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审判女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回、我们是同样的身份

审判女皇 郑三姐先生 2133 2019.06.04 15:41

  北宫九一进家门,看到的就是自己亲爱的二哥和亲爱的四妹抱在一起的诡异画面。

  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尚官朝他“嘘!”了一声,不让他说话。可北宫九不听,他就是要说话。

  “二哥,你和小舞在干嘛呢?”北宫九问。

  听到北宫九的声音,北宫舞慌张地想要推开北宫易,可北宫易搂的太紧,她推不开。

  北宫易皱了皱眉,朝北宫九怒喝道,“现在还没有放学,你怎么回来了?”

  北宫九回道,“小舞不也回来了。”

  嘿!北宫舞不乐意了!

  大家都是逃课,你被抓包就拉我一起挨骂!你想的美!

  北宫舞忽然用力抱紧了北宫易的精瘦的腰身,理直气壮的说,“二哥接我回来的。谁像你,又偷偷逃课去和女朋友鬼混去了。”

  “你说什么?”北宫九炸毛了。

  说他可以,但就是不能说的女朋友。就算那个人是他妹妹都不行。

  北宫易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北宫舞的话。因此,北宫舞的底气更足了。她不知哪来的大力气,一下子推开了北宫易,然后叉着腰,指着北宫九就是一顿破口大骂。听得尚官一愣一愣的。

  这四小姐都是哪来的词!一句都不带重复的,并且听都没听过,骂的可真够奇葩的!

  北宫舞得意一笑。那是当然了,都以为她自己在小胡同的四年是白活的吗?

  那四年里,她光听隔壁的夫妻和前院的婆媳还有对面的邻里之间吵架不下百遍,就算不刻意去记,都能把那些骂人的词给记得牢地这辈子化成灰了都忘不掉。

  现在,她用来骂北宫九还有他那个不知哪个女人的对象正合适。

  北宫舞说话快的跟打机关枪似的,说了十分钟都不带喘气的,这肺活量不是一般的大。小时候肯定特别能哭。

  北宫九根本无力反驳,他嘴笨,说不过的别人的时候他直接就上手打了。可是,北宫舞他不敢揍也不能揍。

  北宫易死盯着他,那眼神,要吃了他似的。光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不和他对视,北宫九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他哪还敢说过啊!

  过了一会儿,北宫舞骂累了。

  端起桌子上的水壶直接对着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这才缓解了她的口渴感。

  “嗝~”

  北宫舞打了一个饱嗝,她喝饱了。

  这时,北宫易突然把她横抱了起来,吓得她一阵失色赶忙搂住了北宫易的脖子。

  她害怕的问,“二……二哥,你要干什么?”

  北宫易没有回答她,抱着她径直上了楼,来到她的房间,一脚踢开房门,然后走向床,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好好睡一觉。”北宫易说。

  接着,他便出去了。

  北宫舞突然感觉脸颊有些发烫,她怎么觉得刚才北宫易说话的时候特别的温柔呢!

  不对!她一定是太困产生幻觉了。她要好好的睡一觉,打碎这个噩梦。

  回到客厅的北宫易看见北宫九还现在原地发呆,于是,便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滚回你的房间。”

  “哦!好的!二哥,我立马滚!”北宫九乖的跟孙子似的连忙跑回自己的房间。

  因此,客厅里只剩下一些成年人了。

  北宫易问尚官,“查出来是谁干的了吗?”

  “抱歉,Boss,我还没有查到。”尚官回道。

  “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要是还查不到,直接给我滚蛋。”北宫易怒道。

  “是!Boss!”

  说完,尚官就撤了。

  再呆在这里,他真怕自己会被北宫易给炒了。

  回到学校的九色,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又趴在桌子上放空自己的脑袋神袋。

  美狄亚瞥了她一眼,幽幽的问道,“事情解决了?”

  “嗯,解决了。”九色回答。

  “那就行。”美狄亚道。

  九色猛然地又爬了起来。她抓住美狄亚的双肩,与她面对面直视,认真的说,“美狄亚,你老实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北宫舞今天会出事的?”

  美狄亚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是我的能力。不过,她还有点弱。不然的话,我就知道高考试卷的题是什么了。”

  “你的能力,是预知?”九色不确定的问。

  “准确的说,预知只是我能力的一部分。我真正的能力,可比预知强多了。”美狄亚说。

  “真正的能力?”九色喃喃道,她想了想,又认真询问到,“你的身份是?”

  “我的身份?我们不是一类人吗?你说我的身份是什么。”美狄亚把问题重新丢给了九色。

  她的身份和九色是一样的,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她今天也是看在她和九色认识一场的份上才会告诉她她的好友北宫舞会出事。否则,她才不会多嘴。

  “我知道了。写作业吧!”九色说。

  然而,麻烦来了。

  “九色你给我出来!”班主任怒道。

  九色不明所以,这是怎么了?

  她赶忙走了出去,结果班主任就问,“你下午干什么去了?”

  “我下午……”九色欲言又止。

  唉!逃课还是被抓住了!真的是倒霉!

  北宫舞啊北宫舞!为了你!你姐姐我牺牲了自己啊!

  “阿嚏!”北宫舞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是不是有人在说她呢?

  哎呀不管了,肚子饿了,先去找点吃的。

  中午的但都没有吃完,她就被北宫易给带回了家,她根本没吃饱好不好

  北宫易让她睡觉来着,她也想啊!可惜肚子不配合,一直打铃,见她投食。因此,她不得不起床填饱自己的肚子。

  下课楼,没有发现任何人。

  现在才下午五点,是没有饭的。

  北宫舞打开冰箱,找到了一包土司。

  看看保质日期,还是能吃的。

  于是,她又拿出香菇酱抹在土司上吃。

  味道还可以!不过,她认为香菇酱还是配着刚刚出炉白馒头更好吃。

  想到这,她此时又想小胡同里的包子豆浆胡辣汤了。

  改天回去再吃它一顿,不吃饱不回来。

  嗯,对!就这样办!

  这一计划,北宫舞这时就高兴了,紧接着就情不自禁的哼起了歌。

  “天,蓝的舒服,我忍不住,想飞到云朵上看书。风,吹着山谷,有五线谱,从荒野传递着音符。

  不在追逐学会跑步,轻松踏上我的路,路人向我打招呼,欢迎陪我看日出。

  没有包袱只有礼物,未来由我来建筑,偶尔迷途都不在乎,很知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