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090 2019.10.20 16:37

  今日可谓是有惊无险,瑶琴回了梅苑后忍不住敲了敲自己发酸的腿,思绪万千…

  想起那日他的话:你不认得我?顿时心中郁结,觉得江五爷实在是可恶,把她戏弄地团团转,今日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自己去清晖堂伺候,想着璟黛最后脸上的嘲弄,只怕自己的安生日子要结束了……

  徐嬷嬷今日出府采买,回来后才听人提起这事,紧赶慢赶的来梅苑问个清楚。

  院里同往常一样安静,耳房有燃起的光亮,徐嬷嬷进去后瞧着小丫头正在出神,忍不住使劲敲了敲她的头。

  “我瞧着你如今胆子越来越大了,我怎么跟你交代的,你去前院帮忙就给我捅了篓子!”

  瑶琴捂住额头,一个劲的用手揉着:“嬷嬷!我不是有意的!您老人家干嘛使这么大力,痛死我了!”

  徐嬷嬷难得生这么大的气,此刻听了瑶琴的话,更加气恼坐在凳子上闭口不言。

  瑶琴知道这次怕是真的惹了嬷嬷不痛快,凑上前去撒娇道:“嬷嬷!您瞧瞧我的额头可不是红了一块,琴儿知道您生气,气我不听话,我真的知道错了!”举起手向着徐嬷嬷保证。

  “你少来!你明明知道你身份特殊去那起什么头,如今倒好,五爷亲自点了你去伺候,要是有个万一,你这脑袋还要不要!”又气恼的点了点瑶琴的额头。

  “嬷嬷,我也不知道五爷为何这样,想来他觉得我有趣,说不准我去了清晖堂,五爷突然又觉得我无趣就将我赶回了梅苑也是未尝可知的!”

  徐嬷嬷叹了口气,大局已定再怎么骂也是于事无补,摸了摸瑶琴发红的额头:“还疼吗?”

  瑶琴顺势躺在嬷嬷的腿上,轻轻的摇了摇头:“嬷嬷!瑶琴知道您是面冷心热的好人也知道您护着我,今日这般生气也是怕我出事,嬷嬷,我都懂!即便去了清晖堂我也一定记得嬷嬷从前的嘱托,一定不叫嬷嬷担心!”

  徐嬷嬷抚了抚她乌黑的秀发,脸上的慈爱溢满了整个脸颊:“容姨娘不是好相与的,自打她入府这一年多来,五爷就基本上没再去过别的院里,今日你得罪了璟黛,想来那丫头在容姨娘面前断然不会说你什么好话!去了清晖堂以后,能避开还是避开可懂了?”

  瑶琴点了点头心中的感动无以言表,入了江府后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唯有府里的徐嬷嬷让她感受到家人在身边的满足,她格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亲情。

  第二日

  瑶琴收拾妥帖后,乖乖去了清晖堂。

  欣然是实打实的心里高兴,从今天开始瑶琴就可以陪着自己了,也不用怕去了梅苑耽误了活计被听竹念叨,越想越高兴,眼角的眉梢都带着喜色,正探着头看看人来了没有。

  “瑶琴!我可把你盼来了!”

  “你怎么在这?躲懒来了?”

  听着这打趣的话,欣然面色微红,“什么躲懒!我可是回了听竹姐姐,她正好也同意我来领你进清晖堂,你可得仔细着是跟谁说话呢!小心我罚你!”

  瑶琴掩唇偷笑,看她狐假虎威的样子,“我哪里敢!烦请欣然姑娘带路!”还福了福身,甚是恭敬,惹得欣然笑的合不拢嘴。

  “行啦!我也就不贫了!听竹姐姐尊了五爷的话,你就去书房伺候,平日里五爷在府里少,书房也是少去,你且放宽了心!”

  “五爷平日里可有别的忌讳?”

  欣然苦思了一会,“五爷喜静,你瞧着我来了清晖堂也有些日子了,近身伺候五爷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这倒是,你那炮仗似的嗓门,可不得吓着五爷!”

  欣然噘嘴,想了想又道:“漪澜院的那位你且注意着,平日里五爷惯着她,咱们那次的事想必璟黛在容姨娘面前指不定怎么说咱俩。”

  瑶琴点了点头,随着她往里走去。

  “喏,前面就是书房,你日后就在那当值,里头还有个伺候的丫鬟名唤佳菁,性子文静,是个好相与的。把你这东西给我吧,晚些我领你去住的地方,你先去书房给五爷请安吧!”带着她的东西,转身就走,仿若后面有毒蛇猛兽不成……

  欣然突然这么细心周到,她倒不适应起来,平日里见惯了她咋咋呼呼的样子,想来这清晖堂断然不是旁的院子可比的,处处捏着规矩,心中不由得有些打退堂鼓。

  迈出去的脚有些想退回去,脑海中突然闪现一个人影:是啊!有什么好怕的,本来就是他戏弄了她。

  遂又笔直的朝着书房走去,引得正在当值的苍何细眯着眼睛盯了她好一会。

  “你直接进去就可,爷正在里面。”

  瑶琴只觉得他好像巴不得自己进去,似笑非笑的眼神叫她心里毛毛躁躁没底,“大人,奴婢斗胆,不知五爷此刻是不是没空见奴婢?要不然奴婢还是……”

  话音刚落,房中传来哐当一声,她下意识看了眼苍何,欲开口……

  “这下应该没事了,你进去吧!”

  瑶琴只觉得这苍何大人是不是故意的,这是没事了?才摔了杯子要是现在进去无异于嫌自己命长。

  “五爷!昨日的小丫鬟现下正在外面等着。”

  瑶琴瞪大了眼,想杀了面前这个男人的心都有了。

  “让她进来!”

  苍何朝房门挑了一下眉,“进去吧!”

  “奴婢真是谢谢苍!何!大!人!”说的咬牙切齿,生怕他听不清。

  “好说好说!进了清晖堂都是一家人,赶紧的吧!”还殷勤的替她开了门,笑的甚是欢愉。

  进了里屋,瑶琴抬脸看着画台前立了一人,此刻眉宇郁结,脸若冰霜,那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阻的她站的远远的请了个安。

  他循声望去,脸色更加慎人,“爷是能吃了你不成,作甚离那么远,过来!”

  她慢慢的探着过去,临近时他探手去拉她的腕子,稍稍受力人已到了面前。

  瑶琴犹如惊弓之鸟,往后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公……公子……”

  “慢吞吞的,难不成还要爷伺候你?我头疼的紧,你给我揉揉。”

  松开了紧握的手,踱步去了卧榻上。

  瑶琴的面色发红,尤觉得手腕上还有他留下的余温,烫人的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