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审判女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一十九回、禁地不能去

审判女皇 郑三姐先生 2208 2019.09.01 11:58

  酒玫瑰,“我很饿,怎么办?”

  舞罗,“我也饿。”

  两个姑娘看着似乎有点蠢蠢欲动的天妃弗蕾亚,跟她大眼瞪小眼了好久,因为两人的视线实在是太灼热,太炽烈,弗蕾亚感觉自己仿佛被架在十字架上烧烤,非常不好受。她轻微动了动嘴,抬起手。

  “来人,备膳。”弗蕾亚说。

  酒玫瑰:妈呀!终于能吃饭了,空着肚子演戏很辛苦的滴!

  三个人坐在满是山珍海味的饭桌前,属于西方独特菜肴的香味在每个人的鼻尖盈盈飘绕,勾动着肚子里的小馋虫。金色光泽的黄金果闪闪发亮,上面滚落的水珠晃动着肥胖的小屁墩,“吧嗒!”一声,坐在了水晶盘上,溅起的点点水花,撒在手背上,很是清凉。

  弗蕾亚还是很有主人的样子的,身为奥丁的天妃,她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奥丁的形象,她就算是智商再拙劣,可还有的分寸她还是有的。身为堂堂的繁育之神,即使有欲望之神的不好名声,但身为神,她也是知道什么时候该端着什么时候不端着。

  “请!”她礼貌的道。

  舞罗在心里笑道,“这才是一个天妃该有的样子吗!”

  酒玫瑰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刀叉去吃,活像一个没见过吃的猪,就在她要下手的时候,舞罗一声咳嗽,她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妈的!差点就破形象了!

  “优雅点,你好歹还当过几年千金小姐的。”舞罗提醒道。

  酒玫瑰点头,说的对,她要优雅。

  不过,微笑的时候是不是还要露出八颗牙齿呢!

  微笑!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正经点。”舞罗道。

  “我很正经。”酒玫瑰认真的说。

  在她俩优雅的品尝着美味的时候,弗蕾亚大大方方的说出了自己请她们来这里的目的,她没有那么弯弯道道,心里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了。舞罗和酒玫瑰一点也不意外她的直白,因为看她的性格就知道了。

  “你们都不是糊涂人,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请你们过来吧!”弗蕾亚端着天妃高傲的架子说。

  “知道知道。”酒玫瑰回答,并抬头对着弗蕾亚莞尔一笑,“你不就是觉得我们会抢走你的天妃之位吗!”

  “呵!天妃之位其实只是个虚名,我要的是你们离开奥丁大人,你们这些来自人间的人类,根本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女人。”弗蕾亚不屑的说。

  酒玫瑰努了努嘴,说,“这话你应该跟她说,昨晚是她和奥丁睡一起的。”

  “砰!”舞罗伸出脚在桌低下踢了酒玫瑰一下,憋着怒气使劲的用叉子划拉着牛排,好像这牛排是酒玫瑰的脸似的。

  你这个损队友!

  酒玫瑰不以为然,她依然在添油加醋,她揶揄道,“她和奥丁昨晚可是紧拥而眠的。肌肤相亲,已经是熟能生巧了。”

  “砰!”弗蕾亚捏碎了水晶杯,她讨厌听到这些令她极度生气的话。

  “我命令你们马上滚出阿斯加德!”弗蕾亚怒道。

  舞罗道,“你说的不算,奥丁说的才算,这里是他才是主人,身为一个天妃,你不能左右一个神王的决定,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就是干政。”

  干政?有那么严重吗?

  酒玫瑰疑惑的看向不知道是不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舞罗。

  她觉得不至于。

  弗蕾亚的反应倒是哈哈大笑一声,“我身为天妃,连一个小小的人类都不能命令了吗?这里是后宫,奥丁是不会管理这里的事的。”

  “可后宫之主是天后弗丽嘉。”

  “……”

  弗蕾亚恶狠狠的剜了一眼舞罗,哪壶不开提哪壶,烦人!

  “天后,她,切!整日迷恋于珠宝衣服,后宫的事她从来没有管过。就连她给奥丁生子嗣的事,还是利用别人的肚子完成的。”

  “哇!这么劲爆啊!”酒玫瑰大吃一惊,原来奥丁的儿子是这么来的。

  这种做法,有点像试管婴儿,男女双方不需要进行房事,各自只需要提供精子和卵就行了。

  现在的神界也这么潮流吗?

  弗蕾亚鄙视酒玫瑰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真是没见过世面。

  不料,酒玫瑰后面又说了一句话,噎住了她,“那你呢!有没有给奥丁生下儿子或者女儿啊!”

  弗蕾亚: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舞罗:一看,她就是没有。哈哈!好开心!

  弗蕾亚很气愤,奥丁宁愿和巨人生下子嗣,都不肯和她生。她哪里差了,她从前可是华纳神族的公主啊!

  “哼!少给本天妃扯开话题,我命令你们,吃完这顿饭,就立马给我滚出阿斯加德,别到时候闹得很难看,我让人拿武器把你们轰出去。”

  “知道了。”酒玫瑰敷衍的回答。

  舞罗则在想,瞧这弗蕾亚脑子挺简单的,不知道能不能帮她们到达世界树的顶端,奥丁那里,她觉得他不同意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弗蕾亚这里行得通,那她和酒玫瑰可以省下很大的力气。

  求人不如和一个笨蛋做交易,不亏本的买卖,才是她想要的。

  “可以,不过,我们有一个条件。”舞罗说。

  “你得送我们去世界树的最顶端,我们要去那里找人。”

  “什么?”弗蕾亚惊道,“你们要去世界树的最顶端!不行。”

  “为什么?”

  “那里是禁地,奥丁明令任何神祗都不能去的禁地。违反者,诛神。”

  弗蕾亚一提起这个,就满脸的惶恐,她的样子,一点都不像说谎。但是,舞罗飞去不可,摩依赖一定在那里,她必须去找她。

  “我们必须去!”舞罗坚定的说。

  酒玫瑰点头,对的,这个决定改不了。

  弗蕾亚摇头,“不行,你们换个条件,这个我真的不能答应。”

  “不换,我们就要去世界树的顶端。”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们两个卑贱的人类,我愿意答应你们一个条件已经是对你们大发慈悲了,不要得寸进尺!你以为你们是谁,跟我讨价还价,不怕魂飞魄散吗!”

  弗蕾亚重新利用起她身为天妃强威的气势和天神的高傲,她是不会被两个人类给威胁的。可是,当舞罗说出,“那我们不走了!”的话,她一下子就蔫儿了。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她咆哮道。

  “不怎么样。”酒玫瑰仍是悠哉悠哉的吃着饭,“我们只要去世界树的顶端而已。就这一个简单的条件,不为难你。”

  简单?不为难我?

  呵呵!

  弗蕾亚想把眼前的两个人杀了的心都有了。

  双方谁也不肯让步,剑弩拔张的氛围,都不想退一步海阔天空,都是想进一步掌握生死之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