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332 2019.11.08 19:00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全然不顾她是否疼痛。她挣扎却惹得他钳制的越来越紧。

  周围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声,惊的她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江鸿影充耳不闻,沉着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借着些许的光亮他清楚的看到她面上的害怕。他偏偏不如她意,开口说话。

  她吓得捂住他的嘴,央求着朝他摇头。

  他不客气的直接将她揽入怀中,朝她挑了挑眉,软玉在怀他的怒气也消了不少。

  “咦?是有人吗?”

  “有吗?别是听错了。”

  “咱们赶紧着吧,前头还有事呢。”

  说话声渐行渐远,瑶琴松了一口气。手心处传来一阵湿润感,她僵住,反应过来慌忙将捂住他的手松开。

  “…五爷,奴婢方才…情急之下越了规矩…”贝齿紧咬着下唇,越说越小声。

  江鸿影见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又想到今日她在雲霆面前巧笑嫣然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同爷欲拒还迎?在别人面前怎的不见你这般?”

  瑶琴低下头去,她想解释,可他像是料定她就是那种人,她倚石望着他,“五爷说的正是,只是奴婢多谢五爷看得起,奴婢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自然不敢去肖想五爷。”

  “你……”他几乎说不出话来,恨不得掐死她,越发的怒急攻心,“好!倒是爷入不了你的眼了!”

  他见她缄默,说出的话也愈发难听,“你说的不错,原本爷还以为你同旁的人不同,如今看来,是被爷说中了。”

  她垮着肩别过脸去,幽幽开口,“五爷今日是来羞辱奴婢的吗?奴婢现在可以走了吗?”

  眼眶蓄满了泪水,她强忍住不让它落下,侧过身想要走……

  江鸿影强拉住她的手臂,目光灼灼的凝视她,见她眼圈发红,“哭什么,爷……不该那样说,你别哭。”

  她苦笑,“五爷您这算是打了一巴掌又给个甜枣吃吗?”

  江鸿影心里仿佛拢了一盆火,炽热的燃烧起来,“你明明知道爷对你什么心思,你却对旁人如此亲昵,你将爷置于何地?”他又靠近了她一点,一手撑在她身侧的假山上,显然在等她回复。

  “……奴婢,唔……”

  他突然间低头,吻在她柔软红润的唇上,像是怕她挣扎一手固定在她的脑后,将她圈在自己怀里。

  “……唔……唔”她挣扎,换来的是他更加的钳制。

  她气急,用力咬伤他的薄唇。他吃痛,放开了她。

  “你咬我?”他堂堂江五爷头一次被人这么嫌弃,江鸿影神色顿时猛沉。

  “…五爷,奴婢知错了,求您别这样…”

  他双臂一收,将她紧紧的桎梏住,“小琴儿,你真是一点都不乖,惹恼了爷,对你有什么好,嗯?”

  她被他势在必得的神情吓到了,脸色怔时白了。

  不知是为何,腹部传来阵痛,她蜷缩着,江鸿影的心攥了起来,“怎么了?”

  他弯下身子,急道,“是哪里不舒服么?爷去请大夫过来。”

  她低垂着头,急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瑶琴轻晃了下脑袋,叫她怎么跟他说自己月信来了?

  “……不要紧,一会就好……”

  他甚是不放心,见她咬着唇,脸色苍白,他双臂打横抱起她,“爷找大夫过来,别怕!”

  她咬着唇,从他的神色中看的出他对自己的紧张,心中一片复杂。然而腹部的绞痛让她开始昏昏沉沉,倚在他的胸口处像是睡着了。

  “听竹,去找来李大夫,快去!”

  听竹满腹疑虑,见自家爷神情焦急,不敢耽搁,赶忙出去寻人。

  “小丫头?别睡,大夫马上就来,别吓爷,爷不欺负你了。”

  不肖一会,李大夫步伐匆匆的赶来,手臂拭了拭脸颊上少许的细汗。进了里屋,见着了五爷,欲先行礼……

  “不必客气,你且快些看看她。”

  李大夫闻言,见榻上女子正是那日自己医治的那位,心中甚惊,不动声色的走近她,替她细细诊治起来。

  听竹候在一旁,偷偷打量了眼自家爷,见他双眸几乎黏在了榻上,如此紧张一人,倒叫她忍不住看了瑶琴好几眼。

  “李大夫,她怎么样?可要紧?”

  李大夫将瑶琴的手臂轻轻放下,点了点头,“五爷且放心,这是女子每月必经之事,只是这姑娘身子有些虚,想来是上次还未痊愈,今日许是受了刺激,加之月信以至引得姑娘腹痛,才会晕厥,过会便能醒来。”

  江鸿影不自然的咳了一声,难不成自己亲了她,让她晕厥了?只是她方才晕倒,他的确有些着急,想着赶紧找大夫过来,细想想她当时明明说不要紧,过会就能好,原来是这意思。

  “如此有劳李大夫了,听竹,随大夫去拿方子。”

  一时,房中安静了下来,他凑上前去,轻轻的刮了一下她俏挺的鼻子,“爷今日为着你还闹了笑话,等你醒来,看爷饶不饶你。”

  像是听见了他的话,榻上的人微微蹙眉,嘤咛了一声。

  他迟疑了一会,向前倾去,温热的薄唇覆在她的额上,停留良久……

  “爷好像越来越放不下你了……”顿了下复又笑道:“倒也不赖……”

  瑾梅站在窗边将里头的一举一动收入眼里,她何时见过五爷如此怜惜一个人,心里一股醋火油然而生,紧抿着朱唇,手上的绢帕似要被绞断,喃喃自语:凭什么,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了。折身往另一处走去,既然她不好过,大家也都别想好过。

  漪澜院内,画容正对着镜子梳着妆,听着瑾梅将清晖堂的事一字不落的和盘托出,嘴角不经意的勾起一抹冷笑。

  “哦?这么说,五爷当真是宝贝她?”

  “回姨娘的话,奴婢今日瞧的真切,五爷抱着回了院,又差人紧赶着请了李大夫前来。”

  画容停了手上的活计,转过身来,细细打量起眼前的人,“照你这么说,既然是爷眼下宝贝的人,你到这漪澜院来说这些,不怕她知道了,回头在爷面前告你一状,你可就得不偿失了。”

  “姨娘且放心,奴婢对您是绝对的忠心,奴婢就是担心接下来那丫头小人得势,到时候危及的可就是姨娘您的位置了。”

  瑾梅说的入情入理,画容不得不承认她说到了她的心坎上,眼下五爷宝贝那丫头,这势头正足,万一那丫头哄得爷高兴了,爷抬举了她,日后少不得又是一个麻烦,可若是自己贸然动手眼下只怕还需深思熟虑一番。

  “唉……倒是难为你如此替我着想,只是眼下,爷恼了我,你瞧瞧我这漪澜院冷如同冰窖,爷若真喜欢那丫头,收了她也是情理之中,我不过是小小的妾室,难不成还去左右爷的想法,罢了罢了!”

  瑾梅心中忍不住‘啐’了一口,装什么装,只怕现在正抓心挠肝急的跟什么似的,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姨娘说的也是在理,那奴婢先行告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