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190 2019.10.17 08:55

  两年后

  不知不觉瑶琴来到江府已经两年了,曾经一同进府的姑娘们已经各自分在了不同的院里。

  要说她们当中最有出息的莫过于明夏和欣然,前者去了容姨娘的漪澜院,后者去了夫人的静园,而瑶琴却分在了梅苑,一所算得上与世隔绝的地方很是清净。

  每日除了打扫梅苑里的书房,倒也乐得清闲,这里鲜少有人往来,听徐嬷嬷说早些年大夫人尤其喜爱这梅苑,如今大夫人去了这里渐渐荒废了下来,倒是每年冬春梅花盛开,白白便宜了瑶琴一人观赏,偶尔欣然得空,带来些瓜果蜜饯也来偷得浮生半日闲…

  “姐姐好!不知是不是瑶琴姐姐?”

  瑶琴正在整理着书房里面的书,徐嬷嬷说开春等着太阳足的时候拿出来晾晒免得过了味,这会子瑶琴正忙的不可开交,听见有人询问依然弯着腰低着头,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下。

  “我便是!可是徐嬷嬷叫你来的?”

  “这倒不是,是清晖堂的欣然姐姐要我来传个话。”

  瑶琴停了手头上的事,转身凝神注视着面前的小丫头。

  “她有什么事?”

  “欣然姐姐说今晚恐怕不得空来与姐姐相聚,因着是姐姐的生辰,叫我把这个东西送来给姐姐!”说着,从后身拿出个雕花的木盒,递给瑶琴。

  “可是五爷今晚回了清晖堂?”

  小丫头点了点头:“正是!所以欣然姐姐今晚有的忙了,怕姐姐你等着,这才托我来知会姐姐一声。”

  瑶琴浅浅一笑:“劳烦妹妹跑来,不知妹妹如何称呼?”

  “姐姐叫我鸢儿就行!”小丫头巧然轻笑,行了个小礼离开了。

  瑶琴微微含笑,轻抚了木盒:“……难为你还记着!”

  收起木盒,继续做着未做完的事…

  “琴丫头!”

  送走一人又来一人,今日这梅苑倒是热闹了起来。

  “嬷嬷!”

  来人正是徐嬷嬷,这两年旁的人分去了别的院子以后大家也不怎么常见彼此都生分了不少,偶尔见着了面也是面色如常的过去,如今各为其主彼此间又岂是一点点的生分,唯有瑶琴隔三差五还去瞧瞧徐嬷嬷。

  开始徐嬷嬷并不爱搭理瑶琴,只觉得她是想攀好关系为自己以后谋算,可时间长了徐嬷嬷发现这孩子是实打实的待人好,前儿送来绣鞋,明儿又送来寝衣,一来二去徐嬷嬷也不好冷着脸,渐渐也对着瑶琴熟稔起来,这不今日知道是瑶琴的生辰,送来了生辰贺礼。

  “我瞧着你整日在这梅苑待着,也就你一人,不如我让欣然回来陪你可好?”

  “嬷嬷,我一人可以的,您瞧!”指了指面前的书:“这些都是我一人做的,我也没觉得累到哪里!”

  徐嬷嬷有些无奈,眼神充满怜爱地瞧着瑶琴:“我不是说你一人做不了这些活,只你一人在这不觉得孤独吗?”

  瑶琴眉心微动,很快抿嘴一笑:“嬷嬷前些日子还说我这般好动,现下留我一人在这梅苑静静心也是好的!”

  徐嬷嬷瞧着她鬼精灵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啊!最是滑头,喏!给你生辰的贺礼!”

  一样也是木盒装着,只是不如欣然那个木盒精致,可对于瑶琴来说已然是高兴的不知所以,道了谢笑着接下了贺礼。

  “贺礼收了,我这个老婆子就功成身退喽!”

  “嬷嬷,这就走了吗?您不多陪陪琴儿了吗?”

  徐嬷嬷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记性,忘了给你这个!”正说着,从袖口处隐秘的掏出一白瓷瓶,悄悄的递给瑶琴,连着声音也小了几许…

  “前两日去了那里,顺便拜见了师太,她让我带来给你!”

  瑶琴捏紧了袖中的白瓷瓶,眼圈发红:“多谢嬷嬷费心记着……”

  “无妨,你为我这老婆子不也做了许多?只是我还需叮嘱你,虽说你这梅苑是静,但也得处处仔细着,你这皮囊若被旁人瞧了去,只怕我老婆子到时候也是有心却无力护你周全,万万小心着!”

  瑶琴略略颔首,敛去心下的感动,俯下身重重的行了一个礼…

  “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嬷嬷!”瑶琴覆上徐嬷嬷的手,抬眸坚定的迎望着徐嬷嬷:“请嬷嬷一定受我这礼,瑶琴这些年有嬷嬷庇护才平平安安,嬷嬷的大恩瑶琴必不敢忘!”

  徐嬷嬷闻言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等着瑶琴行了礼,慌忙的牵着手让人起来。

  “好孩子,嬷嬷这辈子孤家寡人,把你是当自己孩子看待,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拿起手上的帕子轻轻抚去瑶琴脸上的泪水。

  “你且忙着吧,我前院还有事,这两日府里可有的忙了,这便走了!”

  “那嬷嬷快些去忙吧,莫耽误了正事。”

  徐嬷嬷哎了声,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梅苑…

  瑶琴一时间有些心伤,坐在石凳上微微出神。

  徐嬷嬷出了梅苑,想着一年前自己发现了瑶琴那丫头秘密,不禁回想起那日:说来也是凑巧,自己那日本来是要出府买些东西,临了发现没带银钱,着急着回去正好经过玉清小筑后院的假山,听见瓷器摔落的声响,寻着声过去,发现有一人正在收拾着地上的东西……

  “你是哪个院的?这般毛手毛脚?”

  那人听见了徐嬷嬷的声音,吓得哆嗦,就是不愿回身,徐嬷嬷觉得有些古怪,上前查看,发现是一面生的小丫头可瞧着这背影依稀又觉得熟悉…

  “问你话呢?哪房院里的?哑了不成?”

  小丫头像是被吓着了埋着头不答话,紧了紧手中的东西就要走,徐嬷嬷眼疾手快生生拦住了她,呵斥道:“好不懂规矩,我倒要看看是哪院里的小丫头,连我徐老婆子的话都不听!”动手扯开了小丫头手中紧紧握着的东西,低眸看向小丫头的时候生生的被震住了。

  徐老婆子这一生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这等容颜,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眸子如月光般皎洁,未施粉黛的脸上却依然白皙细腻,眉目含烟,素齿朱唇,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当真是绝色!

  小丫头慌忙跪下,嘴上不住的开口求饶。

  徐嬷嬷缓过神来:“瞧着你穿着婢女的衣服,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我……我……我是瑶琴!”说完紧咬着苍白的下唇。

  徐嬷嬷心下一惊,不敢相信面前人的话,隐隐听见像是有人来了,慌乱扯了瑶琴躲在假山里面,食指放在唇上落下,待听到人走后…

  “你且随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