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285 2019.11.11 21:03

  良久的静默在二人之间荡漾开来。这样诡异的气氛着实让瑶琴有些难受。

  她垂下头,尝试问他,“五爷若不去,只怕满府里不知该如何说奴婢了。”

  他把手放在她肩头,正色道:“爷若人人都顾全,你是想累着爷?”

  这倒打一耙的本事真真叫她今日开了眼界。

  “五爷不去便不去吧,一味的打趣奴婢。”

  江鸿影轻笑,愈发觉得小女子真是难养也。又见她低垂着脸,不知在想些什么,思杵良久。

  “你这小脑袋瓜子平日里别总想些有的没的,这两日就在这歇息,爷也方便来看你。”

  她奋力隔开他的手,“五爷,奴婢同您说的您的忘了吗?奴婢不愿住这。”住在这里算什么?这里是姨娘们平日下榻的地方,如今她住这,鸠占鹊巢一般叫她好生难受。

  江鸿影被她三番两次的严词拒绝面色愈来愈冷,“好得很,既然如此就不用多费口舌了。你既这么明事理,那便随了你自己。”

  瑶琴看着他甩袖离去,陡然间生出无力感。她想叫住他,同他解释。可她只是小丫鬟,他是堂堂江五爷。有些事他比她更明白,既然明白就该知道她的为难。瞧,三言两语间她好像又得罪了他,如今细细回想初入府时自己的心境,却发现原来自己坚定的心不知何时竟有了裂痕。

  这边,江鸿影出了门,俊容难看到了极点。他越想越气不过,这个小丫头专是来给自己添堵的,当真是软硬不吃,安排她住在偏房难道还不能说明自己对她的重视?他想迎她入府,这丫头难道还不明白?说什么劳什子规矩,当真是叫他恼的很。

  “去备马。”

  “属下这就去,只是不知爷去何处?”

  江鸿影瞥了眼偏房的位置,生出气来,“府里的人端是叫爷生气,去惊鸿楼。”

  惊鸿楼此刻正人声鼎沸,好不热闹,掌柜的瞧见来人,脸上的谄媚之色瞬时登上,恭敬道:“今日江五爷前来,小店真真是蓬荜生辉了,这惊鸿楼今日人这样多,想必也是借了五爷的光。”

  江鸿影嗤笑一声,“你倒惯是会说。”

  “哪能啊,小的说的是实打实的话。今日五爷来还照着老规矩吗?”

  在楼间的红韶老远就瞧见了江鸿影的身影,起初她有些不信,毕竟这位爷也不知是怎的了,像是改了性子对这秦楼楚馆没了兴趣。如今他再来,叫她怎能坐得住。如同春日的蝴蝶翩翩而至楼下。

  “五爷!”

  江鸿影闻声,眯着眼打量起面前的人儿,薄唇牵出一抹邪笑,“多日不见,红韶反倒更加标致了。”

  红韶妩媚一笑,知道这位爷想必心情还算不错,大着胆子同往常一般,勾住他的手臂,整个人依偎在他的身上。

  “五爷今日到红韶那坐坐吗?”她小心翼翼的探问道。

  江鸿影美人在侧,在瞧着面前的人儿是何等识眼色。一想起府中的那丫头,不由得气的肝疼。他笑的放荡,却极难有人将他与登徒子并提,他与生俱来的气质并非常人所有,家室一等一的出挑,又生的一副好面孔。合该是女子愿意亲近。

  他挑起红韶的下颚,端详许久,蹙了蹙眉,“去换副妆容,这般妖艳爷腻了。”

  红韶颔首,只要他愿意来,只要他高兴,提什么要求她都是肯的。

  “你瞧瞧,红韶可算是盼星星盼月亮把人给盼来了,方才还一副瞧不起罗三公子的模样,江五爷一来只差没跪着去了。”青鸢最是与红韶不对付,以往江五爷来惊鸿楼五次有三次都被她半道劫走,瞧她刚才笑的那狐媚样,果真是碍眼。

  红韶阁内,江鸿影落坐在榻上,正细细品着茶,手上的青玉扳指不知被他转动了多少次。

  红韶则在里屋卸了脸上的浓妆艳抹,略施粉黛,轻轻打在脸上,朝着镜子左右脸细细看了看,甚是满意,起了身,走至屏风处,忽见那抹清丽的纱衣,取了下来,换之。

  “五爷,奴家这般,五爷可还满意?”

  江鸿影对她匆匆一瞥,见她倒真像换了一人,搁下杯盏,朝她招了招手。

  红韶莲步微移慢慢近了他的身旁,眼波秋色,隐约看着倒有点像。

  江鸿影抬手,指腹在她的脸上匆匆划过,不免有些神思,到底还是不一样,那丫头的脸即便不施粉黛,也是肤若凝脂,唇红齿白,肌肤吹弹可破,每每抚上她的脸,他都不舍放下。愈发觉得自己魔怔了,不过是个姿色上佳的丫头,他江五爷什么样的姿色没见过,定是他太惯着那丫头了。从前只有他不要,哪里轮到他想要还不得。

  “五爷?奴家……”

  “嘘……莫说话,就这样静静待着,爷今日乏得很。”

  红韶吓了一跳,这江五爷是怎的了,来了这居然什么事也不做,就叫自己在这干坐着陪着?

  瞧他气定神闲的闭着眼,显然并不想再同她搭话,她又打量了好几眼,见他还是这副样子,她不免有些坐不住了,娇声道:“五爷?”

  一记冷光重重的看向她,她不自觉的打了一寒噤,面上似笑非笑,当真是难看极了。

  “奴家……只是想问问爷今日是否留宿在这,奴家也好早早备着。”

  她说的言辞恳切,叫人也不好挑出错来。江鸿影抬眸望向窗外,才惊觉天色已然不早了,活动了下筋骨,快速起身,应道:“不必了,爷还没留宿在外的习惯。”

  红韶依旧笑颜相对,可娟儿看的最是清楚,自家主子那青葱玉手正逐渐泛白。

  “五爷,奴家斗胆烦请五爷让奴家为您更衣一次吧。”

  江鸿影定睛审视她良久,似在考量,看她目光清明,半晌才幽幽点头,“快些,爷还有事。”

  红韶喜出望外,比方才见他来还要分外高兴,她干净利落的为他收拾好所有,向后面递了眼神过去,正色道:“五爷,奴家身份低微,可唯对五爷真心真意,奴家闲暇时绣了这翠竹荷包,早就想送与五爷,奈何爷这几日……”

  江鸿影低头看去,针脚并不算多好,选的料子倒是时下最时兴的,他本想谢绝,却被人打断。

  “五爷,奴才是可以为主子作证,她生生绣了几晚,手指头不知道都被戳破多少次了,却还满怀欣喜的想要绣好。”

  江鸿影不动声色的瞧了眼红韶的手指,的确如往日不同,指尖处有些细小的微红,若不细看,定然是瞧不出来的。

  “住口,别在五爷面前多嘴,没的规矩。”转而又笑着看向江鸿影,“奴家不敢奢求五爷佩戴,但请五爷能收了此物,奴家也算了却了心事。”

  “罢了,你有这份心思,该是爷谢你。”

  红韶如孩童一般,憨憨一笑,“奴家替爷掷上。”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这两日小侄子回来啦,成了带娃大队一员,今日更新有些迟,见谅一下哈!

2019-11-11 21: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