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隔岸观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14 学分

隔岸观海 莫须本须 2104 2022.01.21 00:41

  路观海不愿意接受贵重的礼物,倪漫华也就不给他那么大压力了,她放弃了买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的爱好,尽量照顾他的感受。

  路观海住宿舍,如果不和倪漫华约会的话,吃饭都在食堂解决,倪漫华为了给他补充营养,去和路妈妈学了煲汤。

  倪漫华在家是个十指不沾阳春雪的大小姐,如果为了一个男孩子开始下厨了,母亲又该担忧她对路观海太好,往后自己吃苦了。

  所以倪漫华只好借用路观海家的厨房,路妈妈要看店,只能偶尔指导她一下,大部分时候还是倪漫华自己摸索的。

  一个月后,倪漫华成功煲出一锅她自己尝着觉得还不错的排骨汤,兴冲冲的提到路观海学校去找他。

  路观海学校和他家距离实在是远,倪漫华在公交上没找到座位,保温桶提了一路手直发酸。到路观海学校食堂的时候,倪漫华打开保温桶,保温桶底下装的是汤,上面的隔层里装的是倪漫华买来的卤豆腐。

  这是倪漫华的小心机,倪漫华用路观海的饭卡刷了两份米饭和一份荤菜,回来时看到路观海每样都尝了一点,倪漫华拖着下巴问路观海:“这豆腐和汤哪样味道更好?”

  若是让倪漫华选的话,她一定选豆腐。卖卤豆腐的阿姨经过几年的研制才调出独此一家的卤水,倪漫华盐撒多了的排骨汤,根本比不得。

  但路观海聪明,他既尝得出卤豆腐熟悉的味道,也尝得出这份平平无奇的排骨汤不像是店里大厨的手艺。

  路观海装模做样的思考了一会,努力让自己的点评听起来客观:“我觉得吧,首先这个豆腐的味道肯定没得说,入口即化,唇齿留香,而且咸淡适中,没有一定的功力是做不出这么好吃的豆腐的。相较于这碗排骨汤,我觉得卤豆腐在技术上略胜一筹,但可能是技术分占比太高,且每一次发挥太稳定,导致它丧失了新意。反观这碗排骨汤,没有过多的佐料修饰,味道非常纯粹,一口下肚让人感觉到淡淡的温暖,所以我更喜欢排骨汤。”

  倪漫华快被路观海给说晕了,简简单单的答案他就是不说,偏整出这么一套花里胡哨的。不过这一套倪漫华确实受用,竟然忽略了路观海给出的回答是他更喜欢,并没有说哪样好吃。

  倪漫华拿起筷子开始战斗了:“吃饭吃饭,算你有点眼力见,刚才说这么一长串忽悠我费了不少脑筋吧?赶紧摄入一些碳水化合物补充能量。”

  “哪能是忽悠呢,”路观海顺利过关好松了一口气:“我家漫漫亲自下厨,就算是白水里面撒点盐我都很感动,何况这汤真的很好喝,不信你自己尝尝。”

  “我尝过了,你赶紧趁热喝了,下次我再学着煲其他的汤。其实半个月前我就成功做出了紫菜蛋汤,只是太简单了,我没好意思给你送。”

  “紫菜蛋汤好啊,我喜欢吃紫菜,紫菜里面含碘,对身体好。”

  “那是那不能提现我的厨艺,下次你放假我给你做。”

  路观海伸手在倪漫华眼下蹭了蹭,倪漫华过来的路上风太大了,她点缀在眼皮上的好些闪片掉了下来。

  在学校时倪漫华很少化妆,因为早起上课时间太赶,她觉得能多睡点就多睡点,但现在工作依旧需要早起,倪漫华却已经习惯了每天化妆。

  每天走进单位的时候大家都很美,即使只是排练,那些同事也精致的像明星一样。

  倪漫华只能在心里暗暗感叹作为一个成年人真是不容易,然后学着她们每天早起化妆,在出门的时候换上一双带跟的鞋。

  “下次给再给我煲汤,一定要记得煲完汤再化妆。”路观海开玩笑般的说了一句。

  倪漫华不解的歪着头看他:“我是煲完再化的啊,怎么了?”

  路观海把亮晶晶的拇指举到她面前,笑得很欠打:“我怕你把闪片掉我的汤里。”

  倪漫华被他笑得有点窘迫,娇嗔道:“你有的喝就知足吧还挑三拣四,一点闪片又毒不死你,再说了我才不会化完妆煲汤,我还怕水汽把我的妆弄花呢。”

  “好啦我开玩笑的,最近工作忙吗?”路观海喝完了汤,把豆腐夹到两个人碗里分了,然后把保温桶盖好。

  倪漫华想了想:“工作还好,跟在学校排练演出没什么差别,就是不跟你住一个屋子,有点不习惯。”

  倪漫华的声音越来越小,她小口小口的扒着饭粒,脸上不知不觉多了两团红云。

  路观海也很想每天晚上都能当面和她道过晚安再睡觉,但现在他们不能再住在一起。

  倪漫华工作的地方其实和路观海学校距离不远,但倪漫华父母不认可倪漫华一个人住在外面,他们并不知道大学四年倪漫华偷偷和路观海在外面租了房子,以为她是住在宿舍里。

  所以从参加工作开始,倪漫华就失去了住在外面的自由。

  除非……

  有的事情不应该倪漫华提的,原本女孩子脸皮就薄,再说倪漫华并不想让自己变成强势的压迫着。

  可由于她太想和路观海生活在一块了,想清晨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他,夜晚见到的最后一个人也是他。

  倪漫华有些不自然的问道:“你学分修够了吗?就今年奖学金……”

  “够了,怎么了?”路观海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没事,”倪漫华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我怕你不够就问问,要是不够,我听说拿国家级证书可以加分。”

  路观海笑笑:“国家级证书不是那么好拿的,不过我最近正在备考……”

  “挺好拿的啊,就花几块钱嘛,”在路观海疑惑的目光中,倪漫华故作镇静的说:“结婚证九块钱能拿两本呢。”

  路观海差点被嘴里那口饭噎住,他张大了嘴,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红着脸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慌张:“你别听网上瞎传,理论上这是国家级证书应该加分,但学校不会承认的。”

  这并不是倪漫华话里的重点,路观海也不会听不懂,他此时的反应就像一根针扎在倪漫华的心里,倪漫华忽然明白,自己期待的事情,目前并不在路观海的考虑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