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230 2019.10.24 16:10

  “放肆!一个小小的丫头也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谁给你的胆子!”一声怒喝,四周气温似乎逐渐下降。

  “姨娘,您可别小瞧了她,那日在玉清小筑她那张小嘴可是能言会道,这不,五爷都受了她的蛊惑。”

  容姨娘精致的容颜此刻冷若冰霜,一声冷哼,“是吗,那就让她去外面跪着,跪到我满意再说。”

  璟黛心里一阵痛快,“姨娘尽管放心,奴婢一定好好看着她!”

  瑶琴认命般闭了下双眼,在院中央跪了下去。

  “我倒要看看今天谁能救你,呸!”朝着瑶琴啐了一口,甚是得意的扭着身回了厢房里去。

  天色愈发阴暗,雪也下的越来越大,院子里宁静极了,那绵绵密密的大雪落在地上,偶尔有人走过踩在雪面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在这夜晚显得更加安静……

  跪了有多久了?瑶琴的脑子越来越模糊,摇摇欲坠的身子好像要被这漫天飞雪掩盖住,她不想被那人瞧不起,硬生生强撑着自己。

  厢房里,璟黛透过窗瞧着院里,又打量了眼自家主子,幽幽开口,“姨娘,那个丫头不会在外面跪出事吧?”

  画容正半卧在贵妃榻上,旁边的小丫鬟正在为她包上新的蔻丹,听着璟黛的话,她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不过是个丫鬟,即便出了事,我身为姨娘难不成还不能体罚一个丫头!”

  璟黛殷勤的向前,为榻上的人轻轻地揉肩,“姨娘说的自然在理,奴婢多嘴了。”

  画容闭上眼睛懒得再听这些琐事,拿着蒲扇悠悠的打着……

  “姨娘,五爷正往这来了!”

  榻上的人瞬间睁开了眼睛,拂去搭在肩上的手,满心欢喜道:“到了吗?怎么才来通传!你先下去吧,快去备上五爷常喝的茶。”

  “姨娘,那院里那位?”

  画容皱了皱眉头,“算了,叫她回去,对了,机灵些避开爷。”

  璟黛福了福身,匆匆退下。

  来到院里,不禁嗤之以鼻,“臭丫头!姨娘心善让你回去,你跟我来。”

  瑶琴松了一口气,正要起身又重重的坐了下去,璟黛回身瞧着后面没有动静,看她坐在那,想着五爷快来了,使了劲拽着瑶琴起来,“你倒是快点,娇气给谁看!”

  半拉半拽的拖着瑶琴从角门出去,“赶紧走!”话音刚落不客气的将门关上。

  瑶琴不免有些疑惑,忍着痛,亦步亦趋的朝清晖堂缓慢走去……

  远处,江鸿影微微蹙眉,仿佛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半眯起眼睛,“苍何,那里是过去一人吗?”

  苍何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什么也没瞧见,唯有那些树被厚厚的雪压扁了不少,“五爷,您今日想必是累了吧!属下并未瞧见!”

  “大约吧!”遂抬脚进了正院,也忽略就在他前脚进去一闪而过的身影。

  回到后覃房,瑶琴终于撑不住依在床边倒下……

  鸢儿今晚不用当值,早早就回了房,打完水回来,瞧着房里赫然躺了一个人,吓得够呛,离得近了才发现是瑶琴,唤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赶紧的准备跑到前厅叫人。

  “你跑那么快去哪,火急火燎的。”

  鸢儿像是看到了救星,大喘粗气,“……欣……欣然姐姐……我……我……”

  “你先顺会气再说,什么事急成这样?”

  “……姐姐……你快救救……瑶琴姐姐……”

  “什么!怎么回事?瑶琴呢?”

  “在……在覃房!”

  欣然不做二话,疾步跑去,到了覃房,看见瑶琴躺在地上,探了探她的鼻息,“还好,还好,还

  有气!”

  “欣然姐姐,怎么办呀?”

  欣然定了定心神,“这样,你先帮我把她扶到床上,她浑身冰凉,你待会打盆热水替她擦拭,我

  去请大夫。”

  鸢儿点了点头,看着急匆匆出去的欣然,又看了眼床上的瑶琴,心中甚是担心。

  正院里,听竹正在交代旁人新购的家具该如何安置,只听得一阵哭喊声传来,引得她回身望去,欣然眼圈正红,显然是哭着跑了过来,“欣然?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哭什么?”

  “听竹姐姐你快救救瑶琴吧,她不知去了哪里,回来后就昏迷不醒,听竹姐姐求你行行好,招个大夫过来诊治,不然……不然她就要没命了!”

  听竹执起手中的绣帕,为她轻轻拭去泪水,“好好好!你莫急,我着人去请,你且去覃房照看着,我请了大夫就引去,莫慌!”

  “谢谢听竹姐姐,欣然在此谢过!”说完,急匆匆的又赶回去。

  “你们就按照我说的放着就行,过会我再来。”

  出了院门,左思右想朝着漪澜院走去,丫鬟们哪里有资格请大夫来府里诊治,方得了主子许可才行,又想着五爷此刻在漪澜院只怕是不好求见,一时间也是愁云满布,忽而突然想起一人,脚步不由的加快了许多。

  漪澜院此刻灯火通明,守院的小丫头们瞧着来人,都柔声唤了句:听竹姐姐。

  “苍何护卫此刻在何处?”

  “回听竹姐姐,苍何大人应该随着五爷和姨娘在西厢房处。”

  听竹远远瞧着苍何正立在门外,朝他招了着手,嘴型说着:有事。

  苍何下意识回眸看了眼房中,又看了眼听竹,信步来到她的面前道:“何事?”

  听竹踮起脚,抬手附在他耳边说了个大概,他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掏出自己身上的腰牌,“你速去,以免出了人命。”

  “多谢!”

  待人走后,苍何踌躇了起来,从未有过的迟疑、犹豫在他身上缠绕着他,他在想到底需不需要将此事禀明五爷,毕竟那个小丫头五爷待她似乎有些不同……

  屋里传来一声呼唤,苍何回过神来,快步走了进去。

  “爷刚才好像听见你与谁在说话,是有什么事?”

  苍何欲开口说明,容姨娘此刻正在旁也抬脸看着他,犹豫再三,“回爷的话,不是什么大事,爷放心就是!”

  江鸿影听闻,也懒得细问,嗯了声,向着苍何拂了拂手,转脸又和身旁的画容调笑去了。

  璟黛打量了两眼主子,瞧着没人注意,偷偷退了出去,看到苍何,脸不自觉的红了。

  “苍何大人,天冷,这是汤捂子你拿在手上暖暖吧!”

  苍何看着递过来的汤捂子,应该是怕烫着,外面还细心的包了一层隔布,只是那布料上绣的正是鸳鸯,他不动声色的推了回去,“多谢,只是我常年习武,这点冷还是受得住的,你自己留着吧。”言毕,走远几步,拉开了一段距离。

  璟黛看着他疏远的样子,握着汤捂子的手死死抠着那料上的鸳鸯……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喜欢就收藏好吗?每日更新作者一枚~

2019-10-24 16: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