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209 2019.10.27 20:00

  五日后

  瑶琴已经好了大半,只是膝上还有些微肿,时不时的有些痛感,抬眸望向窗外,有些出神……

  听竹姐姐同五爷说了自己生病的事,五爷也算心善,吩咐了叫人好生休养,又询问了可请了大夫,这对于她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尊荣了,可是人贵在要有自知之明,已经歇了这几日,今日是无论如何都得前去伺候了。

  起身走了两步,虽不能同往常一样利索的走,倒也可以端茶递水慢慢的走着。

  “琴姐姐,你怎么起了?爷不是吩咐你好生休息吗?”

  “鸢儿,我是奴婢,主子虽给了话,但我也不能蹬鼻子上脸不是?”

  “……可是,你这……行吗?”

  瑶琴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你呀!太小瞧你琴姐姐了,从小粗活都干了,底子哪有那么差!”

  “好吧,那你得注意了,要是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欣然姐姐回去之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我可不能让她回来对我有说头!”

  “放心吧,不过说到欣然,她也估摸着快回了。”

  “可不是呢,都走了有三四日了!”

  “好了,我不同你说了,且去忙了。”

  书房里,她打量眼四周,想来五爷这时候应是不会来书房的,往里看去佳菁正背着身忙着洒扫。

  “佳菁姐姐?”

  佳菁闻声,停了手上的事,看清来人笑了笑,“你怎的今日来了?听竹姐姐不是说你身子不适?”

  “歇息这几日早好多了,可不能一直待着,身子犯懒了怎么做事。”

  “书房我一人也能忙的过来,你今日回去歇着,等好全了再来帮我也不迟。”

  “无事的,我来帮你。”遂拿起木桶里的另一块布朝着屏风处擦去。

  佳菁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看着她手脚利索的忙着,想来的确是好多了。

  “啊!对了!瑶琴,今日是容姨娘的生辰,院里人手有些忙不过来,听竹姐姐拨了些人过去。”

  时隔几日,瑶琴诧然听到容姨娘的名讳,手里的布不禁然的握紧了几分,面上却如常,继续着手头上的事。

  “哦,想来是请了不少宾客吧。”

  佳菁倒是没发觉她的异常,一个劲的说着。

  “可不是,听竹姐姐原以为你今日还在休养,书房又不能没人,遂咱俩都不用去了。”

  “……嗯。”

  佳菁这才发现她面色不佳,“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不是的,我在想着紧着这些活赶紧忙,怕忙不过来。”

  佳菁释然一笑,“哦,我当是怎么了呢,咱们俩忙,一会子就行了。”

  佳菁瞧着瑶琴不愿搭话的样子,便也不再自讨没趣,专心着手上的事。

  瑶琴哪里是不想理人家,是听到容姨娘的事,不自觉就烦闷,这次自己吃了大亏可不就是拜她所赐,想要自己笑脸贺她生辰之喜,她可做不来。

  奈何,有些人和事就如同蜘蛛网盘根错节,不是你想躲就能躲的。

  “瑶琴,其实我还挺想去玉清小筑的,”

  安静的环境终于还是被佳菁打破,她想到了一些事,依稀有些烦闷,眼下也就只有自己和瑶琴二

  人,忍不住开了口。

  “你怎么不同听竹姐姐说?”

  “人手都定了,自然不会再更改了,我也就只能随口一说了。”

  瑶琴难免有些自责,毕竟是因着自己生病,她才没机会去帮忙,权衡再三想着以后二人还要在同一屋檐下共事,“你本就因为我才没去成,我去帮你问问听竹姐姐,兴许人手还未定呢。”

  佳菁慌忙拽住她,摇了摇头,“我不是怪你,你可别误会。”

  她拍了拍佳菁的手,“我明白。”

  “算了,别去了,没的还给听竹添了麻烦。”

  瑶琴将她的表情全都收在眼里,看着她自己也在纠结苦恼,所幸就自己替她解决了吧。

  “我虽不知姐姐为何想去,但事出因我,该是我去,姐姐稍等,我片刻就回。”

  瑶琴估摸了时辰,想来这时候听竹应在正厅处。

  正厅里听竹正忙着吩咐旁人今日容姨娘生辰的一些琐碎事宜。

  瑶琴想着这时候贸然进去打扰也多有不便,遂站在门外候着。

  “记住,你们是江府的人,今日做事都给我仔细着些,若捅了篓子,可别怪我罚你们,都去忙吧。”

  家奴们尽数散去,瑶琴轻唤了声:“听竹姐姐!”

  “咦?你怎的来了?身子好利索了?”

  “请姐姐安!”

  听竹掩帕偷笑,点了点小丫头的脑袋,“惯是会油嘴滑舌,说吧,有什么事?”

  “听竹姐姐果真是聪慧过人,那我也就不瞒着姐姐了,书房里的佳菁姐姐不知可否也能前去玉清伺候?”

  “她?”皱了皱眉,“怎的自己不来说?”

  “原是我那几日病着,姐姐又吩咐了叫我好生休息,书房里又不能没有人,自然佳菁姐姐可不就去不成了。”

  听竹沉吟良久,眉心微蹙,“你可知今日来的都是达官贵族?”

  这点瑶琴倒是不知,只想着容姨娘生辰,可她毕竟是姨娘,身份杵在那,想来也不会太大肆铺张吧。

  “容姨娘生辰就连丁州的知府夫人今日都前来,你觉得佳菁这么想去,所为何?”

  瑶琴自然知道听竹话里的意思,只是她从来不愿将人往那最不堪的一面想。

  “你去同她说,就说我同意了,但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让她自己心里有杆秤好好掂量着。”

  “谢谢听竹姐姐。”

  “瑶琴,我虽与你后识,可我清楚你内心善良,但在这江府,人多口杂稍有不慎便会要了命,你膝上的伤怎么来的,可莫要忘了。”

  一记警钟生生敲醒自己,连带着膝上的伤传来阵阵微痛。

  是呢,听竹能坐上这清晖堂一等丫鬟,打理清晖堂上下,府里何人敬着,怕是连着容姨娘也不得不卖她三分薄面,想来自受伤那日起,她恐怕就着人问了个清楚,可她不会像欣然那样为自己出头,也不会像鸢儿那样为自己鸣不平,她有她自己的考量,就如同五爷问起时,她也只会同五爷说自己是感了风寒,断然不会多说一句,所谓权衡利弊,周全自己今日瑶琴算是明白了。

  “姐姐的话我必记在心上。”

  “你肯上心那是再好不过了,回去吧。”

  瑶琴道了谢,缓缓离去……

  “你是说,听竹同意了?”

  “嗯,姐姐快些去吧,想来他们都应是去了那。”

  佳菁脸上的喜色溢了出来,她原想着听竹断然不会同意,激动的晃着瑶琴的臂膀,“多些妹妹,那我且去了。”

  瑶琴看着她急匆匆离去的背影,不免有些怔然。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以后就每日晚上八点定时更新喽~

2019-10-27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