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隔岸观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13 少年和丧失生活热情的丈夫

隔岸观海 莫须本须 2030 2021.12.05 23:51

  当初和路观海谈恋爱之后,倪漫华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和他腻在一起。两个人不在一所学校一个专业,为了让他们每天相处的时间长一点,倪漫华闹着让路观海搬出宿舍,和自己在校外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

  一开始,倪漫华想的是自己负担全部房租,她知道路观海经济窘迫,可路观海是有自尊心的啊,他怎么会让倪漫华一个人承担。

  路观海的生活费本来就是靠自己晚上做家教赚得,因为拗不过倪漫华在校外租房,又多出一笔开销,所以他又去奶茶店找了份兼职,几乎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倪漫华许多年后想起,总觉得是自己的任性,给路观海增添了许多不必要的压力。

  直到他们结婚了,倪漫华还在懊悔,她和路观海聊起大学时代的种种,遗憾地说自己光顾着谈恋爱,好像错失了很多在那个时代应该体验的事情。

  反正他们会结婚,反正往后还有那么多时间在一起,当初就应该去干点有意义的事情。

  倪漫华总在和路观海牵手过马路的时候看到那些志愿者,顶着日头满身大汗,却还笑意盈盈、没有丝毫怨言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倪漫华认为,他们大学时就没做这么有意义的事,早知道,他们也应该多参与这样的活动,丰富自己的履历,也帮助了别人。

  所以她现在一个人,有了机会,就想去体验一下这样的事。

  倪漫华是在半个月后接到电话,告知她活动开始的时间和参与的地点。在那个周末,倪漫华早早准备好一切出门,她上网去搜集了一些之前各地类似活动参与者分享的心得,准备了防晒霜和菊花水,只带了一个小包就匆匆赶往集合地点。

  清晨天空明亮鲜有云层遮挡,阳光很刺眼,倪漫华拿包挡在额前,到达集合地点领了签到表,负责人是另一个学校的男生,看到倪漫华填的信息之后歪着头笑了笑:“怎么想着自己来了?今年你们学校就报名了你一个人。”

  倪漫华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这个活动挺有意义的,我就想来参与一下。”

  倪漫华看见签到表上姓名栏里的第一栏,写了路观海三个字,可明明她刚才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他。

  北京这么大,重名的人很多,但倪漫华记得那串电话号码,这个号码路观海用了十年,不过现在到北京了,过不久,会换本地的卡了吧。

  负责人叫魏廓,正在倪漫华愣神的时候,就听见他朝身后叫了一声:“来来来路观海,人到差不多了,你把衣服分一下。”

  倪漫华回头,两人目光相对的瞬间,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不可思议。

  倪漫华放下签到表和自动笔,路观海走过来给她递了一件衣服:“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见到。”

  “是啊……”倪漫华接过衣服,拿在手上有些不自然的搓着:“你怎么也报名了这个活动?课业不忙吗?”

  “有人到宿舍来宣传,我觉得有意义,就想体验一下,你呢?”

  “哦……我也是。”

  路观海还要给其他人分衣服,在他转身的时候倪漫华松了一口气,明明只是一次普通的偶遇而已,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中却如此紧张,气氛尴尬得让她浑身别扭。

  这不是从前的路观海会有的想法,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倪漫华就觉得面前的这个路观海给她一种陌生的感觉,他不太像自己年少时认识的那个路观海,他似乎更加沉稳,更加有自己的主意,更像是……一个大人。

  他喜欢吃卤豆腐,但他不再去豆腐摊附近看打陀螺,也不会在周末主动去图书馆学习。

  他和自己告白,但被拒绝被伤害,都表现得比从前更加体面,他不再会一腔孤勇的纠缠,得到否定答案,就沉默的退场。

  这样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像十几岁的路观海,倪漫华有时会觉得,他更像自己那个逐渐变得心事都压在心底,丧失了生活热情的丈夫,倪漫华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倪漫华看着路观海的身影,在原地愣神许久,一个女孩经过她时友善的问了一句:“是衣服有什么问题吗?你可以去换一件。”

  “没有,我只是走神了,谢谢你。”倪漫华朝对方笑笑,迅速地把衣服套在身上。随后倪漫华拿出手机,准备把手机调成静音,以免耽误工作,不想在这时詹萍打来了一个电话。

  倪漫华按下接通键,把手机放在耳边,惊讶的问:“今天周末,你起这么早?”

  詹萍在那头声音充满怨气:“漫漫!你舅舅疯了,我快被他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你管管他!”

  “怎么……”倪漫华原本想安慰他几句,但魏廓已经在喊集合要分配任务了,倪漫华只好匆匆说道:“他气你你就骂他,回头我也帮你骂他,我现在有事呢,一会再打给你。”

  说着,倪漫华就挂断电话,把手机开成静音,小跑着过去集合。

  而那头被倪漫华挂了电话的詹萍撇着嘴把手机一人,然后坐在沙发上生气了闷气。

  赖宏途提着一袋小笼包和粥过来:“干吗呀年轻人大早上没点朝气……”

  詹萍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有朝气,只有起床气,你别惹我!”

  “至于吗,”赖宏途摸了摸鼻子,随后讨好般的指了指茶几上的食物:“你好歹先吃点,这家早餐好吃,一会凉了就没那味了。”

  詹萍白了赖宏途一眼,随后站起来:“我看到你就倒胃口。”

  詹萍撒着气朝房间走去,赖宏途看着她的背影,手足无措半天,又拎着早餐跟着她屁股后面走了进去:“吃点吃点,舅舅知道自己对不住你,给个面子,你原谅我一回。”

  “你是我哪门子舅舅?你别想占我便宜。”詹萍显然对赖宏途乱攀关系有点嫌弃。

  “你是漫漫的朋友,按辈分不得叫我一声舅舅吗?”

  “我行走江湖从来不看辈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