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隔岸观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11 特意忘记

隔岸观海 莫须本须 2768 2021.11.18 23:10

  晚上倪漫华回到家,躺在床上的时候打开了在和兴超市抽中的礼物。那个盒子不大,半个枕头的大小,倪漫华打开它的时候,像是完成什么仪式,呼吸都变轻了。

  把盒子拆开,倪漫华看见里面铺垫了很多彩色的水果糖,把手伸进去,摸到一个软软的东西,拿出来看,是一个毛线勾出来的娃娃,看起来和倪漫华有几分相似。

  倪漫华已经快忘了,路观海从小跟在妈妈身边长大,小学时就会做各种家务,冬天的时候,还会搬小板凳坐在超市门口,给妈妈和自己织毛衣,厚厚的一件,比去超市买省去不少钱。

  这些都是路观海告诉她的。上高中时某一年,体育课,倪漫华脱了校服,穿着毛线背心在操场上疯跑,结果被灌木把背心勾出好大一个洞。

  下课后她生气的拿着背心要直接扔掉,被出来上厕所的路观海阻止。后来路观海帮她把背心带回家,在上面补了一只小兔子,还有很多不同颜色的小花。

  那个时候倪漫华惊异于男生竟然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不明白他其实只是生活所迫,不得已掌握了这项技能。

  他们在一起之后路观海也给她织过一些毛衣和围巾,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所以倪漫华快要记不清了。

  打开手机,对话框里是吴波发来的很长一段话,倪漫华抽奖的时候吴波站在路观海身后,路观海的秘密,没能逃过他的眼睛。路观海对倪漫华有多用心,他看得一清二楚。

  其实指针稳稳停在惊喜奖的时候,倪漫华就知道这一定是路观海特意给她准备的,她从小到大,就没有过这样的好运气。

  那个抽奖转盘的指针是铁做的,而路观海的手上,握着一块磁铁。

  这个娃娃是路观海想送给她的礼物,就像她借以做公益频频光顾他们家的超市。

  他们都绞尽脑汁的找着借口,其实想做的只是很简单的事情。

  手机上又弹出路观海了的消息:“奖品喜欢吗?”

  倪漫华抱着自己的双膝,想了很久才简短的回复:“喜欢,谢谢。”

  她不敢多说话,生怕暴露自己的情绪。

  门外传来敲门声,倪漫华说了“请进”,看见是妈妈端着牛奶走进来。这么晚了,还以为他们都睡了。

  妈妈把牛奶放到床头,嘱咐她快喝,随后就坐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倪漫华被看得有些别扭,她问:“怎么了妈,你怎么还不去睡。”

  妈妈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在外面受欺负了也不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孩子让你那么费心。”

  “是舅舅告诉你的吧。”倪漫华没想到赖宏途告状告得这么快,也没事先和她说一声。倪漫华小声辩解:“其实只是同学,我帮帮忙而已……”

  “漫漫。”妈妈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我知道在青春期的女孩子对男同学产生点情愫很正常,只要你好好学习,妈妈不干涉你这些,可你要明白,就算你真的对一个男同学有好感,你也要看值不值得。”

  “妈,我真的没有,你想太多了,早点回去睡觉吧,明天还去公司呢。”

  费了好大口舌把妈妈劝出门了,倪漫华拿起手机,界面上还是和路观海的聊天界面,刚才没空玩手机,倪漫华已经好一会没有回复路观海的消息了。

  最后一条消息的时间是十分钟前,路观海发来的,问她能不能出门一趟,还有东西要给她。

  倪漫华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心跳不容克制的加快,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个时间过来,她不想他过来,但也害怕他已经离开。

  倪漫华飞快地敲打着键盘:“刚才有点事,你回去了吗?”

