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重生之论主角是如何倒掉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与魔尊大人的正面对决

  将离手中化形,出现了一柄圆月弯刀。

  将离平时和花若打架的时候大多直接上手,游月也是第一次认真观察他用武器。

  古铜色的刀柄上刻有花式繁杂的纹路,刀尖上瞬间闪过一道寒光,游月突然想起最终韩冲与炽焰的决斗中,使的也是冷兵器。

  那把上古流传的轩辕剑从炽焰的胸口贯穿身体,冰冷的刀锋将他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玉龙雪山上。

  英雄陌路,虽说也不算英雄,但的确可惜。

  连这样厉害的反派都死在主角手下了,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小炮灰又怎么样呢?

  但乐观点想,离真正的人魔开战还远的很呢,她还有充分的时间慢慢摸索,寻找一条让自己活下去的道路。对于目前的炽焰来说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威胁到他,至少将离被揍得很惨。

  “为什么都被打成这样了还不认输?”游月小声对雾夜说。

  将离平时不是这样的,和花若打架也是嘻嘻哈哈点到为止,从不过线,但面对眼前的单方面受虐状况却好像还要继续。

  雾夜:“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这大概就是魔尊大人的浪漫吧……”

  ……

  马上要上场的游月背后一凉。

  将离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瘸一拐走了回来,对游月吹了声口哨。

  “别晕啊。”

  他这么一说,自己的腿又开始抖了……

  ————————————————————

  “下一个?”魔尊大人好像有些等得不耐烦了。

  “回尊上,最后这个是我亲手挑的,和前两位……不太一样。”

  什么亲手挑的啊!明明就是不舍得手下来受虐!

  “我看她尚有天赋,只是欠缺指导,不久后定能为魔界增一有力干将。”

  雾夜之前和自己说好了,游月只要顺着他的话在魔尊面前表两句衷心就行了。

  手无寸铁的游月战战兢兢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只是没想到魔尊威压对她影响如斯,甚至让她的步伐都维不稳。眼看离魔尊越来越近,脚步也越发虚晃。

  不要摔倒啊……

  要是在这摔倒,别说是欠缺指导了,自己估计能当场被魔尊直接呼死。

  但浑身难受的紧,精神层面上纵然有着宁死不屈的意志,身体却吃不消这样的压力,等到她意识到不对劲,脚下已经踩了一空。

  “噗通”一声,游月重重往前方倒去。

  好在她摔下的时候双手迅速甩出,以丑陋无比的趴地造型勉强行了一个大礼。

  “见过尊上……”

  悄咪咪盯梢的雾夜没想到她中途就不争气地倒了,还整出这样一连串诡异的动作,不忍直视地扭过了脸。

  她也不想的啊!鬼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对魔尊起那么大反应,难道她不想美美的出一次场吗?!

  ……

  台上的魔尊大人表情终于露出了一丝松动。

  魔界的礼制不严,一贯秉持着族人随心所欲的风格,连跪拜礼都很少见,更何况是如此有诚意的跪拜礼。

  尤其游月的脑门在大殿地板上磕出的重重一下,一时间整个大殿都不断回响着这尴尬的响声,实在是振聋发聩。

  算了,她已经不知道脸皮为何物了……

  “初见魔尊,激动非常,故行大礼……望大人见谅。”游月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转为跪姿。

  这一抬头,竟迎面对上了炽焰的眼神。

  摄人心魄的琥珀色……

  明明是暴力的象征,魔尊大人的眼眸却是如此澄澈的、让人心碎的透明。也许正是对力量纯粹的追求,反而使他的心没有掺上一丝杂质。

  他的眼神背后是好奇,探究……或是惊愕?

  ……

  “游月。”

  ……

  谁,是谁叫她?

  不是雾夜,不是将离,这属于男性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的声音。

  ……

  魔尊大人?!

  游月如遭雷劈地猛抬起头,魔尊大人神色如常,好像刚刚那道声音只是她出现的幻觉一样,她迅速把视线投往一边,雾夜等人也尽是一脸不敢置信。

  她没有出现幻觉,刚刚她的确听见了炽焰的声音。

  但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游月这样一个炮灰角色,会在这里诡异地被魔尊大人准确无误的叫出名字?!

