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隔岸观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11 如果有时光机

隔岸观海 莫须本须 2567 2021.11.18 23:15

  倪漫华跟着赖宏途朝餐厅走去,他们都看过来了,这时候扭捏,反而显得她心里有鬼。

  赖宏途没个正型,刚走到几个学生面前,还没等对方问好,先从口袋里掏了包烟出来:“抽吗?”

  四个人连忙惶恐的摆手:“不抽,我们没人抽烟,谢谢叔叔。”

  詹萍打了赖宏途一巴掌:“你干什么呢?”

  “我跟年轻人拉近点距离啊,不抽烟好,咱们上楼先喝点东西。”

  领着他们上楼。赖宏途挑了个最大的卡座。不过这边卡座最多只有六人位,他们四个坐在对面有些拘谨。

  赖宏途为了让自己显得亲切点,主动把菜单递过去:“现在还早,我们先点咖啡和小吃吧。”

  倪漫华想出去透透气,有些不给面子的说:“我喝不惯咖啡,买奶茶去了,你们还有谁要?”

  詹萍举手:“可乐,冰的。”

  高中生大多不爱喝咖啡,除了骆择礼愿意陪赖宏途,吴波和林想也说要可乐。林想接龙之后看路观海没反应,用手撞了撞他:“路哥,要不我俩去买吧,别让漫姐一个人拿这么多。”

  路观海站起来,他就坐在最靠外边的位置,但倪漫华抢先说道:“没事的,我提得动。”

  说完,她就一个人朝楼下走去。

  这一下气氛变得更加尴尬,赖宏途轻咳两声,看着在原地站着的路观海,也站了起来:“别听她说大话,咱俩也去帮帮忙,再看看有没有什么你们年轻人喜欢的烤串啊卤菜啊买一点。”

  赖宏途搭着路观海的肩下楼,他不工作的时候穿得很随意,甚至有些不修边幅。赖宏途比倪漫华妈妈小了十二岁,但他十岁就上了重点大学的少年班,一路跳级读完的书,今年不过二十八,和路观海站一起像是两兄弟。

  路观海话少,况且那天在超市时感受过赖宏途的态度,路观海从见到他们心里的担心就一直没停下,没想到赖宏途会拍着他的背说:“小路是吧?听说你读书成绩很好啊?”

  路观海僵硬的点头:“还可以,我们几个都在火箭班。”

  “爱学习好!爱学习的人以后有出息,而且爱学习的人自律……”赖宏途夸张的说完这一句,结果自己都觉得刻意,不由摸了摸头,又停了下来。

  这尴尬的话路观海不好接,赖宏途自己也知道,他想了想,还是直奔主题:“那个小路啊,这段时间我都不在家,我听说你之前晚上去找漫漫,和我姐姐……产生了一些误会?”

  路观海“嗯”了一声。

  赖宏途又拍了拍他的手:“你可能不知道,我姐姐这个人她容易冲动她不太想事,哦对,她小时候就不爱读书,所以咱们不跟她一般计较。上次之后她也自己反省过了,特意要我代表全家来道歉,你别往心里去啊。”

  路观海有些惊讶于赖宏途前后的反差,一时失语,好半天才挤出两个字:“没事……”

  “对嘛,年轻人,叔叔知道你大度,我姐姐那人心眼小,漫漫在家都说了她一顿,现在她知道自己错了,你可别因为她的傻话就和漫漫产生什么嫌隙,年轻人交朋友是自己的事,我们长辈不干涉,好孩子啊……”

  “既然都下来了,那你们就提一下吧。”这时倪漫华从一旁的商店里走出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刚才他们说的话倪漫华听见了大半,赖宏途这人一说话就停不下来,带着路观海走得慢慢吞吞,倪漫华原本想错开他们,但实在懒得等了。

  虽然那天回家之后倪漫华确实和妈妈大吵了一架,但以倪漫华妈妈的性格看,她根本不会主动让赖宏途来替她认错,她一定是和赖宏途抱怨过,这是赖宏途自己的选择。

  面对赖宏途的这一举动,倪漫华不知道自己如今是应该埋怨他多事还是感激。

  如果是以前的倪漫华,一定会很感激吧。

  楼下有小贩推了车在卖烤面筋,赖宏途给他们捎了二十串上去,到楼上,他们已经吃着一个小食拼盘聊嗨了。赖宏途把菜单轮了一圈,让他们点菜,对面四个男生客气,詹萍倒不和他们推脱,一个人点了一堆。

  詹萍刚才已经大致的给他们介绍了赖宏途,吴波对赖宏途产生了不小的兴趣,试探着问:“叔,科学家平时都做什么?就一直在实验室搞研究?那有时间找女朋友吗?”

  赖宏途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没时间找女朋友,有时间发明女朋友,改天我就给我自己发明一个长得好看又听话的女朋友出来。”

  林想也问:“叔,你说你能发明出像电视里那样的时光机吗?就是人一进去咻的一下就穿越的那种。”

  “怎么?你想回到过去?去哪啊?”

  分明是林想提的问题,却被赖宏途抛回来了。林想思索了一会:“我好像没想去哪,去古代我没生存技能。不过我以后要是过得不好了,有时光机我还能回头重来一遍。”

  骆择礼摇摇头;“无稽之谈,那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人在快死的时候都能重来一次?那我们连死亡都不用面对了,时光机就只能存在动漫的想象里,真被发明出来,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吴波咬着叉子说:“这就是一个讨论话题,你给分析的那么严肃干吗?路哥,有时光机你会回去吗?”

  被点到名的路观海头也没有抬:“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不会,我选择面对。”

  詹萍一下子笑了出来:“路哥多有自信,没什么事是路哥解决不了的,人要往前看,别老想着回头,”

  吴波插话:“哟哟哟,你居然也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看不出来。”

  “去你的,惹到我把你牙拔了让你以后都没法说话。”

  有了可聊的话题,一桌人总算热闹起来,方才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但倪漫华依旧没有加入他们的讨论,而是因路观海的话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路观海总是这么有自信,倪漫华很早以前也相信路观海什么事情都能解决,可事实证明生活的疑难杂症他解决不了,她只能自己回头。

  吃饱喝足之后,大家各自回家。赖宏途本来提出开车送他们,但是一辆车坐不下这么多人,他们说散散步走去公交站也挺方便的,赖宏途就只送住得最远的林想。

  这个地方离路观海家不远,他陪着大家一起去公交站,詹萍吴波和骆择礼家住一个方向,坐一趟公交车就好。吴波和詹萍在站台打打闹闹,路观海和骆择礼安安静静的站着。骆择礼突然问路观海:“阿姨刚出院,不用早点回去吗?”

  “外婆来家里了,我陪你们等一会。”

  “今天你和倪漫华舅舅两个人出去,聊了什么?”

  “没什么,就随便说了几句……说交朋友大人不干涉。”

  “那挺好啊,你俩现在都见过家长了,下一步是不是快了。”

  骆择礼揶揄的看了路观海一眼,没想到他会摇摇头:“没有下一步了,我们会一直是朋友。”

  骆择礼讶异的望着他:“你怎么这么想了?之前不是还挺有信心的?”

  “之前对自己认知不清晰。”路观海看着骆择礼笑笑:“现在知道了,我们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如今也不喜欢我,那就让她拥有想要的人生吧。”

  “最近到底发生什么了,你怎么说的这么严重。”

  “没事,车来了,赶紧上车吧。”

  公交靠站,路观海把骆择礼往前推去。赖宏途和路观海解释的那些,对于他来说其实不重要了。

  倪漫华明确拒绝了他,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伤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