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105 2019.11.27 13:00

  云锦楼。

  江鸿影的棋艺自不必说,淡淡看了眼对坐的陆含玉,便收回了视线。

  陆含玉棋艺尚可,只是太过锋芒毕露,急于求成反而漏洞百出。

  江鸿影同意与她下棋,是另有打算。

  执起手中的白子,不带犹豫的落下,他的视线落在棋盘上,好似真的在认真下棋。

  “方才你们在角亭下棋,所为何?”

  “哦,是奴婢捡着了一件绣品,正是方才同奴婢下棋的瑶琴所有。”

  陆含玉一心扑在棋局上,对旁人的问话,也是随口就来。她这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偏偏就是爱棋如命,一天里总要抽出时间来与人切磋一番。

  先前江府的人还没来,宅院里不过就三三两两的人,要么就是不懂棋局,要么就是略懂皮毛,当真是好没意思。

  今儿也是赶巧,她本是要去前院,不成想路上捡到了一绣品——女子的绣帕。

  她刚巧捡起来,远处就有人匆匆来这里,她当时猜想这应该就是那人的。

  果不其然,那丫头寻了来,见在她手上,询问可否还给她。

  “还给你也不是不可。”

  “不知姐姐想如何?”

  “你会下棋吗?”

  “嗯……略微懂一点。”

  “那可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人,就你吧。”

  “可是现在都是当值的时候,恐怕……”

  “怕什么,我是陆管事的侄女,你放心吧。”

  “这……”

  “哎呀,你婆婆妈妈的绣帕还要不要?这样吧,赢了我就把这还你。”

  再后来,二人相约在了八角亭,两方博弈,自有一方会输。

  江鸿影的声音有些喑哑,仿佛在压抑着什么,“那绣帕你交由她了?”

  陆含玉这才抬脸看了过去,仿佛想起来般,丝毫不拘小节,拍了下自己的腿。

  “哎呀!我给忘了!”

  江鸿影也不在意她这般不懂规矩的模样,手中的白子悠然落下,话锋一转,“如此甚好,便交给爷吧。”

  陆含玉皱眉,并不赞同,“五爷,且不说奴婢与那瑶琴对局输赢,这是女儿家的私物,您这样堂而皇之,是不是……有些不妥?”

  江鸿影抬头,锐利的目光直直的望向陆含玉,“她是爷的丫头,难不成爷不能替她寻回?”

  陆含玉下意识抚摸了袖口,心底涌上一丝凉意,陆含玉清楚了,这位爷压根就是有备而来。

  江鸿影眉梢一挑,“这样吧,爷这里有万宝斋前些日子刚寻来的黑白,不如你瞧瞧。”

  苍何不知何时已取来了一件雕花的木盒,送至到她面前。

  从这木盒的瑰丽便已不难猜出里头的物件该是如何的宝贝。

  陆含玉轻抿了下唇,似有犹豫。

  江鸿影抬了抬手,苍何将面前的木盒打开。

  陆含玉探眼看去,黑白莹润,是乃少有的珍品。

  “这是……”

  苍何将木盒重新盖上,一字一句道:“洛氏黑白。”

  洛氏黑白闻名京都,五年出一对,即便出也非等闲之辈才能取得,同洛氏门下第一高徒相较一番,三局三胜方可取得。

  世间多少文人义士前去一较高下,却都碰壁。

  今日她陆含玉何其有幸见了这世间珍宝,心中的激动早已不是言语能够代替。

  “五爷当真为了区区的绣帕,愿意舍弃这独一无二的珍品?”

  “东西在这,还需爷再说什么?”

  陆含玉从袖口掏出绣帕,递上前去。

  江鸿影伸手接过,立时起身。

  “五爷,您的棋还未下完,怎的……”

  “你输了。”

  语毕,月白的衣袍在行走间步步生风,转瞬消失。

  “这五爷净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她不经意扫向棋盘,嘴巴张大。

  不知何时,白子已重重包围住了黑子,黑子被困其中,如笼中雀。

  陆含玉回眸望向他离去的地方。

  ——果然是输了。

  逸翠园。

  瑶琴正抻懒腰活动下筋骨,方才同那陆含玉对弈许久,着实有些疲累。

  她打量眼周身,才发现不愧取名为逸翠园,这满院的竹子,交错相拥,形成密林,中间特意留了人行的路,以供观赏。

  瑶琴不免感慨:果然啊,有钱人是变着法的给自己添趣。

  寻到凉亭,她坐了上去,望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免有些怔神。

  今日顾琛大哥说的话,引得她一声叹息。

  “年纪轻轻学什么老人家唉声叹气?”

  瑶琴循声望去,眼底亮的惊人,在这幽暗的夜晚仿佛天上的明月,熠熠生辉。

  “五爷。”她起身行礼。

  被她的情绪所感染,江鸿影的嘴角不禁勾起了温柔的弧度,“我可是特意来寻你的。”

  瑶琴惊了一下,不为别的,单是他放下来架子,改称——我。

  他摊开手,先前自己一直找寻的绣帕稳稳的在他的掌心出现。

  “怎会在爷手里?”

  “因为爷想要,它便在了。”

  她胸腔里的那颗心被他的一句话搅动的起起伏伏,不再心如止水。

  “过来坐会,正好今晚的月色还不错。”

  她依言,坐到他的身旁。

  良久的无言,难得这安静的画面能在他二人之间出现。

  许是今日累着了,瑶琴缓缓的瞌眼,俨然快睡着了。

  江鸿影低眸看去,眉梢噙着笑意带着缱绻的目光看向她。

  修长的手如心中所想,抚摸上她的莹白的脸颊。

  他第一次觉得她的肌肤如同羊脂玉,细腻温和,叫他爱不释手。

  也许是因为怕痒,她嘟囔了一句,叫他听得真切。

  “别闹,欣然。”

  他轻柔的将她抱起,小丫头的脑袋枕在他的臂弯处,往里钻了钻,俨然是要寻找温暖。

  抱她回去的路上。微风吹起他的一缕头发,拂过她安睡的脸颊,微痒,她蹭了蹭,温热的呼吸扑在他的胸口处,扭头又睡了过去。

  江鸿影忽然心生一种岁月静好的意境,他轻轻的收紧手臂,仿佛怕人消失。

  听竹看见主子爷抱了一个人回来,虽吃惊,但到底见过世面,忙开了门,方便叫人进去。

  江鸿影霎是温柔的将人放在榻上,掀过一旁的棉被为她盖上。

  “主……”

  江鸿影摆了摆手,率先向外走去。

  “去备好饭菜,爷待会就去。”他又看了眼里屋,“另外,再多备些菜,那丫头回头醒来该是会饿。”

  听竹应下,去小厨房的路上,她不禁觉得主子爷好似变了。

  从前他是高高在上的皇亲贵胄,如今仿佛有了烟火气一般。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今日闲下来了,我要多更,都不要拦我啊,谁拦我跟谁急哈!

2019-11-27 13: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