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审判女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五回、你和她很像

审判女皇 郑三姐先生 2102 2019.08.30 12:47

  “这里的灵气比较弱,对通讯的干扰较小。”伊丽莎白说。

  “我查阅了阿斯加德的资料,这里只有在结界的边缘处灵气才会最弱最稀薄,所以,这种地方通常都会派重兵把守。”

  重兵把守!那不就是说……

  下一秒,从周围的云彩里便钻出了许多的守卫,舞罗和酒玫瑰则被他们重新请下了地面。

  到了下面,舞罗,酒玫瑰和伊丽莎白的通讯也再次断联了。

  酒玫瑰生气的说,“这些侍卫真是死脑筋,怎么跟他们说都不行,比牛都倔。”

  舞罗依旧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金黄的阳光灿烂的闪亮极了,将画图眩晕的很漂亮,白云点缀的恰到好处,虽然身穿盔甲的侍卫很煞风景,但还是很好看。

  天空外面的世界,世界树的最顶端,舞罗心里说不上来,可她已经确定了,摩依赖就在那里。她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给困住了,所以,才会无法现身。要不然凭她的能力,可以在阿斯加德来去自如。

  现在,她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前往世界树的顶端。

  “唉!看呆了,这天有什么好看的,能让你一直看。”酒玫瑰在舞罗面前挥手到。

  “啊?没什么,就是在想怎么能出去这里。”舞罗回答,“我们回去吧!”

  此时,田飞弗蕾亚派去请她们做客的侍女已走了,所以,她们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记恨上了。不过,真要个弗蕾亚见面的话,不用舞罗上场,只凭一个酒玫瑰,就可以大杀四方。

  女人之间的战斗,酒玫瑰这个老江湖可是炉火纯青的。只是,现在的脑子没有以前的好用,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

  夜晚,舞罗独自出来遛弯,她吃的有点多,需要散步消化消化。不知不觉的间,她来到了一个比她住的小花园更大的花园,不同的是,这里的花园种植的全是清一色的红玫瑰,红的鲜艳,红的耀眼,红的香气四溢,如同身在蜜中。

  花园中,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他只穿了一件轻薄的绒袍,腰带随意的系着,有点慵懒的潇洒肆意。两条笔直修长的腿从长袍的下摆伸出,踩在柔软的草地上,轻盈缓慢的走动,路过的地方,都会亮起金色的星光,手抚摸着玫瑰,点点几波浓情蜜意的爱怜。

  是奥丁!

  舞罗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是谁,她不由得心一慌,连忙转身离开这里。但是,奥丁已经发现了她,一个瞬移,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去哪?”奥丁问。

  “我回去睡觉。”舞罗回道。

  这个对话好奇怪啊!

  “你能留下来陪我一会儿吗?”奥丁道。

  啊?

  舞罗以为自己听错了,奥丁让她留下来陪他,我嘞个去!这样的要求她为什么觉得好开心啊!

  不行不行,收住收住,她要矜持,她是有家室地女人。

  “奥丁大人,这不好吧!我们,孤男寡女的,这个,怎么说呢?影响不好。被人看见就该被他们笑话了。”

  “谁敢!”

  奥丁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吓得舞罗肝儿颤可一下。

  离开这个男人,这个想法是非常正确的。

  舞罗直接绕过奥丁就要走,不料,奥丁握住了她的手腕,拉住了她。

  “不要走。”他说。

  舞罗一惊,他的这句话里怎么充满了忧伤,即使只是淡淡的一抹,也依然伤的可怜可惜,令人有点心疼,他好像是失去了某样重要的东西,需要得到安慰。

  “我有老公的,你赶紧松手。”

  “老公?是男人吗?”

  奥丁不是很懂现在人间的词汇,可他很聪明,可以大致猜到这是什么意思。

  舞罗点了点头。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只是想让你陪我一会儿。你长的很像我的一个故人,看到你,我更想她了。”

  舞罗:这种搭讪的方法太老了吧!

  “可以吗?”

  奥丁很真诚,他是真的觉得舞罗很像他的一个故人,样貌,性格,几乎是一模一样,她们两个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神,一个是人类。

  有时候,奥丁都在想,她是不是留有一丝魂魄投胎转世去了,但仔细想想,根本不可能,她已经形神俱灭了,彻底消失再这个世界,不会有投胎转世的机会的。

  可舞罗的出现,他真的会怀疑。

  今天早上刚刚见到她的时候,他并没有多么惊讶,因为她是人类,他就没有多想。而当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条时,他忽然有种感觉,是她回来了。所以,他才会让她们住在这里几天。

  他有自己的安排,不会明说出来,但不代表他不会去做。

  今晚,舞罗既然自己来了,那他就顺其自然,任性一回吧!

  舞罗害怕和奥丁对视,她总觉得奥丁的眼神会看出她的什么秘密,所以她疯狂的想要远离奥丁。但是,奥丁的力气太大了,他不给她逃跑的机会。因此,她只能乖乖的和奥丁凑合一会儿。

  奥丁也没有让她再做别的事,他俩只是坐在草地上,望着阿斯加德的星空,有一下没一下的聊着。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奥丁说。

  “我叫舞罗,跳舞的舞,修罗的罗。”舞罗回答。

  这个名字,是宋冕给她起的,北宫舞这个名字虽然才是她的本名,可她不喜欢。

  “舞罗……”奥丁喃喃道。

  “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舞字。”

  “什么?”舞罗没听清。

  奥丁却继续自言自语,“她叫轻舞。”

  “哦!”

  “如果她还在的话,她就是现在的天后。”

  “噢!”

  嗯?

  他刚刚说了什么?

  舞罗惊呆了了,她……她好像听到了不可思议的故事。

  “很惊讶吗!其实没什么,我和弗蕾亚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那些妃子也一样。我爱的人,只有轻舞,我的小舞。”

  舞罗很不习惯听到和自己有着一样小名的女人的名字,她总感觉奥丁是在说她。

  “她应该很漂亮吧!”舞罗说。

  “是的,她很漂亮,虽然你们长的很像,但她比你还要漂亮。”

  舞罗:奥丁也是个直男,有什么话就说什么。算了算了,看他长的这么好看的份上,她就大人有大量,不记他的仇了。

  “你那么爱她,为什么最后没有娶她为妻呢?”

  “我也想啊!可惜,她死了。”

  舞罗:……

  尴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