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074 2019.10.22 18:49

  “你找我什么事?“

  “我来同你说些事,明日我就回去了,这往来也得过几日才能回来,你一人在这仔细着些。”

  瑶琴皱起鼻子俏皮地一笑,微微侧着头笑望着她道:“放心吧,我能有什么事,你回去路上小心些。”顿了顿,遂从袖口处拿出来一些银子。

  “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能要!”欣然忙推了回去,板起俏脸。

  “咱们俩入府以来,我受了你不少帮助,这点银子不算什么,你这次回去也是用的上的,别推辞了。”

  她迟疑了一会,才鼓起余勇收下,看到瑶琴的笑脸,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感动的热泪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大家都不过是指着月例讨生活,对于她们这些丫鬟而言谁家不缺银子,瑶琴给的钱足足是一月的份量,这得攒了多久,她这样大方的拿出来,怎能让欣然不感动。

  瑶琴愕然,手忙脚乱的替她擦拭,“你哭什么,倒叫我不好意思了。”

  “我难得矫情一回,你还拦着我不成?”

  瑶琴不禁抿嘴儿一笑,嫣然道:“成!我哪里敢!”

  两人相视一笑,紧紧牵着彼此的手……

  漪澜院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老祖宗说的话最是在理。

  璟黛跪在地上的双膝没有半点移动,忍着痛,,垂头敛目。

  容姨娘在厅堂里坐下,嘴用微微向上挑起,忽地伸手往桌上一拂,茶壶茶盏落地即碎,声声敲在璟黛的心上。

  “出去办点事,就去捅娄子,越活越回去了是吗?”

  “奴婢知错!奴婢只是交代她们好好做事,她们反倒来了脾气还说姨娘你管教下人不严,奴才容不得旁人说主子的任何不是,就争辩了几句,她们却动起手来,后来五爷就……来了,不仅没处罚她们,还点了其中一个小丫头以后去书房伺候!”

  容姨娘忽而眸光一闪,精致的脸上隐隐凝起一抹寒意,“哪来的小丫头?“

  “奴婢打听过是看守梅苑的,素日和清晖堂那个叫欣然的丫头走在一起。”

  “起来回话!”

  “是。”璟黛强撑着酸痛不已的腿缓缓站了起来。

  “说清楚了。”

  “那个被爷点名的丫头叫瑶琴,生的并不好看满脸褶子,倒是那个欣然一股子妖媚样,看着就不是个安分的主,保不齐五爷就是因为她让她的小姐妹去伺候!”

  容姨娘白皙的脸骤地一沉,“你都打听清楚了?”

  璟黛神情恭敬,低着头道:“姨娘尽管放心!”

  她瞧了眼璟黛泛白的脸,额间有细汗隐隐渗出,秀眉一蹙,“你先下去吧,回头让人给你送点药膏,以后倘若再犯事,休怪我不饶你!”

  璟黛应下声来,退了出去。

  惊鸿楼

  “我说,你江五爷怎么回事,来这地方包雅间?莫不是考验自己坐怀不乱不成!”雲霆一通牢骚还未说完,只感到一阵寒意,缩了缩脖子,满脸堆笑的看着江鸿影,闭口不言。

  “爷请你了吗?不请自来还挑三拣四!”

  “得得得!您江五爷说啥是啥,小的闭嘴。”端起杯盏喝着茶,闭口不言。

  约莫一会,叶时笙匆匆而来,面色不悦,猛喝了口茶,‘哗啦’一声,杯盏被他颠的老高,桌子上茶水肆意横流。

  “你怎么回事,没瞧着我坐这,爷这身衣服可是新裁的,宫里头的料子你可赔得起?”雲霆拂去衣服上的水渍,甚是不满。

  “可是又被叶老训了?”

  “可不是,说来说去也就那些事,如今连着婚事也说,当真是烦透了!”

  江鸿影瞧他丧气的样子,低声轻笑。

  他们拥有了旁人一辈子都没有的荣华富贵,必然也需舍弃什么,婚事除了父母之命也不会再有旁的法子,姨娘妾室可以有很多,可唯独这夫人的头衔不是一般人可以摘得。

  叶时笙看上的可是方家的二房庶女,叶老岂能同意,可偏偏他这次拧住了非那庶女不娶,即便叶老同意许她妾室的名分,叶时笙也断然拒绝,必要那庶女正名,如此同家里僵持不下,今日想来这面色不佳怕也是这缘故。

  “鸿影,你倒是替我想想法子,难不成眼睁睁看你兄弟我到寺里当和尚不成!”

  目光无意识的转了个角度,耸了耸肩,“不是我不帮,这事爱莫能助,我尚且还未娶妻,府中虽有姨娘不过也是打发些时候解解闷。”

  叶时笙不自觉叹息,“等你遇上一位你满心满眼都是她的那个人,你就懂我此刻的无奈……”

  “爷流连花丛,可不会像你一样陷进去给自己找不痛快,再说了,这花儿如此多,爷可不想只采那一朵!”

  “就是!我说阿笙,你也忒较劲了,那方家二小姐我可是见过,又不是什么天资绝色,值得你这样?”雲霆的丝毫不解的询问着,只觉得自己的兄弟怕是被那方家小姐下了药,病的还不清。

  “行了!爷回去了,今日乏的很,你们在这聚吧!”他站起来,拍了拍叶时笙的肩膀,离去。

  江府

  “唉,还没抄完啊,我肚子都饿了……”

  “欣然,你去吃吧,我过会寻你去。”

  “那我给你留些,你快些过来。”

  “……嗯。”

  欣然两道秀眉紧缩,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转身离开。

  时间飞快的流逝,斜阳最后的余晖已经消失了,变成了苍凉的灰白色,隐隐绰绰下起了细细的小雪,缓缓落在八角亭的石阶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衣。

  瑶琴停笔,活动了下微微僵硬的脖子,抬脸方才发现下雪了。

  走至檐下,缓缓伸出手来,触手的微凉引得她瑟缩了一下,攸尔又微微含笑。

  江鸿影回来后看到的就是这副光景,有些微怔,立在那并未上前,晃了晃心神,心道:又还没喝酒怎就有些醉了……

  覆手在后,信步走了过去。

  小丫头沉浸在漫天飞雪中,未曾在意身后有响动,直到一声‘咳嗽’打断了自己的出神,回身看向来人。

  那人站在更灯的一侧,五官轮廓分明,长眉若柳,身如玉树,此刻幽暗深邃的眸子正噙着笑意看着瑶琴。

  她顿时心脏咚咚跳动,耳边泛起一抹红晕,怔怔的看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