  “……魔尊大人?”

  确认过眼神,是不认识的人。游月用一种迟疑的语气回应。

  ……

  魔尊大人薄唇轻启,但入耳的每个字都听来惊悚:“你不记得我?”

  ……

  这下颤抖的不只游月一个了,雾夜等人也开始浑身发毛。

  ……

  炽焰很小就从上一任魔尊手上接过了魔尊之位,并且迅速展现出对力量的控制欲。别人也就算了,但作为魔尊左护法的雾夜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魔尊几万年都没接触过女人啊!!

  就连身为圣女的霓裳,也只是上一任魔尊留下的残存势力,常年驻守禁塔,魔尊大人恐怕都不知道长什么样。

  而魔尊大人今日难得多说的几句话里,包含的信息量实在是……引人遐想。

  魔尊大人和她到底什么关系啊!!!

  “……尊上恕罪!”

  在这段短暂的时间里,游月已经迅速整理心情,作好了和这世界最后的告别。

  令人窒息的沉默,沉默,是今晚的魔界大学堂。

  雾夜也不禁陷入了沉思,如果这两人之间真有些什么往事,既然是自己亲手带来魔尊大人面前的,会不会也连带着一起遭殃。

  他可是魔族史上最年轻的护法,刚坐稳位置没几年啊……

  花若和将离状若置身事外的样子,但一起狼狈为奸这么久,游月早就发现他们的眼神中冒出了期待的绿光。

  他们不生产瓜,他们只是瓜的搬运工。

  万恶之源魔尊大人终于缓缓开口。

  “也对,你应该不记得了。”

  没人敢再说话,直到很久以后炽焰终于起身,表情却好像还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只留下一句“继续修炼”,也不知道对谁说的,便被一团重新聚起的烟气裹挟着消失不见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若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立刻爆发出极高分贝的尖叫大力猛扑过来,推得游月一个踉跄,再次与地面进行了全方位的亲密接触。

  显然,此时并没有人在意她本人的身心健康。

  “游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快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花若的尖叫声,雾夜和将离也渐渐回过神来,但他们作为男性的自尊又不允许自己表现得太过八卦,于是只好假装不在意地站在游月身侧拉长了耳朵。一人占据一边,宛若两座门神。

  ……

  “在你们面前的不是游月,是她仅剩的躯壳。”

  游月不顾同学们求知的眼神,表情呆滞地爬回了寝居。

  ————————————————————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尤其花若天天削尖了脑袋往她房里钻,美其名曰培养感情,实际上各种八卦。

  关键在于八卦女主角游月本人也不知道魔尊大人到底什么意思,于是只好大方承认:“有件事瞒你们好久了,其实我失忆了。”

  花若:“我怎么觉得这么像虐恋情深呢?你忘记了曾经和魔尊大人有过的刻骨铭心的爱情。”

  将离、雾夜:“唔唔唔唔唔。”

  游月:“我什么都忘记了,所以现在连法术也要重新学。”

  花若:“可是你现在进步很大,说明你还是想起了一些,你只是不愿意想起魔尊大人,对不对!”

  游月:……

  花若:“炽焰,如果有来生,游月不要再爱~上~你~”

  游月:“我把这话上报你可能会死。”

  将离、雾夜:“唔唔唔唔唔。”

  游月:“两位男性朋友你们想说什么就说,怎么连新语种都开发出来了?!”

  雾夜:“那先声明。”

  将离:“我们可不是八卦。”

  雾夜:“我在尊上手下这么多年没见过他主动提任何一个女人。”

  将离:“霓裳也是。”

  雾夜:“尊上近几年太暴力了。”

  将离:“下手真的很重。”

  雾夜:“魔尊大人的生活里除了打架应该有些别的乐趣。”

  将离:“要是魔界能添……”

  游月:“我把这话上报你们可能会死。”

  将离:“再次声明。”

  雾夜:“我们可不是八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