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审判女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回、漂亮的危险

审判女皇 郑三姐先生 2140 2019.07.01 18:39

  “呵呵!都漂亮,都漂亮!”舞罗附和道。

  可其实她心里是这样想的。

  妈呀!我脸是不是又红了?怎么办,我一看见美男就情不自禁的脸红,忍不住害羞了。

  “伯爵大人,第五场比赛已经开始了,我们快进去吧!”厄尔斯的护卫前来道。

  “好。”厄尔斯应道。

  舞罗眼巴巴的望着厄尔斯,她也想进去看!

  不料,厄尔斯扭头朝舞罗微微一笑道,“一起吧!”

  “好啊!”舞罗开心的回答说。

  果然,她长的漂亮还是很有用的,起码有一个伯爵罩着,她不用再怕被人拦在门外了。

  “哦耶!”舞罗兴奋的欢呼一声,然后快速的跟上厄尔斯进去了斗兽场。即使他的护卫脸上是明晃晃的不赞同和对她的防备,但舞罗全当没有看见。厄尔斯没有发话,她就不用担心这担心那的。

  一进去斗兽场,那一声声地呐喊助威就听见的格外清晰。不过,首当其冲最先听见的是那声刺耳的“杀了他!”

  舞罗看向比赛台上,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鲜血,但没有人倒在地上,台上,只有坚持的不愿倒下认输的两个角斗者。

  他们的身上都是满身的血痕,那血就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地往外流着,干净的盔甲早已被鲜血浸污。额头上,每一滴汗水里斗含带着浓浓的杀意,凶狠的眼神中,是对胜利掌控着生命的渴望,谁都不愿服输。坚定脚步虽然再也不稳,微微颤抖着,可依旧不会影响挺拔的身姿,仍占的笔直。

  右手紧握锋利的长矛,在大理石地板上重力的划过,滋滋作响的叫嚣声,在宣泄些心中怒火的咆哮。登上比赛台的那一刻,他们再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他们只记得,要杀了自己对面的那个人,才能活下去。

  “哈!”一声大喝,身着棕黑色盔甲的角斗士率先冲了出去,将自己手中的武器刺向他的对手。

  “砰!”对手敏捷的抵挡住,接着一个下腰从长矛下滑过去,拿起他自己的武器,回击。

  他的速度很快,棕黑色角斗士来不及反应防御,他的肩膀就被刺穿了。

  霎时间,又是鲜血横飞。

  “技术真差。”舞罗吐槽到。

  这杀人的技巧太拙略了,根本就不能算个技巧,根本就是和王八拳一个路子的,全都毫无规律,乱七八糟的。不过,也能理解,生死存亡时刻,谁还会去考虑那些花里胡哨的技巧,只要能让自己活下来,啥方法都行。

  厄尔斯听见了舞罗的吐槽,便好奇的问她,“你懂?”

  “我不懂的,我就是胡乱说的。我就是觉得这样的战斗太没有美感了。”舞罗忙解释说。

  “嗯。”厄尔斯应了一声,就有看向比赛台,继续观战。

  舞罗不禁再次哀叹,这些万恶的皇宫贵族,凭着自己的高身份高地位,就把别人的性命当做可以随意玩弄的玩具,为图自己的快乐,而无辜的可怜人自相残杀。

  厄尔斯表面看着挺文雅的,其实,他的心也是罪恶的黑色吧!不然,看着台上悲惨的一幕,他也不会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在他眼里,这些都是细小的尘埃,如同蝼蚁地存在,根本不能引起他的注意。这些,就是家常便饭般的平常地小事,无波澜可见。

  舞罗低眉沉思,她虽然也算半个杀手,有些时候也会心狠手辣的毫不留情的杀掉某些人,可大多数时候,她还是会可怜可悲的人的。然而,现在,她只有可笑的嘲讽,她无力改变的现实之景,她此时只有冷血的欣赏下去。

  “哎呀!应该刺他下摆的,你刺上摆那里干嘛啊!看,死了吧!”舞罗愤愤的说,黑色的眼瞳里尽是满满的对台上倒在地上的死人的嫌弃。

  这场的生死之战,最终以棕黑色角斗士的死亡而结束,另一位身着黄褐色盔甲的角斗士胜利。

  乱嘈嘈的人群里,有怨恨的怒骂,有仇视的嘲笑,有不甘的悲愤,还有懊恼的烦躁。不同的阶级不同的态度,有的人因为赌注赢了而高兴,有的人因为输了赌注而恼怒,尽骂死去的那一个没用,害他输掉了好多的金钱。

  听了几耳的舞罗百无聊赖,就凑到即将为下一场比赛下注的赌桌面前,看热闹。

  下一场比赛,是两个破了产的商人。他们是怎么变成角斗士的,舞罗就不太清楚了。隐私是禁忌,外人不能知道。

  舞罗撇了撇嘴,一会儿人都斗死了,还隐什么私啊!

  突然,舞罗猛然想起,这个时候的欧洲,不应该是文艺复兴时期吗!怎么还会有角斗呢!

  觉得很不对劲的舞罗连忙抓住几个看着好欺负的人询问了一番,之后才知道这里根本没有历史上所谓的文艺复兴,这里的生活,和公元一世纪前后的古罗马共和国时期是一个样的。

  在这里,最底层最可怜的人,是带着枷锁的人,他们有的是俘虏,有的是奴隶,有的是落寞破败的贵族,有的是触犯了法律的犯人,还有的是被拐来的异族人。这些人,通通都被当成了统治者以及贵族高层寻欢作乐的玩具,他们没有自由,有的,只是听从毫无人性的命令。

  “我这是来到异世界的古罗马了?”舞罗想。

  对于眼前的状况,她还是很迷糊的。但是,有一点她很注意,那就是,异族人也会抓起来作为角斗士。所以,她还是先回到厄尔斯身边吧!好歹,她是他带进来的,还是比较安全的。厄尔斯是个有地位有身份的伯爵,应该不会有人敢动她。

  但是,舞罗失策了。从她进去斗兽场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大人。”查理曼恭敬地道。

  苏佩拉幽幽的说,“查理曼,你看那边,那有一个黑眼睛黑皮肤的女孩。”

  “我看见了,大人,她很漂亮。”查理曼回答。

  “是啊!她很漂亮,漂亮的简直让我无法呼吸了。”苏佩拉夸张的说,眼睛里透露着无耻的贪婪。

  查理曼秒懂,“我把她给你带来,大人。”

  “好。记住,不要弄伤她了。这么漂亮的人,身上如果有伤痕,可是会很难看的。”苏佩拉道。

  “是,我记住了,大人。”

  回复完话的查理曼向着舞罗出发了,他快速的穿梭在嘈杂的人群中,逐渐缩短他与舞罗之间的距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