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093 2019.10.31 20:00

  自那日李大夫嘱咐好生休养已过去了三五日,这期间欣然和鸢儿倒是常来,便连着听竹偶尔也来送些补品,她看过那些补品,一看就知是谁的手笔,瑶琴每每虽收下谢过,却也只是将那些补品堆在角落里,并未拆开。

  听竹倒是问过几次,也被她打哈哈过了去,听竹倒也不难为她。

  这天,瑶琴觉得自己在床上躺了这么些天,只觉得浑身难受,屋里的炭盆一直烧着,热的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她想透透风,穿了鞋来到窗边开了窗。

  清冽的风吹在她的脸上,连带着最近的烦闷也好像一并被吹走了。

  她托着腮,倚在窗前,思绪万千……

  一件玄色锦缎披风覆在她的身上,传来淡淡的沉香,她一惊,回眸看去。

  “在这吹风,不想好了?”他询问的话不似那日的冷冽,又恢复了以往的平易,一时间她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只道:“奴婢只是觉得屋里太闷了,就吹了会子风。”

  他的目光毫不避讳的看向她的脸,隐隐还有些病色,想要说些什么,忽而看向她后方堆起的‘小山’一样的补品,俊眉立时蹙起,又看她低着头害怕的样子,到嘴边的话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替她拢了拢鬓边掉落下来的一缕青丝,声音是他自己都未曾想到的轻柔。

  “可还有不舒服的?用不用爷再叫大夫替你看看?”

  瑶琴慌乱的摆了摆手,“五爷,奴婢的身子没有大碍了,您……放心。”

  他瞧着她的小模样,心里痒痒的,愈发觉得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察觉到,不过好在现在也不算晚。

  自然的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瑶琴的脸登时红起,挣了两下,瞧他丝毫不为所动。

  “…五爷…您松开!”

  江鸿影顺着她看过去,瞧她的脸上泛起的阵阵红晕,忍不住在她的眉心落下轻柔的吻,沉声道,“手这样凉,爷替你暖暖。”

  她整个人怔住,眉心的温热气息经久不散,周身好似都晕染了沉香的气味,让她不由恍了神。

  “…五爷…您今日不忙吗?”

  “推爷走?”

  瑶琴心中一惊,以为又得罪了这位爷,正想解释。

  修长有力的手轻轻覆在她的朱唇上,她不解,循向他的目光,发现他的眉眼里噙着笑意。

  “你这张小嘴惯是不会说话。”前倾在她的耳边温声说起,“但爷现在偏偏就喜欢!”语毕,在她的耳根处轻啄了一下,像只偷腥的猫,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行了,爷不逗你了,爷今日还有事,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她点头,恭敬的送了他出去,待他走后,才惊觉自己身上的披风并未还他,敲了敲自己脑袋,小声嘟囔:怎么就忘了!

  倚在门边,顺着他离去的方向,伸手触摸自己眉心,心中有异样闪过,后又自嘲的笑了笑,取下披风关了门,进去躺着小眯一会。

  漪澜院里,璟黛覆手在画容的耳边小声说着。

  “果真?”

  “奴婢句句属实,不过清晖园口风最是紧。”

  “你寻了机会问过瑾梅了吗?”

  “问过了,基本上与奴婢打听的差不多。”

  画容一气之下将手里的翡玉簪子掷了出去,簪子生生摔成两段。

  “没想到还有这本事,倒是我小瞧她了。”

  “姨娘,奴婢先前就说过这死丫头不是安分的主,如今五爷对她可是上心的很,姨娘咱们不能坐以待毙。”

  画容不屑一笑,“咱们这位爷是长情的人吗?眼下新鲜往后可就说不准了。”

  璟黛觉得自家主子了如指掌的样子,一时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她这个做丫鬟的主子的事还轮不到她做主,可是也不知为何这次她总觉得怪怪的,但愿如姨娘所说,五爷不过是新人新鲜。

  与此同时,惊鸿楼内可谓是人声鼎沸,歌舞曼妙一派奢靡景象。

  今日是叶时笙做东,请了江鸿影、雲霆前来聚聚,也算是当面道谢方茴之事。

  “鸿影,这次的事多谢了,我先干为敬。”说完,畅快的一饮而尽。

  江鸿影举杯示意,浅酌了一口。

  一旁的雲霆嚷嚷起来,“有酒有肉,怎么能没有美人相伴,我说,叶时笙,你也未免太抠了!”

  叶时笙拍了拍手,舞姬应声从屏风后缓缓出来,她们每人用薄纱半掩面,身上的衣服也接近于透明,在这环境下,反而更显娇媚,若隐若现的身段看的人心痒难耐。

  “好小子,早不唤出来!”

  “好东西自然是最后才能揭开,否则还有什么趣。”

  领舞的舞姬,身段柔美,舞姿精湛,频频看向座上的人,忽而大着胆子脱离了整体,向前迈去,在雲霆的周围不停地打转。

  雲霆刚想伸出手去,那舞姬转换了方向,向着江鸿影的腿上轻轻坐了下去,眉眼间甚是妩媚。

  江鸿影似笑非笑,顺势靠在椅上,并未有过多的动作。

  雲霆嗤笑,“江五爷,美人在怀你还不好好享受?”

  江鸿影揭去了她面上的薄纱,很美的女子,比着府里的画容也是不差,叶时笙倒是费了心思。

  只可惜…比他院里的那小丫头还是差了些。

  男人,一旦没得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况且像他们这些富家子弟有了最好的,便是看了旁的自然心生对比,这舞姬不错,奈何他现在心思扑在别的地方。

  “五爷,奴家心悦爷许久,今日终于得已相见。”舞姬声音如同黄鹂一般,悦耳动听。

  雲霆吃起飞醋,揶揄的看向江鸿影,“哎呦,江五爷,您还不赶紧收了,瞧人家可是特意为了你前来。”

  “哦?为了我?”

  舞姬轻点了下头,倚上他的胸膛,在他的胸口处打着圈,江鸿影适时止住她的手,推开她,起了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俨然要走。

  那舞姬瞬时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丝毫不顾及什么身份,上前扯住他的衣袖。

  屋内的人全都被她的举动惊着了,叶时笙看着江鸿影越来越黑的脸,还未来得及打圆场,亲眼看着那名舞姬痛苦的捂着自己的手……

  江鸿影不客气的捏住她的脸,清冷的嗓音一字一句犹如钉在她的心上。

  “投怀送抱也得适可而止,爷对你没兴趣,滚一边去。”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今天是来骗收藏的小南,希望大家踊跃收藏哦!

2019-10-31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