  路观海很快回复过来:“没关系,我还在。”

  倪漫华此时已经换上睡衣,但她也不管这么多,穿上拖鞋就要跑出去,手机又响了一下,还是路观海的消息,问她能不能把那个毛线娃娃带出去。

  倪漫华转身拿起了娃娃,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他们家是两层别墅,但在市区院子不大。倪漫华怕说话声音大被听见,开门之后就站在外面,没有让路观海进来。

  现在已经很晚了,路观海家离这有大约一公里。他应该也是洗漱后过来的,穿着干净的白T恤和深灰色四分裤,脚上踩着凉拖。

  倪漫华看着路观海,手在身侧控制不住的扯着自己的衣服:“你怎么来了?”

  路观海摊开手掌,掌心放着一个很迷你的小开关:“这个忘记放进盒子里了,特意来送给你。”

  这个开关也是神秘奖的一部分,路观海让倪漫华试着按一下开关上的两个按钮。不是很难的装置,第一个按钮控制灯光,第二个按钮控制音乐,音乐只有一首,是倪漫华喜欢的歌手唱的。

  倪漫华听了没几句就把它们关上了,她有些尴尬的说:“其实不用特意跑一趟的,你可以上课的时候给我。”

  “我就是为了特意跑一趟,才没有把它放进盒子里。”路观海说出来的话铿锵有力,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在倪漫华心上。倪漫华从回来的第一天就知道路观海喜欢她,早就喜欢她,但她没想到最近经历了这么多事,他还会这么快把话说明白。

  倪漫华避开路观海的目光,声音急促:“谢谢你,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去,路上小心……”

  倪漫华转身就要回去,却被路观海拉住手腕拽了回来。路观海皱着眉头看着她:“你是故意在我们家超市买东西的吧,想帮我。”

  “是帮你,也是帮那些孩子,一举两得。”倪漫华把手用力的抽了出来:“你别误会。”

  路观海看着她良久:“误会什么?误会你喜欢我吗?还是说你现在……”

  “我只想好好学习。如果你和我想法一样的话,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倪漫华抬眼看着路观海,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会用威胁的口吻和他说出这样的话。

  倪漫华不想这样,但她太怕自己不果断,他们就会重蹈覆辙。

  倪漫华看到路观海的目光在瞬间暗了下来,她有些不忍心。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明明从前的他,至少是在高中时代的他,过得那么恣意开心。

  身后传来脚步声,倪漫华回头看,妈妈也穿着睡衣,惊讶的往这边走来:“漫漫?这么晚了你站在院子外面干什么?”

  倪漫华把手上的毛线娃娃藏在身后,尽量平静的说:“这是我同学,我出来和他聊会。”

  “这么晚了聊什么聊?”倪漫华妈妈戒备的看了路观海一眼,尽管路观海第一时间礼貌的向她问好,但她猜出路观海就是赖宏途口中的那个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把倪漫华的手从身后扯出来,满脸的嫌弃:“就为了这么个破玩意,大晚上的站在这里喂蚊子?”

  倪漫华解释:“妈,这是我白天在超市抽奖抽来的,只是少了样东西,他给我送过来。”

  “就是那个让你花了一千多块钱的小超市?漫漫,看来我以后要控制你的零花钱了。”倪漫华的妈妈把她拉到身边,上下过路观海,态度很不好的说:“这个同学,大晚上的还是早点回去休息,你们都是学生,该以什么为主都清楚吧?”

  尽管倪漫华妈妈话里带刺,路观海还是很好脾气的回答道:“我知道的阿姨,我只是来感谢一下倪漫华这段时间在我们家消费……”

  “不用谢的,以后也不会去了。”倪漫华的妈妈转头瞪了倪漫华一眼:“说过你多少次了,女孩子要爱惜自己,扶贫这种事情做不得,现在不懂得珍惜自己,以后有你受的!”

  眼看妈妈话说得越来越过分,倪漫华忍不住放大了音量:“妈,我们只是朋友,你干吗说这么过分的话,我难道没有交异性朋友的权利吗?”

  倪漫华的妈妈还要在说什么,倪漫华飞快地对路观海说:“你快回家吧,我也回去了。”

  随后,倪漫华就重重的关上院门,拉着妈妈头也不回的朝家里走去。

  倪漫华看见了,路观海在夜色中隐忍的眼,和他紧紧握住的拳头。

  他有多难过多委屈,她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