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430 2019.10.13 10:19

  “好了,容我替你摘了,到时候了!”

  师太起身,来到瑶琴的面前,轻手揭了脸上的面纸,沉声良久:“你且出去吧。”

  瑶琴从后房出来,林氏瞧着眼前的人,伸手抚向瑶琴的脸庞,不可置信的看向师太。

  “夫人所求之事,已达成,还请夫人莫要忘了答应贫尼的事!”

  林氏心存感激,忙应下:“那是自然,多些师太,妾身一定谨言,还请师太放心!”

  “此面容,你需记得每两月得摘下。”又伸手将青花样式的小瓶递给瑶琴道:“将这瓶药粉和了水同面容纸融合,不可忘!”

  “师太所言,瑶琴记在心中,必不会忘记!”

  师太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林氏一眼:“如此,你们便下山吧!”闭上眼,不再言语。

  林氏出了禅房,再三道了谢,方才离去。

  师太听着声知道母子三人渐行渐远,缓缓睁开了眼,喃喃自语:“这等容颜,只怕不是想避开就能避开的……”遂又转了圈佛珠,不住的摇了摇头。

  天气变幻不定,雨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着地面,发出滴答的细响,所幸马车早早候着了。

   马车内,轩儿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姐姐,你怎的这般模样,哪有姐姐之前好看,轩儿不喜欢!”

  林氏点了点轩儿的额头:“你啊,莫问这么多,你姐姐这样,是母亲允的,回去之后不许多说,旁人若问起,你只说姐姐生了病,不宜出门,可懂了?”

  轩儿似懂非懂,但瞧着母亲一脸严肃的样子,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母亲。”

  林氏满意的嗯了声,转头凝视着瑶琴。

  “孩子,委屈你了!”

  瑶琴错愕地看了眼林氏,有些不适应林氏突然的一句话,自记事以来,林氏对自己虽未严苛,却总是淡淡的,想来也是因着自己要去江府,在家中时日不多,态度才变了吧……

  “母亲,我没事,本就是为了咱们家,女儿去了江府挣些银子贴补家里,也能为家里减轻些负担。”

  林氏有些动容,柔声道:“你能这么想,母亲甚是欣慰。”

  一时间车内静了下来,偶有轩儿对着窗外好奇事物的发问,林氏也耐心地回着。

  江府

  “夫人住的静园可都安排妥了?”

  “都安排妥了,至于伺候的人手还未确定……”

  江鸿影揉了揉发酸的眼角,活动了几下肩膀,接过听竹递来的茶,饮了几口道:“我瞧着你这管家的名头也是不想要了!”

  说完,手中的杯盏落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引得吴管家面露惧色。

  “……公子,前段时间奴才已经准备安排些人进来,约莫这几天就可到府上了……”

  吴管家小心翼翼地看向座上那位,趁热打铁道:“公子放心,招的都是家生子,底细都干净!回头让徐嬷嬷再好生调教一番,若有好的自然送到夫人院中去伺候,公子,尽管放心!”

  江鸿影摆弄着手上的玉扳指,并未搭理吴书来。

  听竹温婉一笑,轻声说道:“吴管家,公子今日有些累了,若没有旁的事,就退下吧!”

  吴书来连连点头称是,退了出去。

  “公子?”听竹试探地问了声。

  “何事?”

  “要不要奴才去漪澜院请容姨娘进来伺候?”

  江鸿影神情慵懒地微阖双眼,面露疲惫之色,轻点了头。

  听竹了然,吩咐了旁人速去请容姨娘过来。

  天已经黑了,周围的一切都逐渐失了色彩,平日里孩子们嬉笑玩耍的巷口也安静了下来,唯一的亮光仅有天空中那一抹亮色……

  马车稳稳当当地进了巷子里。

  回到家中,林氏便忙碌了起来,轩儿一溜烟跑进了祖母的房中,迫不及待地告诉祖母今天碰到了什么稀奇的东西,哄的祖母眉开眼笑。

  瑶琴在门外就听见房中不时传来的笑声,不禁有些被感染,推了门进去,烛火的照应下,瑶琴瞧见祖母的笑纹抬深了几许,偶有几声咳嗽也强压了下去,看的她有些酸楚……

  祖母抬眸望向瑶琴,慈爱的笑道:“琴儿,来祖母这!”

