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153 2019.10.19 08:34

  欣然乖巧的跟在苍何身后,一路上瞧着他身上的玄衣随着他的步伐晃动,自己看的出了神,就连已经到了书房也未曾察觉,待反应过来已经稳稳的撞在了苍何的背上。

  她只觉得自己的脸上除了痛还是痛,揉了揉发红的鼻子抬眸看向前方,苍何正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

  “……大人,奴婢不是有意的……”

  “那这茶我可就收了!”扬了扬手中的小茶罐:“算作你刚才撞我的药钱!”

  “……大人,奴婢也没使力啊!而且,明明是你撞的我很痛好不好!”声音变的越来越小,欣然不自觉的撇了撇嘴,像是生气他不讲理。

  苍何长年习武耳力自然非比常人,将她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掩唇轻笑很快又严词厉色起来,皱着眉道:“我说你错,你就是错了!行了!跟我进去!”他率先进了书房,全然不知某人在身后对他做的小动作。

  “公子!”

  江鸿影闻声抬眸淡淡的瞥了一眼,忽的瞧到苍何后面影影绰绰有人在身后,瞧着真切后才看见她的手里捧了大把的梅花煞是显眼……

  “把花放在那瓶里就行!”苍何指了指五爷身旁竖立的花瓶。

  “那边的不要。”江鸿影淡漠的话语传来,欣然不解的望向他,只见他狭长的俊眸凉薄的看了过来,吓得她赶紧收回了视线…

  “左手边的那些留下。”

  欣然喏喏应道,手脚利索的将折好的梅花摆放进去,福了福身退下,出门后长吁了一口气,觉得五爷甚是可怕。

  “公子!若没有旁的事,属下告退!”

  “你手上的那是什么?”江鸿影只觉得那罐有些眼熟,依稀在哪里见过。

  苍何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茶罐:“回公子的话,是梅花茶,就是刚才那位小婢女送与属下的!”

  江鸿影“唔”了声,摆了摆手,苍何恭敬的退了出去将门关上,徒留他一人在书房。

  周围瞬间静了下来,偶有炭盆烧炭时隐隐发出些声响,在这偌大的书房里有些突兀。

  江鸿影顺势仰在宽大的太师椅上,闭上眼睛假寐,鼻尖传来淡淡的梅花香,清新自然,引得他转头看向那几株红梅,在烛火的映衬下格外好看。

  忽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重新坐了起来提笔在纸上写着。

  这厢,苍何出了书房远远的瞧着檐下坐了个人,正是刚才那毛毛躁躁的小丫头,迈步过去,听见她嘴里正念念有辞的说着:“这哪里不好看了,开的多好!”

  “嗯!是挺好!”

  欣然立时僵硬在远处,缓慢的回身讪讪笑道:“大人!”福了福身,准备离开。

  “是在说公子说这梅花不好看?”

  “不……不是!”

  “是吗?我听着怎么像是你在说公子的不是,难不成我听错了?”言罢起身要去书房。

  欣然以为他要去向五爷告自己的状,也不管什么规矩了快速的跑到前面拦住了某人:“不行!”

  苍何挑眉:“你拦我?”

  欣然吓得缩回了手:“大人……”

  苍何瞧着她吓到的模样,收了自己想要整蛊的心。

  “算了!我就不同你计较了!对了!我瞧着你手上的红梅开的正好,整好我房里缺了株红梅,省得我去摘了!”

  欣然愣住,手里的红梅却被人悉数拿走,待人走后她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苍何大人居然要……我的红梅!

  “你愣着干嘛呢?”

  “听竹姐姐,你怎的不告诉我那红梅是五爷要寻的?”

  说完还一脸怨念的看着听竹,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好像在怪她知情不报。

  听竹被她瞅的有了丝丝凉意:“苍何过来同我说的,你可怪不了我!怎么?五爷不喜?”

  “喜!怎么不喜!哼!”欣然扭身就走,听竹睁大了眼睛,只觉得她今日有些不对:火气太大!谁得罪这小祖宗了!

  约莫过了几日,府里渐渐热闹了起来,瑶琴待在这僻静的地方也能感受到府里最近忙进忙出的样子,后来去看望徐嬷嬷,才知道是府里的容姨娘过生辰,府里趋炎附势的人一心想要讨好漪澜院,这生辰办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位夫人的,奈何五爷也未曾多说什么,下人们全当自家爷默许了,在心里愈发觉得容姨娘是五爷心尖上的人。

  前段时间阴雨绵绵,出门做事多有不便,便是五爷也鲜少出门,如今天气放了晴,又恰逢容姨娘过生辰,府里上上下下也就忙碌了起来。

  这天,欣然却是难得在这个时辰过来,往日里这个时辰多半是在忙着,近几日五爷常在府中,清晖堂里里外外事事都得格外尽心。

  “唉!瑶琴!你瞧瞧我最近是不是都瘦了不少?”

  人刚进院,那抱怨接憧而来,末了还抢来瑶琴手中的杯子大口的喝了下去,丝毫没有女子该有的样子。

  “是瘦了,不过也精致了不少!”

  这话说的算是进了欣然的心坎里,放下杯子捏了捏自己的脸颊,飘飘然道:“这倒是,我瞧着镜子里也看着比从前好看了不少!”

  “你今日怎么得空往我这跑?”又重新拿了杯子替自己斟上一杯。

  “当然是为着容姨娘的事呗!夫人院里的人咱们哪敢去使唤,这生辰又得大办,人手也得够啊!”

  忽而小心翼翼的覆在瑶琴的耳边轻轻说道:“本就是个姨娘,非得端个夫人的派头,就连咱们清晖堂的人也使唤起来,五爷竟然也没说什么!”

  瑶琴倒是无所谓,只是觉得累了欣然,瞧她眼下乌青一看便知这几日没睡好:“府里人手不够?吴管家不得招人进来?”

  不提这还好,欣然面上愤恨,忍不住啐了一口:“他最不是东西,前段时间招了人进来,我听旁人说是他家什么远亲,一个个惯会偷奸耍滑,开始还来帮衬后来干脆躲懒连人影也不见一个,仗着是远亲咱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当真是来气!”

  瑶琴瞧着她话匣子被打开,满腹牢骚,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真是拿她没办法,从前刚进府的时候胆小怕事,这几年去了清晖堂倒是不怕事了,什么话也都敢往外说。

  “这梅苑不常来人,你也得注意点!”

  欣然痛骂了一顿,只觉得心里畅快,现在经瑶琴提点,有些后怕,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脖子:“瞧我这嘴,该打该打!”她还真下手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连呸了几下。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收藏对一位萌新小作者来说真的很重要啦~走过路过的客官如果觉得不错就请收藏吧!卑微作者在线求收藏!

2019-10-19 08: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