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审判女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八回、为她,我愿意死。

审判女皇 郑三姐先生 2015 2019.08.15 19:05

  冰淇淋是吃完了,但奶汁染了一手,舞罗身上没有卫生纸,就准备用自己的衣服擦干净,可是,擦完之后手粘的很。

  舞罗无奈,吃个冰淇淋把自己给吃成糖人了。一会儿,蚂蚁会不会爬到她身上?

  “给你湿巾。”一个声音道。

  “谢谢啊!”舞罗回谢说。

  一抬头,她怔住了,指着眼前的女人吃惊的说,“白白?”

  “嗯。”伊丽莎白应道。

  “我去!你从影子世界里出来了?还有,你……你怎么长大了?”

  舞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突然出现的伊丽莎白居然从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一下子长成一个成熟的女人了,就连身高都长了十公分。看她现在,起码得有一米七。

  “你激素分泌过多了是不是?”

  伊丽莎白摇头,“不是,是时空隧道的时间出现了问题,让我提前长大了。”

  “那你怎么出来滴?”

  “摩依赖带我出来的。”

  “哦!摩依赖啊!”舞罗道,可忽然,她又惊道,“等会儿?你说谁?摩依赖!”

  “命运之轮摩依赖。”伊丽莎白再一次清楚的说。

  “她人呢?”舞罗问。

  “走了。”伊丽莎白回答。

  “啊?我还想见见她呢?”

  此时,酒店里,流年正在和一个女人说话,这个女人就是舞罗十分想见的命运之轮,摩依赖。

  “你的时间不多了。”摩依赖说。

  “那又如何,只要能继续陪着小舞,魂飞魄散我也愿意。”流年道。

  “她也会魂飞魄散,可惜,你等不到和她一起走的时候。”

  “等不到和她一起……呵呵!”流年冷笑。

  “这已经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即使再借助往生树的力量,都不可能让舞罗再次复活了。”摩依赖提醒到。

  流年垂下眼眸,眼睛里暗淡下的光彩失去了喜悦的兴奋,现在只有失落的悔恨。

  摩依赖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面对玻璃里倒映出的她的容貌,她只有平淡的劝解和关心。

  “自古以来,开启逆位之力的塔罗师都没有好下场,没有几个能躲过魂飞魄散的命运。你十次逆改天命,已经到了极限,如今这个即将破败的时代,即使往生树能重新焕发生机,你也不能再保住她了。”

  “九世,你将自己的神力渡给她,虽然保她可以多活一段时间,可你,却要提前步入混沌的深渊里。最终,你的努力,你的付出,还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只要她能幸福,我死了又如何。”

  “你难道真的想魂飞魄散?”摩依赖怒问。

  “这不是迟早的事吗!”

  “如果你现在回去,或许还有机会能找到让她复活的方法。”

  “如果我现在走了,她一个人会害怕的。”

  摩依赖气得想一巴掌打醒流年,可是她下不去手,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她就算再生气,她也不忍心让流年疼。

  “为了这一点时间,你真的要把自己的命豁出去吗?你就不能考虑考虑未来。”

  “未来?呵!她的未来,不是我的。我只想趁着现在她还是属于我的时候,好好的爱她。”

  “愚钝至极。”摩依赖骂道。

  “姐姐,爸爸也是这么爱妈妈的。”流年说。

  摩依赖捏紧了拳头,她不想回忆起过去的伤痛。

  爸爸和妈妈,好歹他们死的时候还在一起了,没有第三者的插入,从始自终,都只有他们两个人。而流年呢!非要傻乎乎的当那个牺牲的骑士,到了最后,公主还是属于王子的。

  命运家的男人,一如既往的那么痴情。

  “你是我亲弟弟,我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吗?”

  “姐姐,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弟弟好了。”

  “啪!”

  摩依赖还是没有忍住,重重的打了流年一巴掌。流年的脸瞬间肿了起来,只不过,没有五指印。

  摩依赖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她控制住了力道,不然,一会儿舞罗回来就该发现了。

  “我把恋人伊丽莎白送回来了,其余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

  “嗯。”

  “还有,这个给你。”

  “紫水晶?”流年惊道。

  “我把它给你了,关键的时候,它可以救你们的命。”

  “好。”

  说罢,摩依赖就走了。她得忙着去寻找能保住她弟弟和舞罗不死的方法,即使已经寻找了一千年未果,她也不能放弃。

  她的傻弟弟,为了别的男人的的女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真是傻的可以。她当姐姐,心疼弟弟。

  “老公老公,白白回来了。”

  人未到声先到,舞罗的大嗓门在走廊里响起,流年还没有出来回应她,其他人倒是先出来了。

  安歌看到伊丽莎白平安无事归来,心里顿时安心了不少。同为塔罗师,自己人,她也是很关心的。

  朝歌瞅了一眼,就又钻回房间了,所以,走廊里只剩下了伊丽莎白,舞罗和酒玫瑰。

  “你出来干什么?白衣搞定了?”舞罗道。

  “没有,顶楼我现在上不去了,我只要一道楼梯口,我就会被传送回来。”酒玫瑰郁闷的说。

  “你就不能研究研究怎么回事吗?”舞罗说。

  酒玫瑰回答,“我又不是搞科研的,这方面我不擅长。”

  舞罗嘲笑说,“你完全没有遗传到你们酒家的理工科的智商。”

  “所以我才来娱乐圈混吗!”酒玫瑰坦然道。

  “我服了你了。这样吧!我让白白帮你看看。”

  伊丽莎白点头,她暂时也没事干,就陪酒玫瑰跑一趟吧!

  “祝你俩好运哦!”舞罗笑道。

  “呃……小妹妹,你能搞定吗?”酒玫瑰问。

  “看过才知道。”伊丽莎白回答。

  “那行,我们走吧!”

  不料,伊丽莎白一迈出脚,就听见“咔擦!”一声。低头一看,高跟鞋的跟断了。

  伊丽莎白火速脱下鞋,把跟没有断的那支鞋的跟也掰断,这样一来,走路就平衡了。

  “要不,你去我屋换一双鞋吧!”

  “不用。”

  好意被拒绝了,酒玫瑰也没有强求,伊丽莎白性子冷,她跟她也不怎么熟悉,所以,还是别多管闲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