  瑶琴微愣,有些不可置信道:“祖母,琴儿如今这模样……祖母……你竟认得?”

  “傻孩子,说的什么傻话,你打小就在祖母身边,便是如何,祖母也识得。”祖母招了招手,轻拍了下床边道:“琴儿,过来,祖母瞧瞧。”

  瑶琴缓步过去,依着床边坐下,拍了拍轩儿的头道:“你这小滑头,惯会来吵着祖母,小心一会我告诉母亲,让她好好说说你!”

  轩儿吐了吐舌,道:“姐姐就会吓唬轩儿,轩儿有祖母护着,谁都不怕!”

  瑶琴佯装要收拾轩儿的模样,小滑头呲溜一下跑了出去,十分有趣。

  “轩哥儿这孩子,也就琴儿你能收拾到他了。”

  “祖母,这小滑头淘着呢,前两天还将我刚绣好的帕子扯了藏在院里,被我发现了一整天都避着我,躲在祖母这怕我寻他麻烦,鬼精灵着!”

  祖母闻言,忍俊不禁道:“这孩子,同你父亲小时候一样顽皮……”

  瑶琴有些为怔,六岁的时候父亲因为一场大病,终是撒手人寰离开了她们,不想那时母亲却怀上了轩哥儿,孤儿寡母又拖着老人,日子可想而难过。

  所幸林氏识得字又绣的一手好刺绣,偶有些人托她抄些经文或自己绣些织品养活着一家子,长年累月自己也积了不少的病,再者还有老人一直拖着病体,光是那些药品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琴儿,别怨你母亲,是祖母拖累了你们。”

  “祖母,您别这样说,琴儿这辈子有祖母照顾着琴儿,亦是琴儿的福。”

  瑶琴握住祖母骨瘦如柴的手,眼圈发红……

  “我的孩儿,若你真的不想去,祖母替你同你母亲说去,万不可委屈了自己!”祖母正色道。

  “祖母,母亲已收了江府的银子也按了字据,琴儿此番是非去不可了,正好,祖母以后想吃什么,琴儿可就有钱为祖母买了,这可是好事啊!”

  “琴儿,你母亲今日所做的事,祖母是知道的,也是祖母允的。”

  瑶琴小嘴一撅道:“原来是祖母允的,亏得轩哥儿今天笑了我一路。”

  祖母顿了顿,叹息道:“孩子,你母亲从前便是因着这容貌生出了多少事端,唉……祖母同你母亲都希望你平平安安,将来出了江府,寻一普通人家,相夫教子平淡而过未尝不是件幸事……”

  “祖母同母亲的心意琴儿明白,也知道是为了琴儿着想,琴儿听话就是,只是祖母,母亲脸上那伤疤……”

  祖母摇了摇头道:“从前的事不提也罢,说了也是徒增烦恼。”

  瑶琴眉头微微皱起,手指紧了紧,忍住了想要问下去的冲动。

  祖母松了一口气,柔声道:“咱们琴儿是乖的孩子…不过…”顿了顿道:“轩哥儿这孩子也说的忒较真了,倒也是实话!”

  瑶琴缓过神来,方听懂祖母正在打趣着自己,佯装生气道:“祖母,您纵着轩哥儿便罢了,现下也来打趣孙女,这轩哥儿要是听着了,岂不是越发肆无忌惮了!”

  祖母温和一笑,眉宇间却透着淡淡的担忧,稍纵即逝,不易察觉。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男女主很快就见面啦,莫急!喜欢这篇文的,收藏一下,给我个动力,哈哈~

2019-10-13 10: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