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530 2019.10.30 20:00

  “……五爷……奴婢真的知错了……”

  怀里的小人儿泪珠挂在她那白皙的脸上,让他觉得甚是不舒服,轻轻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全然不顾她已经僵硬的身体。

  “爷又没罚你,哭什么?”

  轻飘飘的一句话,在他看来恐怕是对她的最大恩典,可是她是活生生的人啊,纵然身份卑微,可是她知道知恩图报,知道徐嬷嬷是因自己才出了这祸事,叫她心里怎么能不揪心,她宁愿被罚的是自己。

  “……五爷……放了嬷嬷好不好……奴婢愿领受任何惩罚!”她的目光从未有过的坚定,她正视着他,同时也恳求他可以高抬贵手。

  他的目光深沉、镇定,并不为她的这句话所动容。

  她心死,也弃了想要求他的念头,使足了劲挣开他的桎梏。

  他堪堪向后退了几步,也不恼她,抚了抚胸口因她褶皱的衣服,嗤笑一声……

  “爷又没说不答应,你急什么?”

  她的脸上溢出喜色,又不敢相信的看向他再三确认。

  “不过,你得留在这书房。”

  她怔然,留在书房?她原以为她或许会被关起来,最好也是被重新赶回梅苑去,继续着自己洒扫丫头的活,可是继续留在书房?她沉默了,这高墙大院将她死死固在这里,前段时间她领教了漪澜院的狠毒,今日她领教了江鸿影的阴晴不定,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把她的命当做命的,他们只觉得她是玩意,她是最低贱的身份,所以她受人逼迫,受人欺负,难道这些都是活该吗?可这些并非她所愿,她只想在江府安稳的度过这五年,回去家人的身边尽自己的孝道,可是现下一切都被打破了……

  “奴婢感谢五爷的厚爱,只是奴婢既没有听竹姐姐的心思细腻,也没有佳菁姐姐的察言观色,奴婢着实不适合留在书房伺候五爷。”

  静!屋内陡然间更加安静!瑶琴似乎能听到自己说完这些话后的喘息声,她低眸不去看他。

  他瞧着她伏在地上的身子,第一次他有了挫败感。

  “你觉得爷是在同你商量吗?”

  伏在地上的手不自觉的动了一下,她缓缓起身,抬脸正视面前的人。

  “五爷!奴婢求您!”

  他脸上的郁色更深,三步来到她的面前,单手紧紧捏住她的脸颊。

  “小东西,你是什么人也敢同爷在这里讨价还价?明日我若在这里没见到你,你该知道爷的手段。”

  她这次再劫难逃,所幸留在这的时日不多,她可以的,她在心里不停地劝慰自己。

  “承蒙五爷抬举,奴婢今后……尽心伺候!”

  江鸿影脸上的郁色渐渐散开,向她伸出自己那修长有力的手。

  “起来吧,地上凉。”

  她垂首,强撑着自己站了起来,脸上的倔强被他一览无余。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手,重新倚在榻上。

  瑶琴几度张口,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万一有惹得他生气……

  “爷会让人请大夫替徐嬷嬷诊治。”

  她心中的担忧此刻终于放下,恭敬的福了福身转身欲离开……

  “小丫头,爷中意你,你可明白?”

  她扶在木门上的手稍稍收紧,并未作答,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逃离那个是非之地。

  “苍何!”

  “五爷,您有何吩咐?”

  “请城中最好的大夫过来替她看看,不可马虎!”

  “属下即刻就去。”

  苍何第一次瞧见自家爷动怒、担心好像全都是因为那个小丫头,难不成真是一对冤家?五爷风流惯了,也许只是随便玩玩,并未有什么别的心思,再者依五爷的心性,若是真瞧上了只怕早早抬举做了姨娘,可是若说是玩玩未免又对她太上心,当真是理不透……

  这边,瑶琴跑回覃房时她立刻门窗紧闭,将自己蜷缩一团,五爷的话犹如鬼魅时时在她耳边响起,她即便从未经历男女之事,却也明白五爷看自己的目光充满了志在必得,那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目光,不再是从前对着那个丑丫头调侃的目光,她害怕,她不想如这后院女子一般,整日翘首以待盼着君归,她不想!

