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040 2019.11.27 17:00

  一切收拾妥当,江鸿影坐在窗前,久久不曾离开。更深露重,他身上的白色衣袍渐渐染了露水,覆在身上有些冰凉。

  良久,他举起酒杯,豪饮了下去。

  苍何走近了他的身旁,低声劝道:“五爷,过饮伤身。”

  “许多年前,那人也会在我身旁劝诫一番,可惜……终究没能留住。”

  苍何心中叹气,只得看着他一杯一杯下肚。

  厢房里。

  瑶琴是被饿醒的,睁开睡眼惺忪的美目,看了眼身处的地方,才惊觉这是那人就寝的地方。

  慌乱起身,随意收拾了一下,忙出了门。

  正巧碰上要来寻她的苍何。

  “你等下。”

  瑶琴定了定心神,这才开口,“苍何大人。”

  苍何神色微动,想到那日主子爷莫名其妙要练手,后来又莫名其妙说了那么些话,他越想越觉得古怪。后来他知道了,一定跟这丫头脱不了干系。

  不过眼下,他有要事交给她,这笔账日后再算也不迟。

  “五爷现在有些醉了,听竹又不得空,你去吧。”

  “我?”

  “有什么疑虑吗?五爷方才抱你回来,你现下正好醒了,由你伺候五爷不是正合适?”

  瑶琴见他颐指气使的模样,当真是叫她牙痒痒,奈何人家说的句句在理,便是想反驳,也无话。

  问清了主子爷在何处,瑶琴便只身前来此处。

  不,确切的说是那位口口声声为主子好的某护卫,说什么自己肚子饿了,要先去填饱肚子,命令她先去即可。

  里头只有些许的光亮,瑶琴向里面摸索进去。

  果然那位爷正背对着她坐在窗前,也却如苍何所言。

  ——他喝了不少酒。

  连她自己都不知怎的回事,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夺过他的酒杯。

  他微怒,抬脸看向大胆的始作俑者。

  面前的人却叫他失了气,忍俊不禁的笑道:“醒了?”

  “五爷,别喝了。”

  他拿着酒坛的手顿了顿,“杯子拿来。”

  瑶琴抬起手,弹了一下他的额间,“不许喝!”

  江鸿影瞪大了双眸,显然不敢相信她先前的举动。

  “看什么?不是五爷您自己许诺奴婢在您面前不必守着规矩吗?”

  江鸿影抬手抵住唇,故意咳嗽了两声,“爷又没怪你。”

  四目相对,俩人皆是沉默不语,仿佛彼此间拉锯般。

  良久,江鸿影率先打破了这份平静。

  “好好!爷不喝了。”

  这丫头说是不阻止了,瞪大了眼在你身旁看着,一句话都不说,问什么也不答。

  小丫头利落的收拾好身旁的酒坛,起身便要走。

  “哎——”江鸿影张嘴,欲言又止,心里有些异样,最后,他轻巧地转移了话题,“爷还没吃呢,你呢?”

  瑶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被他这么一说倒真觉得饿了。

  “奴婢替爷传膳。”

  听竹做事向来利落,不过些许工夫就着人一一布膳好了。

  瑶琴缩到一旁去,扯了扯欣然的袖口,“小厨房还有吃食吗?”

  “自然有,且宽心吧。”

  瑶琴看了眼桌前那位,听竹又在,想来是不需要自己伺候了。

  同欣然俩人猫着身子已退至到了门旁。

  “去哪?”

  他话音落下,引得身旁的几人一致看向门口处。

  瑶琴立时直起了身子,回过身来,笑道:“回主子爷话,奴婢是想去小厨房看看还有没旁的未上的菜。”

  江鸿影放下手中的筷子,身子前倾,用手肘撑住桌子。因为喝了酒,他整个人慵懒下来,“难为你心细,去吧。”

  见他这般好说话,她行了礼,匆匆退了下去。

  他收回了视线,坐直了身子,“不必这么多人伺候,听竹一人便可。”

  其余的人听了话,应了是,纷纷行了礼退下。

  “菜都齐全了?”

  “回主子爷,都……齐全了。”

  “小丫头,又跟爷耍心眼。”

  听竹方才听见瑶琴所言,虽诧异,但又有旁人在场,况且主子爷并未发话,她若贸然开口,只会唐突。

  “约莫一会去叫那丫头回来,爷有事。”

  再见到瑶琴时,她正和欣然俩人倚在石砌的炉灶旁,吃的津津有味,浑然不曾察觉她的到来。

  她掩帕轻咳了声,俩丫头才回过身来。

  “瑶琴,主子爷叫你。”

  “啊,现在去吗?”

  “是,快去吧,莫叫主子爷等着。”

  瑶琴胡乱拍了拍手中残余的糕饼屑,“那我这就去。”

  小厨房离云锦楼有些路,怕那位主子爷等急了,回头又是一番数落。瑶琴小跑着赶了过去。

  快到门口时,她放缓了脚步,喘了几口气,待自己好些了,才慢慢进了屋里去。

  “五爷,您找我?”

  江鸿影端着素白色的酒杯,不动声色的瞧了眼她。

  “不是说替爷去看看膳食,这怎么一去忘了时辰?”

  瑶琴暗道不好,只想着开溜,先前自己想的主意全抛在了脑后。

  江鸿影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处事不惊的眸子里浮上一层戏谑。

  “莫不是只顾着自己偷吃,忘了爷?”

  “奴婢没有。”她否定的极快。

  江鸿影看向她的目光带着灼灼的笑意,似乎在笑她的佯装镇定。

  瑶琴有些尴尬地避开他投来的视线,心底却泛起嘀咕。自己好像做什么,说什么,这位爷好像一眼都能瞧出来。

  江鸿影低头笑了声,站了起来。

  因为久坐,月白的衣袍此刻多了些褶皱,可丝毫不影响他伟岸的身形。

  来到她面前,伸手在她的唇角停留了一会,缓缓开口,“还说没偷吃?”

  她向着他直起的手指看过去,上面有残留的糕饼,怔时红了脸。

  忙想拿了绣帕擦拭,摸索了半天才惊觉绣帕遗失,偏偏还在这位爷手里。

  江鸿影噙着笑,丝毫不在意,抬起手为她轻柔的拂去。

  “笨。”又觉得不解气,继续道:“做坏事也不知道遮掩。”

  小丫头最是讨厌别人说她笨,沉着脸凶道:“奴婢就是笨,主子爷正好叫听竹姐姐前来伺候不是更好。”

  行了礼,便要走。

  身后的人从她背后圈住,属于他的沉香萦绕在了她的身旁,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颈间。

  “这脾气,都怪爷宠的,如今说都说不得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这两章撒糖,因为我最近追剧,被人齁到了,我觉得你们也要和我一起被虐,所以临时起意,更两章甜腻腻。哼!

2019-11-27 1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