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隔岸观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23 生活的疑难杂症

隔岸观海 莫须本须 2073 2021.11.12 22:15

  倪漫华把车开到马路上,望着前方长长的车流,她才发现自己还没想好应该去哪。

  第一个电话打给詹萍,一阵“嘟嘟”声过后,电话自动挂断。

  第二个电话打给赖宏途,数秒之后电话接起,倪漫华听见他的声音愉快。

  倪漫华打了转向灯:“舅,把你屋子收拾一下,我今晚过来住。”

  说完,倪漫华就挂断了电话。开车通话不安全,她也不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九点二十六分,倪漫华抵达赖宏途市郊的别墅。

  赖宏途至今未婚,身为一个颇有闲情雅致的科学家,他把自己的别墅建在市郊一个鲜有人迹的荒山上。

  别墅三层——一楼生活区,二楼卧室,三楼是他的私人实验室。

  倪漫华来过这里很多次,大门在感应到她的车后自动打开了。倪漫华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右边是虹膜识别开启的电梯。

  上到二楼,整层漆黑,倪漫华开灯之后拿起墙边的悬挂式电话打过去:“舅我到了,你赶紧下来。”

  房屋亮起来以后,她才看见房间里机器人正把洗好的碗碟放进储存柜。

  四个碟子两个碗,还有两个高脚杯。

  赖宏途下来了,穿着T恤裤衩,两只手在身侧有节奏的摆动着,他一看见倪漫华就瞪她:“大晚上的嗓门这么大干什么?”

  倪漫华从沙发上拿起一个鹅黄色的手提包,包上还绑了一条淡紫色的丝带。倪漫华问:“詹萍落下的?”

  “她在屋里睡觉呢。”赖宏途撇过脸去,表情有些不自然。

  倪漫华眉头一皱:“那我今晚睡哪?”

  赖宏途这鲜有人来,所以一共就有两个卧室,其中一个是为倪漫华准备的避风港。这会詹萍睡着了,倪漫华进去怕吵着她。

  “你那房间空着呢,自己睡去。”

  倪漫华一愣,回过神后把手中的东西扔回沙发上:“不是吧,你两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

  一个是拿她当女儿养的舅舅,一个是她认识十几年的好闺蜜,照这速度进展下去,她怕是很快就要对詹萍改口。

  可大家都是成年人,倪漫华没理由对他们的感情多做干涉,正准备去自己房间洗洗睡,赖宏途却在身后叫住她:“漫漫,你跟小海又吵架了?”

  倪漫华脚步一滞,轻轻地“嗯”了一声。她不是第一次深夜到这里来,却是赖宏途第一次问起她缘由。

  赖宏途示意她到沙发上坐:“考虑去北京发展?逃避?还是真觉得那好?”

  倪漫华低着头,整个人恹恹的看起来没有精神:“还没想好的事,詹萍又跟你打小报告。”

  赖宏途叹了口气,倪漫华是他从小看着长起来的,她心里想什么他最清楚不过。

  倪漫华从果盘里拿了个橘子,也不掰开,就在掌心搓来搓去。赖宏途嫌弃的拿走帮她剥了皮,才再次递到她手中:“你是不爱小海了吗。”

  倪漫华掰下一瓣橘肉,在往嘴里送的瞬间顿住了:“当然不是。”

  从他们认识至今,已经十二年了。除了父母之外,她再也没有这样毫无保留的爱过一个人。只是……

  赖宏途目光定定的落在倪漫华脸上,像是一个不容躲避的探测仪。倪漫华慢慢的低垂下眼,过了好久,才诚实的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开了。”

  当两个人在一起,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经过深深地考量,每一次决定都害怕会伤害到对方,他们不断地试探,不断地道歉,爱已经没办法成为他么继续生活在一起的理由了。

  “那就和他提离婚吧。”赖宏途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轻轻的挪开目光:“都是成年人了,该有开始新生活的勇气。”

  “我说不出口。”倪漫华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指尖上,伤害他的事情,她做不出来。即使他们如今生活在一起,也是对彼此的一种伤害。

  夜深了,这样的事想着只会让黑夜更加难熬,算了,还是不想了吧。

  这时,一阵惊雷炸起,是赖宏途的手机铃声叫了起来。他时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感知不到周围的变化,又怕错过重要的消息,于是设置了一个如此有个性的手机铃声。在这样安静的夜晚,吓了倪漫华一跳。

  赖宏途在接电话前看了倪漫华一眼,接通之后往沙发上一靠就开始打起哈哈:

  “喂小海啊……是是是。”

  “安全,挺好,你放心。”

  “你过来……你过来我这没地方睡。”

  “接回去行,那你还有多久到?”

  赖宏途一边说着,一边不断偷瞄倪漫华的神情。倪漫华低垂着眼,像是没有听见。

  她到这里来很多次了。每一次和路观海吵架,她都只有两个去处。这么多年路观海也很了解她,从一开始会跑出来找,到后来只向赖宏途和詹萍确定她的平安。听赖宏途的口气,他这是要过来了,可倪漫华此时并不想见到他。

  她没有力气和他解决这些日积月累哽在心头的矛盾,她宁可像以往每一次,自己消化,回家,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赖宏途挂断电话以后,冲倪漫华摊了摊手:“你说你俩,这一天天就知道折腾我,要是早听了我的意见……唉算了不说了。”

  要是早听了他的意见……

  倪漫华望着掌心苦笑:“当初年少轻狂,听不进你的话。要是能重来一次,我肯定会把这段婚姻扼杀在摇篮里。”

  早在一开始带路观海回家的时候,赖宏途就劝说过倪漫华,说他们无论是性格,家境都相差甚远,年轻冲动的爱意是无法解决漫长生活中的疑难杂症。

  那时倪漫华太年轻了,认为爱是一把万能钥匙,能解开任何沉重枷锁。

  这么些年过去,她到底还是后悔了。

  而听到这一句话,赖宏途看着倪漫华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古怪。倪漫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从她以往的经验来看,一旦赖宏途露出这样的表情,就要有大事发生。

  赖宏途拿起遥控操作一通,刚去楼上打扫的机器人又下来了。它手里端了一个长得像帽子的东西,赖宏途拿过来递给倪漫华:“最近搞了新发明,还没临床试验,不然你试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