  只见此刻伤口已经结痂,见状他也开始停下来。

  呼出一口浊气,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发现擦了一手泥。有些厌恶的在身上擦了擦。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有洗澡和洗脸了,好像都快习惯了……

  帮她穿好衣服,盖好被子,此时屋外的雨声越来越大了。

  在旅馆的洗澡房好好洗了一个澡,雾气蒙蒙中,看着镜子里无瑕疵的脸庞,感叹好一个褪去了稚气的翩翩少年。

  回到房间才发现除了一张床连凳子都没有,没办法,自己花钱开的房他不可能睡地上。他只能和洛依白一起睡,不过好在床也够大,他也不敢挨得太近。想着对方受伤了肯定睡得沉,只要他明天起的早,那对方就不会发现。

  今夜,他做了一个好梦,梦见有人亲他,甜甜的咸咸的,是他从来没尝试过的感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