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171 2019.11.13 19:00

  此刻,案桌上的荷花灯轻轻摇曳,屋子里的光线忽明忽暗,在这寂静的夜里添了些许柔和。

  瑶琴回想,方才身后的那抹灼热的视线分明是五爷,想来这次算是真的生了她的气,全然当做没见她这人了。也好,在这清晖堂里她本来就不该这般显眼。卧在榻上,身子疏散开来,本想放松一会。敲门声适时响起……

  “瑶琴,你可睡了?”

  “还未,听竹姐姐只管进来说话。”

  听竹推门而入,见瑶琴穿了件淡青色的褂子,下罩着同色的云锦花裙,身姿秀丽。由上而下散发着某种与生俱来的美,莫说是五爷了,连她瞧了都挪不开眼。

  “见你这打扮,像是出去了?”

  瑶琴将放置一旁的斗篷撑起来,缓了缓,神色自若道:“姐姐说的不错,方才我出去了一小会。”

  一时,屋子里有短暂的沉默,听竹再想着该怎么说才能叫面前的信服。

  “我听主子爷说,这两日妹妹身子好了,就不必走了,继续在清晖堂伺候。”

  瑶琴转过身来,见听竹似有话说复又垂下了头去。

  听竹知晓瑶琴这般聪慧的人想来早就猜到自己是有事才会这个时候过来,可面前的人很显然并不打算听她说。五爷的话又在耳畔响起,她咬了咬牙,低声道:“妹妹的衣物饶是再收拾,只怕反而乱了。”

  瑶琴回眸,浅笑道:“我还在想着,姐姐打算到什么时候才愿说呢?”

  听竹一愣,复而暗自松了口气,想来这次的事她应该能办妥。

  “书房里头伺候的人,除却佳菁后来还添了一人,想来是够了,其余的地方暂时也不缺人手,不过……”听竹偷偷的打量了眼瑶琴,见她蹙眉,趁热打铁继续说下去,“五爷的上房倒是缺人。”

  瑶琴心中有些颇不安宁,又恐觉得自己多了心,强压着自个莫胡思乱想,可下意识的话便脱口而出,“五爷近身伺候的人,除却听竹姐姐,便是忙不过来时瑾梅姐姐也是可的,我这怎么能去伺候。”

  听竹扬起一抹笑意,“哪能呢,你只是负责上房的一些洒扫,这近身的事自然还是由我和瑾梅。”

  瑶琴见听竹笑意融融,倒像是自己平白无故多心了。也许真的是上房缺人,可她总觉得这事像是有人刻意安排。

  “听竹姐姐,妹妹斗胆想问姐姐,安排妹妹去上房伺候的主意可是……”

  听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上的笑意慢慢的消失,“妹妹你这话说的,五爷还能管这些琐事不成?我也就不瞒着妹妹了,五爷的确找了我,但也只是吩咐我替你寻一差事,其他的什么也没说。我瞧着妹妹做事还算心细,便想着去上房做些洒扫,再说了,在主子爷身边伺候随随便便的赏钱那可比月钱还多,我知妹妹家境情况,这才有了这心思,不成想,反倒引来妹妹的猜疑了。”

  听竹说的句句在理,叫人挑不出一丝的错来。瑶琴反而觉得自己多心不说,还坏了人家一番好意,忙上前致歉。

  “姐姐莫恼,是我不懂事,原是为了我好,我反而还错怪了姐姐。”

  “那妹妹意下如何?”

  许久,瑶琴方才叹息了一声,“我去便是,日后还请姐姐周全一二。”

  听竹心下大喜,总算将事办妥,五爷那边也算是有了交代。瑶琴这样的女孩外柔内刚,不可硬攻,只能变着法子一步步的宽解,那便成了一大半。

  听竹嘱咐好生休息,便早早离开了。瑶琴已是有些精疲力尽了,又有些心不在焉,一时是白日里江鸿影对她所说的种种,一时又是听竹方才来说的安排,瑶琴拉了被子将自己闷在里面,只觉得不安,恨不得捂在被子里憋死才好。

  夜里好不容易眯着了,梦里那江五爷对着自己的脖子亲了下去,只待她推了开来,他满含笑意的瞧着她,柔声道:“往后你可就是爷的人了,喏,这便是印记……”她忽的被睡梦惊醒,一时羞愤,无地自容,伸手狠狠敲打自个脑袋几下,喃喃自语,“怎的做这梦……”

  她打小聪慧且识文断字,对着许多事都有自己的看法和坚持,可对之男女之事却是少之又少。从小到大身边的男子无外乎便是顾家那几家子,如今江鸿影对她的举动,她虽有避讳,奈何那人完全不是能听旁人摆布的主。无论她走到哪里始终都有道灼热的目光紧紧跟随。自那日假山一事,她开始忌惮起来,他的后院个个温柔可人,千依百顺。一屋子的莺莺燕燕都为这一个男人而活,这样的日子她无法想什么时候是个头。这些世家的主子们,荣华富贵,锦衣玉食,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却不知,这样的日子她虽偶有羡慕,却并不想过。

  瑶琴心中非常忧虑,这才知道当初母亲想方设法为她换一容貌,便是提防被主子瞧上,将来困在这深院里,难不成勾心斗角的过完余下的一生?

  瑶琴愈想愈发手脚冰凉,正在此时,只听‘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而入,一个面生的丫头进了来,见瑶琴醒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睡得太沉了,才听到声响。”

  瑶琴被她单纯的模样引的想笑,“我这里没什么事,不过,你是何人,怎的在这?”

  “我名唤杨桃,今日听竹姐姐吩咐我在这守夜,怕姐姐你有不便。”

  那杨桃给她倒了杯水坐在她的床边,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瞧着她,半晌才道:“姐姐,你生的真好看。”

  瑶琴被她说的哭笑不得,这杨桃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她原以为会说什么,却不想盯着她看了半晌才说了这一句。

  “姐姐,你不舒服么,你的脸色很不好看。”说着凑上前来摸了摸瑶琴的额头,又伸手探探自己的额间,“咦,也没有发热的迹象啊。”

  “我无碍。”顿了顿又道:“你在哪歇息?”

  “就在外间啊,姐姐放心,我能听见。”

  瑶琴见她大眼睛忽闪忽闪,在这夜晚显得格外明亮,只是那双手此刻有些泛红,显然是冻着了。

  外间的屋子虽与这屋相隔不远,可如今府里早已不在烧地龙,只在平日里要用的房中烧暖炭即可。这丫头估计是怕吵着她,便在外间睡下了。

  “我又不是主子,没那么多讲究,你进来睡吧,被冻着。”

  杨桃憨憨笑了,“姐姐人长得好看,心肠也好。”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最近收藏惨淡呀,心塞ing-----

2019-11-13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