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379 2019.10.17 10:01

  领着瑶琴来的不是旁的地方正是梅苑,徐嬷嬷寻着凳子坐下:“这里没人过来,你且把话说明白了,不然休怪我老婆子心狠将你送去府衙!”

  瑶琴无奈将事情始末一一告知,徐嬷嬷听完半晌无话,眸色微沉:“你倒是放心我,不怕我替你抖出去?”

  “嬷嬷若是不想替我隐瞒,自然也不会领我到这来,所以奴婢斗胆猜测嬷嬷是不会说出去的!”

  “我只告诉你这件事一旦被发现,你家人还有你自己只怕都不好交代,今日我替你瞒着,往后若是被发现我不会替你兜着,你可明白?”

  “嬷嬷放心,他日东窗事发瑶琴一定不会供出嬷嬷,今日之事,多些嬷嬷饶了我,瑶琴感激不尽日后粉身碎骨定谢嬷嬷今日之恩!”

  徐嬷嬷眉目肃然,语气中隐有严厉:“如今你也别回舍院了,多一人知道你便多一份危险。”打量了眼四周:“从今日起,你便留在这梅苑吧,这是从前大夫人常来的地方,……如今……也是空了,你便在这洒扫,后院还有一书房你且记着将书拿出去晒晒去去味!”

  瑶琴脸上微露喜色如逢大赦一般,朝着徐嬷嬷重重的磕了头。

  “好了!过会我着人给你送来被褥和用的,你且赶紧收拾好莫要他人瞧见了,我先走了!”

  徐嬷嬷回了回神,从原先的过往中缓了过来,恢复以往的神情出了梅苑。

  细细的雨丝缓缓落入地面,滴在了瑶琴的脸上,她着急的朝里面走去,拿了纸伞和蓑衣替那些好不容易搬出去的书盖着,以防湿了这些好书,到时候自己可就是罪过了。

  忙好后,瑶琴躲在檐下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正欲转身进屋,依稀瞧见远处好像有人奔跑过来,自己不由的止住了脚步。

  那人跑的极快,原本模糊的身形此刻鲜明了起来,他站在西厢房的檐下,抖落着身上的雨水,那人似乎有所察觉,抬眸朝着瑶琴的方向寻来……

  瑶琴轻轻对上其深邃的双眸,淡抿唇瓣,轻轻颔首并不打算多言,那人倒是微微蹙眉,迈出步伐走近了来。

  瑶琴只觉得面前的男子生的如此好看,浓眉秀雅,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的俊颜,只是那深邃的眼眸里沾染着冷漠与疏离。

  “你是何人?”男子低沉的声音传来。

  “奴婢负责这梅苑的洒扫。”

  男子瞟了一眼面前的人儿,肤色暗黄且脸上有着些许褶子,但瞧了眼她露在袖外的柔荑,白嫩无瑕,有些错愕。

  “奴婢这脸是得了异症才这样的,不过…不知公子该如何称呼?”

  瑶琴瞧着他一身华服,想来身份定是尊贵。

  “你不认得我?”男子不回反问。

  瑶琴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公子,奴婢自入了江府就分配在了梅苑,平日里也甚少出去,所以有些人奴婢的确不认识……”

  “我名……”顿了顿:“唤我苍何便可。”

  “……苍……苍何护卫……?”

  男子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你很怕……我?”

  瑶琴手忙脚乱的解释着:“……不……不是!是奴婢曾听旁人提起过您保护五爷的一些事,觉得您很是英勇,有些钦佩,并无旁的意思!”

  男子“唔”了一声,显然并不想继续聊下去,瑶琴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男子,耳根处微微有些发红。

  又觉得这雨一时半会估计也停不了,瞧着他衣服湿透了,壮了壮自己的胆子上前道:“大人,若您不嫌弃就进里屋稍稍休息片刻,想来这雨还有一会才能停,您衣服湿了若是一直穿在身上着了风寒就不好了!”

  苍何闻言,瞧了眼自己的衣服转眼看着面前的小丫头一脸真切的样子,下意识地点了头随她进去。

  走进屋子,环顾了眼四周,整个房间甚是朴素,左手边是檀木长桌,桌上摆着一张藕色的素娟,正前方放着端砚,旁边的笔筒里放着几支毛笔,窗边还放着几株含苞待放的红梅,甚是好看!

  瑶琴正想着招待一番,只见苍何已经先行一步去了长桌那里。

  过了会,瑶琴泡好热茶,只见苍何还立在桌前,将茶递了过去:“大人,您的茶!”

  苍何接过,盯着她伸过来的手瞧了一眼又瞥了眼她的脸庞,只觉得她的眼睛甚是好看,笑起来的时候仿若灿若星辰,倒叫人忘了她脸上的褶子。

  下意识喝了一口却意外的发现味道不错,唇齿间溢出淡淡的梅花香充斥在整个口中。

  “是不是很好喝?这是我用院里的梅花烹制的,大人觉得如何?”

  苍何凝望着面前的小丫头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不自觉的咳了一声:“你懂诗书?”

  话题转的太快,叫瑶琴愣了一会:“啊?哦,我……奴婢只懂一些!”

  “不必拘束!”

  瑶琴愣了会,缓过神来喜笑颜开:“如此,多些大人体谅!”

  “可会写些旁的?”

  “我比不得大人见多识广,只怕闹了笑话。”

  “无妨,索性也是待着,不如找点乐趣。”

  瑶琴咬了咬下唇,提笔在纸上写了起来很是认真,引得苍何看了好几眼,只见她弯着腰,小脑袋正随着身子动来动去煞是有趣。

  “写好啦,大人,你瞧瞧!”

  苍何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桌台,纸上也跃然而出了几句小诗: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嗯,不错!甚是应景!”

  苍何倒是诧异她竟懂诗书,寻常的姑娘家识字就已然是不错了,不由得高看了她几分。

  “大人,我在你面前卖弄了,还请大人海涵!”说着还鞠了一躬,苍何哭笑不得,刹那间觉得她甚是有趣……

  “呀!雨停了!”

  苍何看着她朝窗外伸手的模样,一时有些恍惚:“……嗯!如此我这就离开了,今日……多些款待!”

  “大人不必客气!回去且记着喝杯浓浓的姜茶去去寒气!”

  苍何颔首,匆匆离去……

  瑶琴目送良久,才缓过神来想着自己还有事做,一时有些头痛,待所有书全部放回书房以后,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瑶琴累到发虚,姿态不雅的坐在木凳上缓着劲。

  清晖堂书房

  “爷,这是府里一月来的花销,账本在这!”

  江鸿影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放那吧,我过会看!”

  苍何见着自家爷一脸疲累:“爷,喝盏茶吧。”

  江鸿影看着桌上一套精致的茶具,怔怔出神……

  “爷?”苍何轻唤了一声。

  江鸿影执起桌上的杯盏喝了一口:“这书房整日里太过暗淡,不如放些摆设养养眼!”

  苍何心中诧异:什么时候自家爷对着摆设也讲究起来了!

  “属下即刻就去告诉听竹,让她安排好!”

  “不必这么大阵仗,如今不正是寒梅盛开之季!”

  苍何了然,行了礼转身离去。

  “等会!”

  苍何回眸望向桌前的男人,见他重新拿了账本在手中细看,眉宇间不似刚才的疲态。

  “依稀记得梅苑的梅花是府中最好的,便去那吧!”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同学们!我觉得我内容进度有些慢,今日上更两章,加快些情节发展!

2019-10-17 1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