  ‘咚咚’敲门声在外传来,瑶琴敛下心神,“谁啊?”

  “是我,听竹,爷担心你身子,特意请了李大夫来为你把个脉。”

  她愣了会,穿好鞋,前去开了门。

  “听竹姐姐不必这么麻烦的,我没事。”

  听竹并未理她,客气的引了李大夫进来,复又回了她的话。

  “瑶琴,这是五爷吩咐的,你懂了吗?”

  她默然,她怎么不懂,这是五爷吩咐的,亦没有她拒绝的道理,乖乖地伸出手由大夫替自己诊脉。

  “你风寒未愈,如今伤寒加重,万万不可再贪凉。”

  “多谢大夫。”

  “你可得上心,女子体弱虚寒将来若是生育那也是大有影响的。”

  “大夫的嘱咐,我一定谨记。”

  李大夫又嘱咐了好些平日里该注意的事才缓缓离去。

  听竹送走了李大夫,迫不及待的回了覃房,注视瑶琴良久,终是问出了心里的疑虑。

  “……所以,欣然说的是真的?”

  她点了点头,其实她对着听竹的时候,脸上的不自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消散过,听竹平日里对自己和欣然已然是颇多照顾,甚至连瑾梅瞧见了都眼红不已,未此还同听竹说过小心照顾了一群小白眼狼,听竹也只是笑笑未置可否,此番之事瑶琴也怕她会与自己生了嫌隙,可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也多亏了欣然,她相信那小丫头一定会为自己说的清楚。

  “你也忒胆大了,你就没想过东窗事发后你会出什么事?”

  “姐姐说的是,也是我愚钝,做事情只顾着眼前。”

  “你可别误会,我断然没有笑话你的意思。”

  瑶琴向她报以微笑,“我明白,姐姐放心!”

  听竹很是欣慰,可是她又有点担心,如今瑶琴以真容示他人,漪澜院那位只怕不日就能知道,依她的性子只怕日后少不得要找瑶琴的麻烦,那位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主,更何况这‘沙子’是货真价实的珍珠,瞧着爷今日嘱咐李大夫的话,这可是从未有过的,连她也不禁想着只怕这江府要换主了!

  “行了!你好生休息着,徐嬷嬷也无事,你安心静养,五爷那里不急着你去伺候。”

  听到徐嬷嬷的状况,瑶琴慌乱的扯住听竹的手臂,“听竹姐姐,嬷嬷真的不要紧吗?”

  “你放心,虽说挨了几板子,但爷到底念着她的好,请了大夫去看了,我刚才拨了两丫头前去悉心照料,你顾好自己就行了。”

  “谢谢姐姐费心周全,瑶琴在此谢过。”

  “唉…我的傻妹妹,这都是爷替你周全的,我可不能担了爷的好意。”

  瑶琴撇过头去,紧咬住自己的下唇,显然不想谈起某人,她的倔强隐忍听竹看的真切,忍不住再次开口…

  “妹妹,你莫觉得我说话难听,如今爷紧着你,你还看不出来吗?爷动怒罚了徐嬷嬷不过都是想让你说句实话低个头,你倒好从前一直不肯以真面目示人,被发现了还硬着嘴说自己一人所为,你真当爷看不出来?”

  “…姐姐…可是来当说客的?”

  听竹微愣,这小丫头倒是精明的很。

  “方才大夫是由姐姐引来的,想必也是先去了五爷那,所以便由姐姐引来也顺便来当说客,对吗?”

  听竹脸上闪过一抹讪色,掖了掖被子,嫣然开口,“妹妹既然都明白,我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你且休息吧,我前头还有事,先走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这辈子觉得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喝中药呀~

2019-10-30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