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审判女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回、四目相对

审判女皇 郑三姐先生 2378 2019.06.13 23:01

  今天阳光明媚,空气新鲜,花儿什么的,开的漂亮。温度也不是很高,还有阵阵凉爽的风吹来。坐在音乐环绕的空中花园中,望着湛蓝的天空,品尝着可口的水果,实在是活的滋润。

  只不过,这都是幻想一下而已。

  真是情况是,亚伯汗抱着自己的泰迪熊垂着头摇摇欲睡,感觉一不注意就会一头栽倒在地上。

  切茜娅只好伸出手扶了他一下,帮他摆正脑袋,让他不至于睡得那么难受。

  “他昨晚干什么了?”昔拉问。

  切茜娅歪着头想了想,答,“好像他被番尼拉着看了一晚上的鬼片。”

  “我说昨晚隔壁怎么鬼哭狼嚎的,感情这俩胆子比蚂蚁还小的人,居然在看鬼片。”昔拉嘲笑到。“没点自知之明。”

  “他俩永远都是长不大。”切茜娅笑着说。

  昔拉白了她一眼,“只要在执行任务时不脱后腿就行了。”

  “嗯,他俩表现还可以。”切茜娅回答。

  三千青丝在金色的风中随心所欲的摆拍出各种魅惑的妖娆身姿,弯曲到恰到好处的弧线,是那么的优雅动人。虽然它们浑身漆黑,却依旧抵挡不住它们强大的致命的魅力。

  单身女孩的旋律悠扬婉转的穿梭在万山丛中过,不带走一丝娇艳欲滴的妩媚。满天花瓣飞舞的粉色小雨中,蝴蝶模仿自由的蜻蜓点水,轻弹出女人娇媚的呻吟声,在红火的海洋中,一展露骨的性感。

  然而,漂亮的毒药可是会危及健康的生命的。稍不留心,绿叶就枯萎了。身中剧毒的自己,是否还有那个美好的机会一睹欲仙欲死的光彩美景。

  天使中的恶魔在狂笑,在无声的摧残着你认为的一片祥和。而在他们眼里,一尘不染毫无任何阻碍的干净的荒芜,才是向往的世界。

  不同的观点,不同的追求,终造成了两极的巨大隔阂。

  白色的天使折断了翅膀,跌落在黑色的深渊,重生为堕落的贪念。那时,还会有谁喜欢他们。

  因此,可怜的孩子,只能用自己血淋淋的双手,为自己建造出伊甸园的森林。

  切茜娅笑的心凉又阴冷,她在回想。

  如果当初亚当没有摘掉那颗诱人的苹果,那未来的生活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灰暗了。

  那条蛇没有做错什么,她只是在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而已。她不在乎别人的看她的异样眼光,她仍旧保持初心。现在是,将来还会是。

  人类的欲望,终将会让他们自己进入毁灭的世界。

  是对谁错,都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昔拉,你说,我们要不要找点乐趣呢?”切茜娅好奇的问。

  “有那两个烦人的家伙,丝毫没有乐趣。”昔拉回道。

  “只有两个人而已。对付她们还是很容易的。我们再不行动,那些钱主可就急了。”

  “虽说我们收了钱,可他们不还是自己找了人去刺杀吗!这还用得着我们?”昔拉冷笑。

  “呵!你认为被血清注射过的变异人能有我们厉害?”切茜娅反问。

  “反正我最近想休假。”

  “休假不着急。我们去看看路西菲尔吧!”切茜娅建议道。

  “他?会欢迎我们吗?”

  “我们去了,他还能把我们赶出来不成。”

  “那就去吧!”

  “说走就走!走吧!”

  于是,亚伯汗醒来的时候,花园里只剩他一个人了。

  “咦?她们去哪了?”亚伯汗迷糊的自问到。

  这时,番尼跑了上来。

  “小亚,要不要去游乐场玩呢?”

  游乐场!去!

  亚伯汗开心的回答,“我去!”

  “嘻嘻!我就知道你回去吧!快走吧!”番尼说。

  “好嘞!”亚伯汗开心的应道。

  霎时间,如此美丽的花园就很快空无一人了。

  与此同时,五星级酒店格里安特正门口,九色看着眼前的高楼大厦,反复地确认手机上的定位后,才确定自己没有来错地方。

  “果然,有了钱就是不一样。以前她哪会儿住这么豪华的地方,着妥妥的钞票焚烧炉啊!”九色感慨而说。

  到了前台,九色询问了一番前台漂亮的小姐姐,得知北宫舞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她换了地方住。

  “我去你大爷的北宫舞,你换什么地方啊!这不是瞎折腾人吗!”九色生气的咆哮道。

  妈的!这来回路费都花的她够呛!她攒了三年的零花钱估计一天之内就要给她鼓捣没了。

  打了北宫舞半天的手机,也没有人接。九色现在是不知道上哪儿找人了。早知道如此,她就不准备什么惊喜了!

  现在,不仅没惊没喜,她的钱也快没了。

  唉!还是先填饱肚子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可是,在纽约陌生的大街上,九色虽然看得懂招牌上写的英文字母,即使它们连起来她也是看得懂的。然而问题是,单词尾巴处的数字太大了,她没那么多的钱。

  啊!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贵!

  没办法,九色只能忍痛花了十美元买了一个面包坐在马路边上,寂寞的一个人吃着。

  如果天黑之前她还联系不到北宫舞,今晚她就得露宿街头了。

  吃完面包,没事的随便溜达。走着走着,来到了游乐场。

  九色抬头遥望高不可攀的摩天轮。

  夜幕降临的时候,才是摩天轮最美的时候。可就算她有钱做,一个人也是无趣的。虽然她不认为摩天轮非得情侣一起做才会觉得完美,但是一个人也确实不怎么快乐。

  想着,九色就对自己说,“既然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只看,不玩,这样就省钱了。”

  结果,九色被她自己营造的现实啪啪打脸。

  一进游乐场,她无数次的在内心告诉自己她就是一个走马观花的看客。可是,双耳边充斥的欢声笑语一直在敲打她心中渴望玩耍的窗户。最终,她还是没有忍受住诱惑,投降了。

  人就这一辈子,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过去了。如果人死了,钱没花完,这即使有点心痛,但不是万箭穿心那种。如果人还在,钱没了,那就完蛋了。

  九色就是这样的心理指导,她起初就是这样一直认同的。

  而现在,她觉得错了。人还在,钱没了,可以再挣。可钱还在,人没了,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所以,还是在有钱的时候,尽情的挥洒幸福的汗水吧!

  不过,玩是玩嗨了。当自己真的没有钱后,九色整个人是凌乱的。

  这个,那个,她要不要收敛一点呢?没钱了啊!

  呜呜呜呜呜!没钱了!

  啊!要死了!

  ......

  我得缓缓,一定有解决的办法的。

  九色就坐在喷泉旁,想啊想啊,想到“哗啦啦!”一声响,她被水淋了个透心凉。

  呵......我的心,哇凉哇凉的啊!

  刚玩完过山车的番尼和亚伯汗朝喷泉走来,看见了跟落汤鸡似的九色。

  “唉!小亚,那有一个要饭的诶!”番尼说。

  九色一怔。

  要饭?你才要饭呢!

  气呼呼地九色抬起了头,怒火冲天地瞪向说她是要饭的番尼。

  番尼同样看向她。

  刹那间,四目相对,火花四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