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139 2019.11.17 19:00

  今日阳光明媚,在这冬日里照的四处暖洋洋的。

  屋子里也生出一丝暖意,听竹嘱咐她将上房一定要洒扫干净,五爷最是爱干净。这话倒是叫她信服,那位爷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模样她也算是领教过了。

  瑶琴见那书架有了些许灰尘,搬来了水擦拭,刚准备重新换水,角门那有人在唤她。她仔细瞧去才发现是杨桃,正笑脸盈盈的望着这边。

  瑶琴放下手中的东西,慢慢的走过去道:“杨桃?你怎的来了?”

  “我来给姐姐送信啊,喏!”她从袖口掏出信件,递了出来。

  “该是我家中来的信,难为你跑来这一趟。”

  “姐姐客气了,那我先回去了。”

  杨桃走后,瑶琴的心绪便没法定下来,焦急的打开手中还留有余热的信。

  母亲一般无事不会在这时候托人送信来。平日里便是顾展每月前来江府,她才会送来一封,说些家里的情况,祖母的身子是否安好,轩儿如何等云云。

  一字一句认真看完,她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还好,家中无事便好。只是怎的忽然提起顾大哥过几日生辰的事,往年她都是托了顾展一并带回。本想着绣一书袋子,没成想这月她病了好几次,这事便耽搁下来了。母亲信中提起,算算日子她得在顾大哥生辰前绣好,到时她正好可以回家探望几日,想着也是高兴。嘴角翘起,连带看着清晖堂也添了亮色。

  回过身来,便见眼前有个高大的身影矗立在自己的面前,挡住了一大片阳光。瑶琴下意识地往倒退了几步,阳光再次照在她的脸庞,刺的她有些微微睁不开眼。

  那人一身月牙白的华服,头发以玄色玉冠高高束起,一双桃花眼正噙着趣意打量着瑶琴。

  鬼泽半眯着眼,嘴边勾起一抹邪笑,盯着瑶琴便道:“呦,什么时候这清晖堂有这么标志的人了?小爷我还真没见过。”

  瑶琴行了礼,绕过面前的人准备走。那人眼疾手快伸手撑在抱柱上拦住她,邪气道:“哎,急什么?”

  瑶琴两只手紧紧地捏着衣角,疏离的客气道:“不知公子有什么吩咐?”

  鬼泽唇角微抿,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哪里舍得吩咐你,就是浑身不得劲,哪哪都乏得很。”

  瑶琴只咬住唇角,心下一动,扬起笑脸道:“公子既身子乏,奴婢去禀了听竹姐姐,想来……”

  鬼泽闻言哈哈一笑,“这眼下有现成人,还需叫来听竹作甚。”

  “正因为公子能随意出入清晖堂,想来定是五爷的贵客,自然不能薄待。”

  鬼泽听她娓娓动听的说着,面上将笑非笑。

  “你怎知我就是贵客?”

  瑶琴行了一礼,“试问当今天下有几人穿得起西域才有的雪缎,又有谁能饮得惊鸿楼的琉璃醉?”

  鬼泽被她说的哑然,没想到这小丫头倒是个识货的主,一句话说来,他自己还未说明自己身份,她倒猜得七八分了。

  “倒是个小人精。”

  鬼泽也不知道自个怎么了,见她神色从容,心下一计。板着脸道:“既然你也猜到小爷我不是一般的贵客,你还杵在这?”

  瑶琴只觉这变脸的功夫当真是能同那位爷一较高下了。

  “公子说的是,奴婢这就去给公子烹茶。”说罢,在他还未反应前,滑溜的从他的手臂下钻了出去,箭步一般逃离。

  鬼泽不由发笑,顺着她的方向走去,脚下却有硬物感在脚心处传来,低眸看去,一枚雕刻并不算精巧的凌霄花的玉佩掉落在了地上。他拾了起来,隐隐还能闻见淡淡的梅香。

  瑶琴神色匆匆回了上房,瞧见听竹正欲走来,她快步迎了上去。

  “咦,你怎的在这?上房都洒扫完了?”

  “是呢,我还有一事同姐姐说。”

  “急事吗?我还得去寻鬼泽公子,五爷方才还问起,”

  瑶琴见状立即道:“是那位白衣公子吗?”

  听竹一愣,笑道:“你方才见着了?”

  瑶琴点了点头,心中思量一番道:“我瞧着那位公子应该是往这来了,姐姐不必着急。”

  正说着,那人从回廊处悠哉悠哉的踱步而来。见状听竹忙迎了上去,焦急道:“泽公子,五爷正问起您呢。”

  鬼泽仿若没见着听竹一般,直直的朝着瑶琴走来,将手中的玉佩高高举起,“这是你的?”

  瑶琴见他忽然抬手,吓了一跳,以为他是要伸手探过来,忙退至听竹的右侧。

  鬼泽皱起了眉头,双目灼灼的看着她,语气不善,“不是你的?那爷扔了也无妨。”

  “公子!”瑶琴急急开口,面色微红阻止道。

  “是你的?那小爷问了这半日,也不见你应一句。”

  “公子见谅,只是这玉佩的确是奴婢之物,方才奴婢一时情急,请公子勿怪。”

  鬼泽立在原地,语气漫不经心,眯着眼试探道:“见者有份,不如……这玉佩就归我了。”

  “公子身份贵重,奴婢这小物件自然入不了公子的眼,还请公子别打趣奴婢了。”

  鬼泽正想回道,见她二人身后有一熟悉的身影正走来,将手中的玉佩又举高了几分,“你这么宝贝,莫非是你的小情郎送的?”

  。

  他问的直白,瑶琴听到这话心中羞愤,不论是与否这都是女子的私密,怎能随意放在嘴上说来,再者,她只是一名丫鬟,今日他这样问起,被人听去了少不得又是闲话。她紧咬着唇,不说话了。

  鬼泽见身后的人步伐慢了许多,心中来了趣,继续道:“我瞧着你这年纪,家里也该给你指了婚配吧?”

  鬼泽见她紧咬着唇,不搭话,威胁道:“你若不说,那小爷就扔了。”

  “是又如何?公子这般咄咄逼人,为的就是问清这些事吗?”她神色冷然,连带说着的话也不似往日沉稳,显然被逼急了。

  鬼泽摸了摸鼻子,下意识的看向她们身后处。他想起之前在万宝斋碰见了吴书来,那厮只说江鸿影这几日刚得了一新人,容貌极佳,五爷特意安排在了身边伺候,他想着一定来瞧瞧,是何等绝色,今日正巧来办事,不偏不倚刚好撞见一人,细细瞧她许久,大约猜到这人只怕就是吴书来口中的人,一时起了玩笑的念头。又见某人从身后将至,他更是来了劲,张口便问,全然没想太多,更没看见某人愈发冷然的脸。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这两日生病挂水,白天忙着上班,下了班再去挂水,再加上不是全职写手,时间都挤在了一起。很对不起大家啊!更新慢了几日,谢谢大家理解,感谢!

2019-11-17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