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隔岸观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13 以后的我们忘了现在多快乐

隔岸观海 莫须本须 2380 2021.12.04 21:49

  吃完饭之后已经八点半,他们边吃边聊,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一行人出了餐厅,站在马路边,路观海问詹萍:“这里离‘声潮’挺远的,我们怎么过去?公交还是打车?”

  骆择礼说:“我们人多,打车其实更划算些。”

  可詹萍眼睛一鼓:“我没说今天去‘声潮’啊。”

  倪漫华四下看了看:“你定的是这附近的ktv吗?叫什么名字?”

  “哎呀漫漫,我们都成年了,去什么ktv啊。”詹萍拉着倪漫华的手,示意她看向刚才吃饭的餐厅隔壁:“未成年才去ktv,成年了该去酒吧。要不我为什么定这个餐厅,这不是方便吗?”

  倪漫华万万没想到詹萍给她来这一出,早知道她还不如去爬山。

  倪漫华甩开詹萍的手:“你不是说唱歌吗?”

  “对,没错,唱歌啊,在里面你想唱多大声唱多大声,走走走,我台都定好了。”詹萍再次拉起倪漫华的手,连拖带拽的把她往酒吧里面拉。

  倪漫华终于知道詹萍今天给自己化这个浓妆的意义了,她现在顶着的这个妆,确实挺适合酒吧的氛围。

  成人礼,新帅哥,詹萍真是敢想。

  倪漫华不是从来没有去过酒吧,上大学之后她也被室友拉去过几次,但她属实不喜欢那吵闹的氛围,闪耀的灯光比舞台上更晃眼,陌生人在里面表现得比熟人更加亲昵。

  倪漫华十分勉强的被詹萍拉进去,很不给面子的要了果酒,之后詹萍和吴波拉着倪漫华去舞池里蹦,詹萍像是脱缰的野马,仿佛有另一个灵魂冲出了她的身体,释放着她被压制了十几年的天性。

  但倪漫华总觉得别扭,她不是肢体不协调的人,小时候也学过跳舞,可站在他们之中,倪漫华只感觉手足无措。

  詹萍已经完全沉浸其中,倪漫华觉得她应该没有心思在管自己,可每每想要开溜,又能被詹萍精准的拽回去。

  詹萍举起双手放在耳边,朝倪漫华大声喊道:“漫漫!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倪漫华僵硬的点了点头。

  “你开心吗?”

  倪漫华僵硬的点了点头。

  “你感觉到自己变成大人了吗?”

  倪漫华看着詹萍发着光的眼睛,好一会,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傻丫头,变成大人有什么好,值得此时的她为此精心筹划。

  倪漫华多想告诉她,如果可以,她希望她们一辈子不要变成大人。

  陪着詹萍蹦了半个小时,倪漫华终于吃不消了,四周嘈杂的声音闹得她有些头晕,倪漫华打算出去透透气。

  走到门口时,路观海刚从外面接了个电话要进来,两人打了照面,路观海问她干什么去,倪漫华说透气,路观海就没有进门了。

  这一条街酒吧网吧连着开了好些,附近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路观海说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

  从酒吧出来,马路对面就是江,倪漫华想去江边吹吹风,赶走心里的燥意,路观海默默地跟在她身后,低头不语,像漫画里沉默的使者。

  从供小孩玩闹的公共平台下去,江边其实并没有很多人。这个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江边每隔很长一段才有一盏光线微弱的路灯,只有少数的人会选在这个时间到下面来,倪漫华看到的,大多是情侣,有的手挽着手,有的坐在石凳上卿卿我我,走近了才看清,吓一大跳。

  路观海先挑起了话头:“刚才在里面玩得开心吗?和詹萍在一起应该挺疯的吧。”

  “太吵了,吵得我有点晕。”

  “这个时间酒吧还不是最热闹的,一会回去估计更吵。晚点回去吧,詹萍有吴波陪着,他俩在一起挺开心的。”

  “嗯,晚上吃得有点多,散一会步刚好。”

  今夜风很温柔,在倪漫华的记忆里,她和路观海在一起的大部分时候,风都很温柔。

  河边路看不太清,偶有小石子在白天被人不小心踢到岸边。一面靠江,一面靠岸,走着走着,倪漫华就发现路观海换到了靠江的那一边。

  “你……”

  “你……”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声,倪漫华其实只是想问路观海为什么会选现在填报的专业,但路观海好像有更重的心事想要向她询问。

  路观海是一个绅士:“你先说吧。”

  倪漫华双手放在身前,手指不停揉搓着,生怕自己露馅:“你为什么选择考古啊?”

