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审判女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回、火焰魅女攻

审判女皇 郑三姐先生 2067 2019.05.29 23:36

  “抓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普通人,好没意思。”带着银色面罩的亚伯汗用极为慵懒的嗓音说道。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貂皮大衣,翘着二郎腿,悠闲自在的坐在一栋大厦的阳台上。那懒洋洋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肥胖懒惰的加菲猫。

  昔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别磨叽,速度快点。”

  “知道。”亚伯汗应道。

  亚伯汗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接着他右手轻轻地一挥,空间裂缝开始慢慢地合拢,那些触手便捆绑着北宫子书一起进入到裂缝中。

  “子书!”左行冰大叫。

  切茜娅捂嘴嘲笑着,“你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说着,切茜娅悍然伸出双爪向前一抓,被她控制的十个男人紧接着就张开了自己的手臂,一个接着一个的累成了一堵肉墙,竖在了左行冰的面前,然后向他轰然压去。

  被巨大的黑影笼罩,左行冰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不料,肉墙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扩大,就像如来佛祖的五指山一样,把左行冰压在了地上。

  安尼柔与昔拉激烈的对战,暂时腾不出手来去救北宫子书。

  眼看着,北宫子书就要被拉进空间裂缝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团暗红色的火焰突然燃烧在北宫子书的周围,把他圈了起来,保护在火焰之中,并烧断了捆绑他的触手。

  同一时刻,一根附带着火焰的长针划破天穹的白银从天而降,以闪电之速刺向切茜娅。

  “砰!”切茜娅将自己的双臂横档在自己的胸前,长针刺在她手臂上的护腕上,摩擦出灿烂的火花,发出沉重的撞击声。

  切茜娅连退数十步,才稳住了身形。

  “是谁?出来!”切茜娅怒吼。

  “哎呀!怎么这么容易就生气了呢!”一道绵言细语的袅袅余音如同黄莺出谷似,洋洋盈耳。

  暗红色的高温火焰中,飘散出一缕浓墨色的青丝,在扭曲的视线里,缓缓荡漾着。火红色的长裙飞舞在浓密的眼帘下,盈盈一握的纤细楚腰像妖娆扭动的美蛇般,卓越多姿。

  舞罗鲜红的指尖微微的刮痧着自己洁白如雪的下巴,闲静似娇花照水的媚眼含羞闭合,隐隐秋波逐浪花,不知其心思妙语。

  “这么英俊潇洒的男子你都下得去手伤害,你的心是铁做的不成?”舞罗问。

  切茜娅蹙眉,这哪来的神经病,真是碍事!

  “多一个又如何,照样杀的起。”切茜娅嚣张十足的道。

  说完,她便再次控制着傀儡,一半还攻打左行冰,一半则攻打她面前的舞罗。

  看到那几个活死人似的男人又冲向了自己,左行冰立刻嗷嗷大叫起来,“美女,救命啊!”

  “我最讨厌的就是不听话的孩子!”

  说到最后一个字,舞罗的声音骤然变得阴冷,她直视前方,丝毫不在意左右两边的人。随后就是双手一挥,从手心轰出两团炽热的火焰,燃烧了敌人。

  切茜娅冷笑,又接着将双手交织,从左到右反复移动让手指交错挥舞。玫红色的光丝旋转在她的指间,编织着一个个堕落的天使。

  大地抖动,上下左右的颠簸,仿佛是地震到来的前奏。舞罗顿时一怔,随之立刻做出反应离开自己刚刚站立的地方。

  果不其然,在她刚移动的一秒之后,脚下的土地霎时破碎,乱石飞沙被从地下涌出的无数黑色影子冲击到了天上,布满了天空。

  “给我上!”切茜娅命令道。

  一声令下,黑色的影子就如同鬼魅的幽灵一样若隐若现,在一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舞罗的跟前。舞罗立即用火焰防御,可是,这些黑色影子根本不惧怕火焰,有的甚至直接从火焰中穿过了。

  舞罗迅速召回长针,握紧其一端,横扫千军,刺破了不少黑色影子。

  但这些黑色影子源源不断,速度又极其的快,一时之间,舞罗陷入了苦战。

  不过,左行冰因此得到了安全。他赶紧跑到北宫子书的身边,扶着他躲到安全的地方。

  “子书,那些都是什么人啊?”左行冰问。

  北宫子书摇摇头,“不知道。但是我应该能猜到,他们是为水晶而来的。”

  “你身上的那块水晶碎片?”左行冰说。“那那个红裙女生呢!难道也是为了水晶碎片?”

  “不清楚。不过我们可以确定,她和那三个人,不是一伙的。”北宫子书道。

  左行冰“呵呵!”了两声,你说的不是废话吗!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们四个人不是一伙的。没看见他们打的啊!那都是往死里打的!

  “安尼能赢吗?”左行冰又问。

  “不确定。”北宫子书说。接着,他想到一件事,“你赶紧打电话让易来!”

  “好,我这就打。”

  说着,左行冰就掏出了手机。

  然而,一柄小刀忽然飞来,左行冰的手机立马就被一分为二了。

  亚伯汗幽幽的说,“想搬救兵?我不许。”

  “我去你大爷的!”左行冰大骂道。

  亚伯汗眼神一凝,再次发动攻击,召唤出了紫红色的触手向左行冰和北宫子书缠绕去。

  “妈呀!”左行冰惊恐的大叫,忙拉着北宫子书逃跑。

  舞罗见势不妙,马上手握长针控制其变身为一柄修长锋利的红色宝剑,用力一斩,冲天的火焰拔地而起,吞噬了对手的一切攻击。

  “审判,血焰斩!”

  “轰!”一声巨响,暗红色的火焰爆炸开来,燃尽了所有可见的黑暗之力。以舞罗为中心的血色震荡波迅速的向四面八方扩散,击垮了朵朵蝴蝶和条条触手,切茜娅的傀儡更是在火焰中被烧成了一摊黑灰色的残渣。

  “噗!”,昔拉,切茜娅和亚伯汗同时喷出一口鲜血。他们都受了伤。

  “逆位之力!大意了。”昔拉道。

  “撤!”她说。

  切茜娅和亚伯汗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甘。但此时此刻他们没有办法,形势所迫,他们必须撤退。

  “嗖!”,三人原地一转,消失不见了。

  舞罗手中的宝剑也变回了长针。她莞尔一笑,用手指换动着长针,然后划出了一道火焰,在红色的光线里,也慢慢的消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