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217 2019.10.26 19:55

  “江家五公子?应该不会吧,这是老爷的家事,他也不便插手吧。”

  江老爷子嗤笑一声,目光清朗,“我自己的儿子我能不清楚?他今日敢这么硬气的与我叫板,想来是找了帮手,可有这本事的除了江家那小五,断没有人敢从我手里抢人!”

  “老爷,江家五爷应该也没这么大胆子,公然与您叫板。”

  “哼!你倒是小觑他了,他的背景就是他敢与我叫嚣的本钱,况且那猴崽子打小聪明,江老头子倒是生了个好儿子!你去吧,别再耽搁!”

  仲平掩上门前,打量了一眼立在窗前的人,恍惚间觉得自家老爷仿若苍老了许多,从前那意气风发的靖远将军面对家事不过也是劳心劳力的平凡人,心中有太多无奈,为了叶家操持了大半辈子……

  方茴醒来之时,只觉得眼前黑乎乎一片,眼睛被蒙上了黑布,手脚全被绑住,扭动了一下脖子,钻心的痛传来,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

  听到前方传来轻微的响动,她下意识缩了起来,老者的声音徐徐传来,“奉上面的命令,你们……”话音断了,但是她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心中很是焦急,她手轻轻的摸着附近是否有尖锐的物品,她不能坐以待毙等死。

  ‘吱呀’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她感觉到了有脚步在向自己慢慢靠近,她甚至也能感受到他蹲下身来,温热的气息打在自己的脸上,忽而,她的下颚传来痛处,被一双粗糙的手紧紧攥住。

  “啧啧!这副好模样就这么杀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这位公子,不知可否告诉我是何人这么看得起我不惜取我性命?”

  “哈哈哈!倒是个不怕死的妞,可惜红颜薄命这句话果真是不假。”

  方茴知道他看来是不会告诉自己到底是谁要下此毒手了,鼻尖冒出些丝丝细汗。

  男人离她很近,瞧她面容姣好的样子,心痒难耐,转而又想到上面吩咐的事,陷入两难。

  “公子,我是方府的小姐,如果你放了我,我父亲定会重金答谢。”

  男人粗糙的手轻轻划过她的面颊,只觉得吹弹可破,凑上前去,挑了一缕发丝放在自己的鼻尖,女儿家的香气四溢扑鼻,真真叫他晃了神……

  “公子?”

  方茴知道他人就在身边,可是一直没回话,让她不免看到希望。

  男人回了神来,“要你命的,是你方家也吃罪不起的,我若没有交差,到时候我可就自身难保了。”

  方茴顿时惊醒:方家也吃罪不起的,除了皇亲国戚,江府,还有一个便是——叶家!对啊,怎的忘了叶家,叶老爷子只怕是知道了她和时笙想要逃跑的事,恨死了自己,所以起了杀心……可是想到时笙,他此刻一定着急的不成样子,越想越不争气,眼泪在黑布的包裹下打湿了眼布……

  “你可别怨我,去了阎王殿记得找该找的人!”

  话音刚落,一道金光闪来,直逼那杀手。

  男子堪堪躲过,看见来人他凌空一转,一剑击杀而去。

  来人一剑上挑,森寒四起,幽幽开口,“想找死?”

  杀手厉喝一声,“少说废话,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右手一扬,利剑疾射而出。

  来人速度极快,一道剑光破壁而出,来到两人的面前,忽而他的利剑弯曲,飞斩而来,剑气寒芒四起,悠然而下。

  杀手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一片猩红,应声倒地。

  “不自量力!”抬眸看向缩在一旁的女子,走上前去,“可有受伤?”

  方茴摇了摇头,心有余悸。

  “待会有人送你回方府,你且等着。”

  言毕,不动声色的悄然离去。

  “……多谢少侠!”

  四周却不再有任何声响,方茴知道自己得救了,刚才自己虽被蒙眼不曾看见,但她也知道那名雇来杀了自己的凶手已经倒下,想到他刚才轻薄自己的样子,只恨不得捅上几刀。

  细细碎碎的声音接憧而至,她知道有人来寻她了,可是她不明白为何那位少侠不替自己解了绳再离开,留着自己想叫人都没办法出声……

  却说那位少侠,早早骑了马正往一处赶去,满脑子都想问清楚事,哪还顾得了这么多。

  看门的家奴看见来人,忙上前去牵马,嘴上甚是客气,“泽爷,您今日怎么来了?”

  “爷没空跟你絮叨,你们爷在不在府里?”

  “在的在的!奴才替您通传一声!”

  “不必了,替爷的宝马好好喂了,少不得你的好处。”随手将银锭子赏了出去,喜的那奴才眉开眼笑。

  泽爷刚到清晖堂,正巧碰到苍何,嘴里叫嚷着,“哎呦!爷这胳膊这腿疼死我了!小何子你快来给爷按按!”

  苍何瞬间脸色阴沉,施展身手来到他的面前,“是吗?怎么没断?要是断了我还能给你接上!”

  泽爷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对苍何的话甚是不屑。

  “小何子,爷的身手可不差你,爷今日是功臣,你还不赶紧表现表现,兴许爷心情好也赏你些银子!”说着,煞有其事的将腿伸到另外的檀木椅上,眼神示意苍何赶紧着。

  苍何敛下心中的怒气,正欲动手。

  “把腿放下去!”远处,江鸿影慢慢踱步而来,瞧了眼面前人吊儿郎当的样子,皱了皱眉。

  泽爷看他面色不悦,赶紧收了腿,正襟危坐起来。

  “办完事不回去,来江府做什么?”

  “哎,我说江五爷,你也忒过河拆桥了吧,我辛辛苦苦替你办了事,连杯热茶都没喝上,你还上赶着我走!”

  “鬼泽,你那点事都办不妥,那可当真是无用至极!”

  “江鸿影!你!”

  犀利的眼神扫向直呼其名的鬼泽,后者讪笑了一下,又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告诫自己今日是功臣,有什么可怕的,可是看某人的眼神,心里又不免有些打退堂鼓,这不是时刻在捋龙须吗!

  “咳!那什么!你托我办的事我都办妥了,我改日再来!”

  “等下!”

  “呦?江五爷莫不是留我在这清晖堂用膳?”

  江鸿影勾起了唇角,“你想多了!不过,还是多谢,用膳就不必了。苍何!送客!”

  苍何十分高兴,面上的的笑意怎么也挡不住,“泽爷,还请您改日再来!”

  “小何子,你别得意,爷改日再来欺负你!”

  苍何强忍住自己想要冲上去揍他的想法,似笑非笑的拱了一礼,“泽爷,您再不走,可就得脚程回去了!”说着,颇为得意的离去。

  鬼泽挠了挠自己的头,百思不得其解,忽然,“哎呀!我的马!”飞快的朝着马厩跑去。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明日更新男女主专场,切勿着急!还是那句话呦,喜欢的及时收藏哦!

2019-10-26 19: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