  “因为我喜欢那些经历风雨和时光沉淀之后,依旧顽强存在于世间文物,它们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光阴的短暂,还有珍惜的重要性。”路观海脸上写着向往,看起来是真的很喜欢他的新专业。

  倪漫华小心翼翼的试探:“你没有考虑过学医吗?”

  这个提问放在此刻显得十分突兀,倪漫华担心路观海会问自己为何有这样的疑问,但她已经来不及收回自己没头脑的话了。

  “我不会学医。”路观海斩钉截铁的说出这一句,他的语速甚至比以往都要急切,这让倪漫华有点反应不过来。

  路观海换专业在倪漫华看来并不是多奇怪的事,但他对学医的态度却让倪漫华有些疑惑,那种条件反射般的抗拒,仿佛这样的选择会对他造成伤害。

  倪漫华不懂,她迫切的想知晓原因。

  “为什么?”倪漫华望着路观海,视线一刻也不愿离开他的脸。

  路观海也偏头看她,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不适合做医生,我要照顾我妈妈,以后我还会有新的家庭,我的妻子和孩子也需要我照顾,我没有资格为了帮助别人而忙碌,忙碌会让我失去我自己的一切,我不想让我的家人失望。”

  眼前的路观海让倪漫华无比陌生,却又有一丝说不出来的熟悉。这不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会有的心境和感悟,那他会是自己那个沉闷寡言的丈夫吗?可是睡在倪漫华枕边的路观海,从未如此想过,他只会觉得自己在付出,在努力,在用他的方式坐着对的事情。

  倪漫华又开始恍惚了,她声音颤抖着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电视上看的,医生都很忙。”路观海把目光移开了,他声音平静地说:“你还有其他想问的吗?”

  倪漫华摇摇头,她此刻其实需要些安静,但想到路观海刚才吞回去的话,还是开口:“你刚才是想说什么?”

  路观海沉默了一会,开口前长叹出一口气,让倪漫华有一点紧张。

  片刻之后路观海轻声问道:“我们,会一直是朋友吗?”

  倪漫华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给出肯定的答案:“当然会。”

  “不会再有其他关系了吗?其实我们为什么会认识,吴波他们早都透露了,你也都知道了,但你一直当做不知道。你从前说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为了高考,可是现在高考结束了,我们不能再有其他可能吗?还有……你说我们在一起未来会很不幸,但我希望你至少给我机会,未来会怎么样,要走到了能才知道。”

  倪漫华很想忘掉,但她不可能忘掉,她和另一个时空的路观海,就是今天在一起的,她的十八岁生日。

  那时候路观海和詹萍串通好,提前在帐篷里装饰了彩灯和花束,到晚上灯光亮起,整个山头,他们是最显眼的存在。

  路观海就是在这个时间告的白,倪漫华早有预感,但依旧很惊喜,她问路观海为什么会选择这一天,路观海说这叫喜上加喜,而且倪漫华脑子笨,怕她记不住他们在一起的纪念日,选在她生日这天,她就不用每年多记一个重要的日子了。

  路观海的的确确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在为倪漫华着想,而倪漫华每每想到这些,眼眶都会忍不住的发热。

  如今亦是如此,倪漫华强忍住掉眼泪的欲望,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倪漫华用尽全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过了许久,她哽咽着说:“我不想以后的我们忘了现在的我们在一起有多快乐,现在我们能一起散步聊天,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倪漫华说完这一句,眼泪就克制不住的掉了下来,她还是无法抗拒眼前这个路观海,她想,如果他非要和她在一起,她会同意的吧。

  比起对未来的担忧,这两年很多事情的改变,好像又给了倪漫华一点微弱的希望。

  如今她长大了,很多事情都能处理得更好,不会总让路观海陷入两难的境地吧?未来路观海不做医生了,他不会再和官菲朝夕相处,也不会每天都那么忙了吧?

  那他们呢?会不会也能过上曾经期待过的那种幸福生活,不在时光的变迁里迷失真挚的情感?

  他们走到有路灯的一段,倪漫华脸上的眼泪被路灯照得晶莹剔透,路观海的声音听起来很难过:“别哭,你可以拒绝我,但是不要哭。”

  “路观海,你说我们现在在一起了,以后会幸福吗?”

  倪漫华早不相信承诺了,但此时她却很渴望得到他的承诺。她已经胆怯的将自己蜷缩进厚重的壳,需要他给予力量,让她敢再次向他伸出手。

  可是路观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刚才他们朝这边走来,就听见一对男女在吵架,原本不相关的事不搭理就好,到跟前,女孩却突然从长椅上站起来,抓住倪漫华的手:“哥、姐,你们俩怎么在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