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186 2019.11.04 18:00

  佳菁和瑶琴二人到了后头的偏间准备趁着今日天气好把一些放置许久的书抬到外面去去霉味。

  佳菁见瑶琴脸色红扑扑地,只以为她是热着了,低着声,“你怎的穿那么多,屋里又烧着炭,热乎着呢。”

  瑶琴微微一笑,“我不热。”

  佳菁笑道:“好吧好吧,只是你该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到底热不热。”

  瑶琴听言,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传来阵阵的热感,想到方才自己亲手喂五爷吃东西,只觉得懊恼,一时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在心中默念,安抚自己躁动的心。

  佳菁只捂着嘴笑,也不去拆穿她,由着她去。

  江鸿影在书房待了一个时辰,期间,佳菁去添过两次茶水,见五爷也没别的要求就安心的退了出去。

  好巧不巧瑾梅唤了佳菁前去领一些书房平日里要用的东西,她又怕五爷有旁的吩咐,知会了瑶琴记得待会去书房添水,便随着瑾梅走了。

  瑶琴应下,这一忙才惊觉佳菁交代的事自己一股脑全抛在了脑后,赶忙停了手中的活计,急急的去了书房。

  刚走近,里面不时有笑声传来,依稀听着倒有点像漪澜院那位。

  “爷,您最近都好几日不曾来看妾身了。”

  “嗯,爷最近有些忙。”

  “爷忙,妾身自然是知道的,只是爷…您替妾身瞧瞧,最近是不是都瘦了?”

  江鸿影微微抬脸看了一眼,又垂下眼睑继续看着手上的书籍,漫不经心地的‘嗯’了声,半晌来了句,“找大夫瞧瞧。”

  画容心中窃喜,面上仍一副病恹恹的模样,轻揉了自己的太阳穴处,幽幽开口,“也不知是不是这大夫无用,妾身被他瞧了反而愈发难受了,唉……”

  江鸿影放下手中的书,只觉得有些疲累,越过她,去了那软榻上侧卧着闭着眼,想要眯一会。

  画容一时有些不快,瞧了眼那位,显然不打算听她说这些妯娌间的小事,可又想到自己今日来的目的,心中亦不甘,重拾了笑脸,又朝着榻上那人走去。

  “看来爷是累了,妾身替爷松泛松泛。”

  画容最是会看颜色,也知道江鸿影最是吃软不吃硬,可即便是吃软,也得拿捏住分寸,才不那么惹人厌。

  她细若无骨的手在他的肩上力度正好的揉捏着,瞧他没有不悦,那白皙的手逐渐向他的胸口处划去,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

  “五爷。”

  江鸿影攸然睁开眼,制止了还在他身上的手,原本还卧着的身子也在此刻正襟危坐了起来。画容不动声色的将他的动作收入眼底,想着今日怎的这么反常。

  “进来吧。”

  瑶琴在外得了令,端着茶水进了来,瞧见屋内果不其然是这位容姨娘,朝她福了福身,便去了桌前续水。

  画容面上无虞,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那水葱似的指甲今日要被自己深深折断了,璟黛的确同她说了五爷得了一美人,就是原先自己罚过的那个丫头,可她记得那丫头明明貌如无盐,如今摇身一变成了美人,这美人姿容还在她之上,叫她怎能甘心,五爷这几日连漪澜院的门都没踏进,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想来恐怕与这丫头在脱不了干系。

  瑶琴忍住心中的不自在,后身两道视线盯着自己,即便她没有回身看见,都能感受的到。

  “这丫头我瞧着面生的很,爷新添的吗?”

  江鸿影‘唔’了声,又眯着眼看了眼画容,并未说些什么。

  画容心中一紧,“爷惯是会挑人,瞧这清晖堂里,听竹,瑾梅哪个不是美人,如今这位,妾身倒觉得便是妾身见了也得拿蒲扇遮一遮,当真是个妙人。”

  江鸿影倒没觉得有些不妥,反倒觉得画容说的话也算有点理,越瞧那丫头越觉得自己发现了宝贝。

  “奴婢谢姨娘抬举,姨娘倾城之姿,奴婢不过区区蒲柳之姿怎敢同姨娘攀比,姨娘当真是折煞奴才了。”

  画容起身,莲步走来,“瞧瞧,这张小嘴真是能说会道,我听了真是欢喜,难怪爷许你进了书房伺候。”

  瑶琴只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微微一笑,福了身端着托盘准备先行离开……

  画容面上闪过一抹阴狠,趁她不备,伸出脚生生绊了瑶琴,俩人一起向前扑去。

  瑶琴一时不查,又唯恐手上的热水撒出去烫着了画容,紧紧端着杯盏……

  江鸿影见状,欲想上前,却被画容紧紧攀住手臂,一副吓坏了的样子。

  瑶琴重重的跌倒在地,手中的托盘以及杯盏滚落在了一旁,手心处传来钻心的疼,她看了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手心处赫然多了一条划伤的伤口,显然是刚才杯盏摔在地上而她又刚好跌倒在这附近,被破碎的杯盏划伤。

  她抬脸看向画容,见她神色如常,哪里有半分的惊吓,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江鸿影的身侧。

  江鸿影扯开牵制住他的胳膊,焦急的上前来,“有没有伤着?爷看看。”

  他正好碰上了她受伤的左手,惹得她下意识‘嘶’了一声,他神色甚是难看,想要看仔细。她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明显就是在抗拒他。江鸿影的面色更是阴郁,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将那破碎的杯盏放进托盘,恭敬的退了出去。

  画容心里一阵痛快,又不能表现出来,语气甚是关心,“爷,这丫头受了伤,妾身一会子去看看去。”

  “不必了,回你的漪澜院去,无事不必来这。”

  他的话让她觉得顿时一身冰凉,这是要弃了她?

  “妾身知道,今日都怪妾身,妾身这就回去面壁思过去,不叫爷烦心。”

  她甚是乖觉,眼下江鸿影心思全然不在这里,自然也就忽略了她脸上的神情,不似往常。

  离开清晖堂,画容领着璟黛回去,路上,璟黛忍不住发问,“姨娘,刚才奴婢在外听见屋里一通响声,怎么了?”

  画容得意一笑,“自然是你的主子我,收拾该收拾的人。”

  “姨娘英明,自然有的是法子整治她。”

  “不过,虽说整治了她,倒也叫我明白了,爷如今对这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心思。”越说越想,画容心中更加愤恨,旁人不知,可她最是清楚,爷当时眼中的慌乱她第一次看见,那是她跟了他这么久从未看到的神色,她慌了,她当时死死扣住他的臂膀,一种从未有过的失去在那一刹那她突然强烈的感受到了,她唯有死死将他扯住,好像心里的缺失才能得到缓解。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昨天上了封推,好开心哎,感谢大家的收藏、推荐and也感谢我的责编对我的支持,谢谢(在此小鞠一躬!)

2019-11-04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