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055 2019.11.02 19:00

  “五爷,奴婢求您件事。”她跪下,郑重的向他叩了头。

  江鸿影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眉,“起来!”

  “五爷,奴婢知道您是心善之人,必然不会让府中的人受委屈,徐嬷嬷因着奴婢的事,虽被体罚,却也得了五爷宽恕,今日奴婢前去探望,发现嬷嬷的身子并非有所好转,奴婢斗胆,烦请爷能另择大夫前去。”

  江鸿影眸色暗沉,似在考量她这些话的用意。

  “先起来吧,爷会安排的。”

  瑶琴心喜,连带着觉得面前的人也并没有那么讨厌。

  她的一颦一笑皆落入他的眼里,美人他看过不少,如今这面前的丫头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她既没有漪澜院的妩媚也没有琴韵楼的清丽,更不像惊鸿楼里的妖艳,可偏偏就是这些没有,他却莫名的就是移不开眼。

  “听竹说你的膝上有伤,一直没好,刚才这么跪下去?莫不是又想躺几天,你这小丫头是不是不打算伺候爷了?”

  听他话语里的调侃之意,她有些不好意思,略撇过头不去看他。

  他轻笑出声,在她还未察觉时,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怀里的人儿有些僵硬的身子。

  “让爷抱会,就一会…”

  瑶琴听着他的话,觉得他今日不似往常,多了些疲惫,她知道自己也挣不开,所幸由着他去了。

  “真乖!”

  她惊住,只觉得他是不是把自己当做孩童了,又想着自己不能白白被他占了便宜,大着胆子,在他的腰身处狠狠掐了一下。

  他顿时僵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五爷,您勒的奴婢快喘不过气了,奴婢只得这样了……”边说着,边往后退。

  江鸿影眯了眯眼,噙着怀疑的目光看向她,“是吗?”说着,朝她走去。

  她灵活的躲过他伸过来的手,小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看了眼他。

  “小丫头,你可别让爷抓着你!”

  瑶琴慌乱,赶忙跑开,她可千万不能被抓到,不然指不定他要怎么罚她。

  梅苑里时隔许久终于再次有了笑声传来,在这冬日里也算是别样的生趣。

  瑶琴到底是女子,体力自然比男子差了不止一星半点,被他抓到时,整个人因着踩到了一截树枝,差点滑倒,被他钻了空子,大掌紧紧擒住了她的臂膀。

  “还跑不跑了?”

  “这不算。”她耍赖,辩解道。

  “这怎么不算?爷可是抓着你了。”末了,举起她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显然是在说:你就是被抓着了,我说的没错。

  瑶琴瞧着他孩子般的模样,她也是第一次瞧见原来五爷笑起来这般好看,平日里端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也忒吓人了点。

  “五爷,您该多笑笑。”

  她的话瞬时惊醒了他,多笑笑?是啊,有太久没有放肆的笑过,从他接手江府家业的那天,他就注定失去了太多,每一个人在他的面前都戴着‘面具’说话,他们敬他、怕他、谄媚于他,身边的人又有几颗真心,今日他倒因为这丫头破天荒的毫无顾忌的大笑,也许他生活不该再如此拘束。

  “你不惹爷生气,爷自然整日都心情好。”

  瑶琴无语,敢情这位爷平日里端着脸都是自己惹了事不成,这大锅甩下来当真是……

  “五爷,时辰也不早了,咱们……”

  “你也知道不早了,这么晚还在转悠。”

  她欲开口反驳几句,他却没在给她机会,转过身就朝着前面走去。

  “还不快点?”

  她只觉得这五爷的脾气还真是说等就是雨,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小跑着紧跟了上去。

  待她身子好全了,回了院里才知道清晖堂又添了人,恰巧就在今日,说是领了来让五爷瞧瞧。

  其实清晖堂丫头小厮众多,但主事的无非就是两个,听竹自不必说,瑾梅是夫人后来提拔的,夫人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院里人口繁多,大家做事也都有条不紊,各司其职。可往往人多了,嘴也就会琐碎起来,关系也更加复杂。

  夫人特意挑了两名丫头送来,说是五爷最近清减了不少,想来定是身边的人不好好伺候,连着听竹也被叫过去训诫了一番。

  今日好巧不巧,五爷有事出了府,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苦了那俩丫头打扮的娇艳欲滴硬是在外等候良久,瑾梅才慢悠悠的过来告知,俩丫头瞧着她的穿着不是普通的丫鬟,即便心中有气也只好忍着,面上仍挂着笑脸道了谢。

  “瑶琴,瑾梅这下马威我当真是佩服。”

  瑶琴白了眼她,有些无奈,她倒是什么都敢说。

  “欣然,你今天怎么这么闲,听竹姐姐都挨了训,你仔细些,别惹了事。”

  她上前勾住瑶琴的肩膀,看着那俩小丫头,不住的摇头,“啧啧…看来瑾梅要好好调教这俩人喽!”

  瑶琴不客气的拍开她的手,“什么时候学会了这登徒子一般的做法,徐嬷嬷瞧见了指不定又得说你。”

  欣然巧笑嫣嫣的收回了手,一惊一乍的又拍了一掌,吓得一旁的瑶琴一激灵。

  “你不提徐嬷嬷还好,你这一说我还真有事同你说。”

  “怎么了?是不是徐嬷嬷……”

  “…哎呀,不是,我今特意起了早去瞧瞧嬷嬷,没成想原先伺候嬷嬷的人都换了,我问了嬷嬷是不是她们犯了事,嬷嬷只说她身边不需要这么多人伺候,我也就没再问,出了院正好瞧见一人,你猜是谁?”

  她关键时候卖起关子,急得瑶琴催促了好几声。

  谁啊?你快说啊!”

  “李大夫!”

  她有些不可相信,又问了句,“欣然,你确定是李大夫?”

  “那是自然,我还同大夫说了几句话,不过之前嬷嬷身边的大夫好像不是这位啊……”

  欣然的话在她的心里如同激起千层浪,此起彼伏,他竟然将她的话这样放在心上?她原以为他答应了,之后不过也就是随便请了大夫诊治,没成想他请了李大夫也罢了,连着身边的伺候的人也一并换了,叫她的心怎能不波动。

  她下意识的捂了下左心房,只觉得比往日要格外的暖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