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在下风晌有何见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爪中星辰(三)

在下风晌有何见教 风敲叶响 2058 2019.07.12 05:58

  “这就是神龛?”

  风晌一拍折扇,显得饶有兴趣,来古初星域这一途,他听说了数不清有关神龛的传闻,终于看见了实物。

  在泸寒头顶,那座神龛光霞灿烂,紫青二气流转,有大量灵辉垂落而下,六扇天门正紧紧封闭。

  “不像是灵气宇宙的气息。”

  清儿蹙起淡眉,一双清澈碧透的好看眸子,竟然绽放淡淡的金焰,隐约穿越了神龛封闭的天门,看到里面的景象。

  “别乱用你的能力。”

  风晌注意到,瞬间变色呵斥。

  清儿的瞳很奇异,天生有看破虚妄、洞悉道法之力,如若不计后果施放,甚至可以影响到时空。

  但她曾因过度使用而昏迷

  记得清儿昏迷时,打九星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立即着手炼制神气,好多天过去她才恢复元气。

  风晌那时才知道,清儿她们的血脉不简单,来自一个神秘宇族,只是寄养在九星城。

  “不大事,一年还是有几次施放机会的。”清儿轻轻回应,说话间,眸中金焰炽盛了三分,一股无法言说的力量弥漫开来。

  “怎么回事?”

  泸寒惊的后退,在小女孩凝望过来时,紫青神龛竟然向他流出排斥之意,非常抗拒小女孩的查探。

  泸寒着实惊呆了。

  神龛与他之间,一直像一种没有感情的交换,但在刚刚那一刻,他清晰感觉到神龛里面有真实生命存在!

  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不是灵气宇宙之物。”清儿喃喃,眸中金色光焰平息,露出疑惑。

  “清小姐的瞳,内蕴神秀,若是以双眸为衍法神象,或许会有惊喜的变化。”年轻人微微讶异,在清儿眸绽金焰时,他觉到了一股极为尊贵的气息。

  “双眸神象……嗯,清儿会试一试。”清儿微微点头。

  “什么都没看出来,别再用了。”

  风晌责怪的看着她,立即惹气质冰静的少女不服气,道:“风晌哥哥,那神龛的气息,不属于灵气宇宙,而且有生灵沉睡,在源源不断从外界汲取力量。”

  “有东西?。”

  风晌看向泸寒的神龛,兴趣浓厚道:“那好,等下拆开看一看。”

  泸寒顿时紧张,这一行人中似乎没有一个简单的,就算是那看上去毫无战斗力的少女,竟也有神秘之处。

  逃!

  泸寒咬紧牙关,此时心中就剩下这一个字。

  短短片刻,他的心绪再度发生剧烈变化,之前他还准备一搏,可现在,听完那少女对神龛的评价,又熄了想法。

  这一行人,极可能是来自繁盛星域的圣子与贵女。必然有诸多长辈赐予的宝物,也许能爆发越数阶的战力。

  “拿来吧,还是说,你想反抗一下。”风晌笑着看着泸寒。

  “走!”

  泸寒低喝一声,猛一跺脚,爆发斩逆境极速,冲向星空,与此同时,他手中青芒一闪,竟然浮现了一枚布满裂纹的青色古笺。

  这是一枚虚空瞬移笺。

  通过这枚笺,能够瞬间传送出去三十亿里,是泸寒当年在古道门遗迹发现的宝物,也是他身上最珍贵的保命之物。

  如今只剩一次使用机会。

  三十亿里距离,对于斩逆境来说已经很大很大,足以在生死关头救自己一命,可对于拥有道船的风晌一行人的来说,不多时就能追上!

  眼下,泸寒顾不得那么多了。

  能拖延一会是一会,他有种预感,如果正面与风晌交锋,哪怕爆发神龛全部实力,也绝对撑不了多久。

  他是一个惜命的人,该用时就用。

  “没用的。”

  见泸寒逃走,风敲摇摇头,光亮神气自他身上涌动而出,化成一只白色手掌,眨眼就追上了泸寒。

  “走!”

  就在这时,泸寒大喝一声。

  布满裂纹的青笺开始燃烧,不久,竟是飞出一团光氲,包裹住他消逝不见,然后这枚笺就像是耗尽一切力量,四分五裂,化作点点翠绿光雨。

  白色手掌抓空。

  风晌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道:“有意思,本想最后揭晓的。用虚空瞬移笺逃离,这下你可要面对厄叔了。”

  星空中,泸寒大口喘气。

  这里距离古浊星有三十亿里,暂时安全了。

  泸寒冷汗长流,握紧手掌,心有余悸,那不知名的神秘白色手掌太快了,真的太快了,还好使用了虚空瞬移笺。

  不然,那手掌已经将他碾成尘埃。

  “恐怖,那手掌是什么凝聚的?就算我爆发斩逆极致力量,恐怕也会被轻易镇压。”

  泸寒擦了擦冷汗,回想到惊险之处,全身颤栗。

  很快,他想到危机还没有解除,咬了咬牙,准备全力冲刺大逃亡。

  忽然,一道冰冷的视线望过来。

  泸寒若有所感,朝那里望去,瞬间,他整个人呆滞震撼,嘴巴渐渐张大,然后到极致,足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泸寒发出一声尖叫。

  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眼前的画面!

  光辉普照的星空,太阴星的幽蓝,太阳星的赤红,共同交织出瑰丽的颜色,而在古浊星所在的位置,一头青色的绝宇大凶正寂静矗立在那里。

  一只无法想象的巨爪,正好将古浊星托举!

  偌大的古浊星,竟然还不如它的一只爪!

  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星凶?

  突然间,泸寒惊醒,意识到为何在风晌来临前,整个古浊星风暴呼啸,吹掀大地,好像大气被抽离了一般!

  他瞬间明白了前因后果。

  因为就在那时,这头青色大凶就将手爪伸向古浊星,换而言之,古浊星的存亡只在这头大凶捏不捏的选择间!

  “咕嘟。”

  泸寒狠狠咽了下喉咙,寒气蹿体,筛糠似的哆嗦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而他的心则像是处于重锤的敲击中。

  “呜呜……”

  宇风呼啸,凄漠如一曲衰歌

  青天厄冰冷的看着他,一只巨爪抓过来,仅一个呼吸,就超越了虚空瞬移笺横跨的漫长距离。

  泸寒面如死灰,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骇人听闻的巨爪在瞳孔越放越大。

  他甚至忘记反抗,忘记他还有神龛,空白的脑海只剩下巨爪袭来的画面,这是他至死都忘不了的一幕!

  砰!

  如同弹灭一粒微尘。

  青天厄的爪触碰到泸寒,顿时,这个人神魂呀、躯壳呀还有那颗最珍贵的斩逆之核,瞬间化成了齑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