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237 2019.10.25 19:30

  听竹脚程倒挺快,得了苍何的腰牌以后,一路顺畅请了大夫,领他去了覃房。

  “你们两个快让开,大夫来了!”

  欣然、鸢儿等人听了话,赶忙为大夫让出路来。

  大夫放下背着的药木箱,上前探了探瑶琴的体温,原本还红润的脸此刻变的苍白,呼吸也很微弱,大夫按部就班,为她搭脉诊治。

  旁边的三人一个比一个紧张,若不是听竹扯着欣然,只怕她恨不得想上前问问这大夫到底诊出来了没有。

  大夫摇了摇头,欣然只觉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掰开听竹的手,使劲扯着大夫,“怎么会!你到底行不行,她不可能会出事的!”

  大夫被她晃得头晕目眩,费了好大劲才掰开她,“姑娘,容老夫细说。”

  “欣然,你别冲动,听大夫说!”

  “这姑娘是寒气侵体,一时受不住,这才晕了过去,我瞧着她膝上的地方全都湿透了,你们且看看是不是膝上有伤?”

  欣然刚松了一口气,又听着大夫说她受了伤,难免又着急了起来,正要上前检查……

  “大夫,还请您暂避一下。”听竹做事向来妥帖,女儿家的身子多有不便,即便是大夫,毕竟他身为男子多少还是要有所避忌。

  大夫这一把年纪了自然知道这人伦纲常,退却到屏风外,容这几个小姑娘替他看看。

  欣然褪去瑶琴身上的膝裤,下意识捂住了嘴,“怎么会!听竹姐姐,她膝上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听竹细细看去,不免有些吃惊,白皙的腿此刻两膝上大片青紫并且肿了起来,看着尤其吓人,只怕这伤不是轻易来的,抿了抿唇,“帮她收拾好,我去回了大夫的话。”

  屏风外……

  “大夫,的确如您所言膝上受了伤,且伤的很重。”

  “你且同我说说大概是什么样的。”

  “我们看了身上其他地方倒是没受伤,唯独这膝上硬生生青紫红肿,看着甚是吓人。”

  大夫点了点头,“我先为她拟方子去了她身上的寒气,你且记着每日三次用热醋抹在她膝上,为她去肿,我先为她施针。”

  听竹道了谢,唤了声里面是否收拾妥帖,侧过身来由大夫进去。

  几针下去,床上的人儿眉梢微动,似乎是感觉到了不舒服,嘴里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大夫,她怎么了?可是难受?”

  “想来是有了知觉,过会就能苏醒,你们放心。”

  欣然面上舒缓,一旁的鸢儿也甚是高兴,“欣然姐姐,她没事了!”

  听竹做了‘嘘’的手势,鸢儿缩了缩自己的小脖子,退至欣然的身后,默默看着大夫施针。

  大夫收了针放回带来的药木箱,“她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来,只是这膝上不免会疼痛,你们先去准备热醋,容一人过来拿着方子。”

  听竹吩咐了她二人,自己随着大夫去领了方子,临至清晖堂,客气的道了谢,着人好生送大夫出府,又吩咐了人赶紧去外面的药铺照着方子抓药,一通忙活,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有了丝丝汗意。

  想着覃房那两个丫头,只怕乱成一锅粥了,终究是放不下,朝着覃房走去……

  “爷,今晚你不留在这吗?”

  江鸿影捏了捏画容俏丽的鼻尖,“怎么?舍不得爷?”

  画容顺势躺进他的怀里,纤细白嫩的手环住他的腰,精致的脸贴在他的衣服上,“可不嘛!爷这几日也不知忙些什么,都多久没来看容儿了!”遂又抬起头妩媚一笑,“只怕是又有了佳人,忘了容儿了!”佯装生气的撅起了嘴。

  江鸿影最是喜欢她这副赌气模样,反握住她的柔荑,“容儿的倾城之姿,只怕丁州也是没几人可比,爷疼你还来不及,你怎么倒还生了爷的气?”

  “爷惯会哄着容儿,容儿可是知道那惊鸿楼的红邵姑娘,姿色上乘,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爷能舍得?”

  江鸿影心下无奈,最是烦女人们的酸醋,一旦吃起来那当真是酸的人浑身难受。

  “好了,爷说的话你还能不信?爷还有事改日再来看你。”

  画容跟在他身边多年,知道他不喜什么,也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大宅高院除了美貌最不能缺的就是谋划,否则自己这些年也不会攥着他宠爱多年,唯唯福了福身,看着他潇洒的出了漪澜院,心中虽有不舍,却知道放长线才是万全之策。

  抚上刚才被他握住的手,怅然、欢喜全都涌上心头,他这样的男人,从来就不会为任何女人驻留,自己纵然有他宠爱,却也深刻清楚得不到他的心,可是这么多年来,自己原来坚守只求荣华富贵,不求一丝真心的自己,还能守的住吗?也许她很早就知道,自己被他早就夺了心……终归是自己踏出了雷池,可她不悔,她信自己一定能让他改变,往后的日子还长,这么多年即便他有再多的女人,可自己一直都是那个屹立不倒的人,一直都是自己。

  注视着他离开的方向,眼中的目光愈发坚定……

  “苍何,齐渊可还老实?”

  “爷,您料想的没错,咱们出了万宝斋,随后就有从角门出来,据探子来报,去的地方是咱们江府。”

  江鸿影薄唇边不由微微勾起了一抹冷笑,“由着他去,溃疡烂的越深,咱们拔除的才能干净。”视线看向他鞶带,“你的腰牌今日怎么不在身上?”

  苍何愣了会,“属下借由听竹了。”

  江鸿影欲开口询问原因,瑾梅款款而来,福了福身,“五爷,叶公子来了,正在书房等着五爷过去。”

  他有些诧异,吩咐瑾梅沏好茶送去,脚步加快的去了书房。

  叶时笙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不时看向门口,心里也愈发焦急。

  “你怎么来了?”

  “我找你有急事!”看了眼四周,江鸿影了然,拂了拂手,伺候的婢女们缓缓退了出去……

  “说吧,看你这样子想必是大事。”

  “鸿影,兄弟我这次算是求你,你帮我找到方茴好不好?”

  江鸿影早就猜到叶家那位家主不会轻易罢手,沉吟了一会,“叶老果然还是出手了!”

  叶时笙心在剧烈地颤抖,就像被人捏在手里揉搓着,胸脯沉重地起伏着,嘴唇也在颤抖。

  “他在逼我,他明明知道我待方茴的心思,我逆了他的鳞,他就要将方茴彻底从我身边带走。”

  江鸿影看着他的样子,仿佛丢了魂,“你要知道如果我出手,你这就算是和叶老公然抵抗,可想清楚了?”

  “鸿影,我本想着要惊鸿楼的青鸢做挡箭牌,没想到终究是被发现了……鸿影,我没办法了,真的没法子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大家一般地点看书啊?我想着定个点,以后就在那个点更新。差点忘记说,谢谢你们的收藏!

2019-10-25 19: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