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027 2019.11.22 19:43

  “主子爷,到了。”

  帘外,苍何的询问声在外传来。江鸿影睁开假寐的双眸,弯着腰步履从容的下了马车。打量眼周围的景致,还算满意。

  院里的管家早早就在外候着了,听见声响便猜到该是江五爷来了。忙挂起笑意,小跑着前去迎接。

  “五爷恕罪,奴才来迟了。”

  江鸿影摆了摆手,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无妨,你名唤什么?”

  “奴才名唤陆文栋,是这外宅的管事。”

  江鸿影向后递了眼神过去,听竹凑上前去,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一小包的银钱,“陆管事,这是主子爷赏你的。”

  陆文栋喜笑颜开的接过,钱袋放在手上时明显感受到了份量,他惶恐道:“主子爷太客气了,这都是奴才分内的事。主子爷赶着路程,想必也累了,请主子爷进院稍作休息。”

  陆文栋甚是会看眼色,其实他心里最清楚,这钱完全可以不用赏,今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只赏他一人。一是给了他体面,顾念他一直以来照看着外宅,二来便是告诉他叫他用心做事。这高门府邸的人做事果然是极老练的。

  进了院里,里头的建筑,摆设虽不如江府气派,却也别有一番风味。路过回廊周围的枝叶修剪的甚是齐整,周身也一并种植了不少名花,叫人看了心情舒畅。

  七拐八绕后终于来到了云锦楼,这便是这次江鸿影暂住的地方。

  “五爷,这里便是您暂住的地方,您看看,若有不满意处,烦请五爷开尊口知会奴才,奴才也好照着五爷的心意改着。”

  陆文栋这话说的很是妥帖,听竹也不免多看了几眼。虽说云梦县是小地方,可这的人倒是聪明,敞亮话说的三言两语一拨弄,既在主子爷面前讨了好,又叫主子爷觉得办事勤敏。可见这陆文栋对主子们的想法猜得透。也难怪年纪不大却能坐上管事的,想来平日里没少下功夫。

  “爷这没什么事了,你且下去吧,剩下就由听竹她们收拾妥帖就行了。”

  陆文栋眼珠子一转,继续道:“五爷,奴才多嘴一问,您车马劳顿,想来也是疲累了,奴才早早吩咐人准备好热水,不如爷沐浴修整一番?”

  江鸿影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左右晃动了两下,沉声道:“倒是难为你了,也好。”

  陆文栋脸上的笑意更甚,垂首下去招呼人赶紧准备好热水去。又侧身恭敬的让江鸿影先行。

  “笃笃——”

  敲门声响起,即使门外的人压低了扣门的力道,却还是引得画容面容不快。她递了眼神过去,璟黛乖巧的去开了门。

  来人单手覆在璟黛的耳边不知说些什么,末了璟黛拿出一早就准备好的银子交给面前的人。那人收下后便快速离去。

  “姨娘,都打听清楚了,那丫头家果真是在这。”

  画容嗤笑了一声,冷艳的眉眼此刻仿若结了霜,“我就说没这么简单。”

  “姨娘……兴许是咱们多心了?”

  “是不是多心,方才那人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我怎么从未发现咱们这位爷还是个长情的人,哼!”画容伸手将窗棂打开,微凉的冷风扑面而来,带起阵阵凉意,她下意识的裹紧了身上的斗篷,喃喃自语,“不是说快开春了,我怎觉得还是冷。”

  “姨娘……”璟黛知她心里头不舒服,可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心病还须心药医,只是如今这药只怕不好得了。

  画容双手轻轻的搭在窗沿,“爷此刻在何处?”

  “奴婢刚才见人迎来送往的端水进了云锦楼,想来该是伺候五爷沐浴。

  甩手关上窗棂,画容的眼底掠过冷艳,“走,去云锦楼。”她一向是主动惯了,因为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再不出手这江府只怕快变天了。

  云锦楼西厢房,听竹正毕恭毕敬的候在外端着五爷要换的衣服,隐隐听见有人行礼问好的声音,她望过去,果然——容姨娘来了。

  “爷在里面?”

  听竹先是问了礼,才道:“回姨娘,正是。”

  容姨娘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她手上托举的衣物,“交由我吧,正好我进去伺候。”

  听竹迟疑了会,还是将手上的东西递了过去。

  容姨娘接过衣物,提着裙角进了里头,留听竹,璟黛二人在外守候。听竹本想上前说明五爷吩咐了不要人打扰,又觉得多嘴,毕竟这位姨娘在五爷面前还是很得脸的一位,遂由着她去了。

  画容越过屏风,便见男人躺在浴桶里,正惬意的闭着眼,赤(裸)的胸挡上虎头纹身异常显目,如静静蛰伏的野兽,愈发衬得他身材伟岸,眉目深邃。

  “画容,你何时这般不懂规矩,进来也不叫人通传?”他低声问道,语调平稳,叫人不知是否真的生气了。

  画容的目光在他的俊颜巡视良久,“是画容越了规矩,爷别恼。”

  江鸿影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裂痕,他眯了眯眼望向她,“过来。”

  画容依言走近了他,江鸿影轻轻转动了一下大拇指上的玉扳指,邪睨道:“怎么了?爷话说的重了?”

  画容摇了摇头,紧咬着下唇,带着些许的抽噎声,“只是觉得好久没听见爷这般温声细语的说话了。”

  江鸿影并未回她话,扫过她手上的衣物,“替爷更衣吧。”

  画容面上一顿,仍乖乖伺候了他更衣。

  一切收拾妥帖后,画容有条不紊的为他系好腰带。

  江鸿影在她面前背手站定,俊朗的眉眼隐隐透出一丝深意,“从前你绝不会这样说。”

  画容手中一顿,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那是因为爷变了。”她言辞直白,语毕垂首。她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带着些许赌气的意思。

  江鸿影微微向前靠了一点,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额头,“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该是清楚不是吗?”

  画容明显愣了一下,又恢复以往妩媚的笑颜,嗔怒道:“五爷惯是会打趣人家。”

  江鸿影不留痕迹地拉开了一些距离,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人,“兴许吧。”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今日更新送上,快要十万字啦!现在每日更新已经成了必修课,哈哈,绝不能少!朋友们请记得打赏或给小南投个推荐票啥的,在此诚挚的谢过。好啦,咱们明天见。

2019-11-22 19: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