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103 2019.11.15 21:01

  次日,瑶琴只觉自己身子已无碍,便早早去了上房。寻了听竹半晌,却为见着,想来是去了小厨房了。

  瑶琴将上房外间的屋子收拾好,动作轻柔,见着外面看门的小厮她犹豫了一会,方才开口,“五爷还未起吗?”

  “五爷早早起了来,已出去了。”

  她道了谢,又叮嘱了一番,便准备去小厨房寻听竹去。

  天气虽逐渐转暖,但早起还有些微凉,廊道那风呼呼吹来直往脖子里钻,凉飕飕的引得人不住的打寒颤。瑶琴不禁搓了搓手,掌心传来微弱的暖感,显然并没有太大的成效,瑶琴加快了步伐,一时只顾低头快走,在回廊的拐角处生生与人撞了个满怀。

  因她走的太急,来人似乎也并未想到,一时不查,俩人毫无预兆的撞在了一起。直撞得瑶琴脸部有些微微发痛,鼻子都略微的发酸。

  轻笑声打断了她的发懵,她抬头,原来是五爷。小厮不是说他出去了吗。

  江鸿影原也是一愣,他早早出了府,方才发现落下了东西,这才回了清晖堂,谁成想有人二话不说直接撞进他怀里,鼻息间传来淡淡的梅香,他便知是何人,下意识的双手紧紧护住,大清早的的软玉在怀,倒叫他忘了昨日俩人之间的不快。

  低眸看去,见怀里的人正瞪着眼手足无措的看着他,那双清丽的眸子此刻像染上了些许的雾气一般,又见她鼻尖微红,惹得江鸿影心中不忍。

  “这般急作甚?撞疼了?”

  瑶琴只觉这里太过显眼,四下有人来回走动,甚是不妥,挣扎起来,却见那江鸿影双眼灼灼的看着她,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那双眼里炽热的目光让她心里慌的不行。

  江鸿影心中泛起一片涟漪,昨日他被这丫头的话气得不行,回去细想又觉得自己堂堂男儿难不成还同她小丫头计较不成,本想着今日忙完事,早早回府来逗逗这丫头,没想到天随人愿,大清早的就碰见了,叫他一时忍不住便紧搂着这小丫头不肯撒手了。

  瑶琴见他一副登徒子的模样,心中又气又恼,使劲挣扎,却是徒劳。

  江鸿影凑身上前,薄唇抵上她的耳畔,柔声低语道:“闹什么,爷抱会。”

  瑶琴羞愤不已,原是他对自己占便宜,他这副样子活脱脱像是自己不懂事一般。脖子里传来的热乎乎的气息,瑶琴只觉得身子一僵,直叫她心上发麻,反倒忘了推开他。

  “五爷,您先放开成吗?”她推了推他,却见他神色不悦,他素来不喜人违拗他的话,只怕他现下觉得自己是命令他。不由的像哄家中的轩儿一般,好言相劝道:“五爷,奴婢快没脸见人了。”

  江鸿影果然笑了一声,声音带着些许的低沉,“嗯……那爷松开。”

  见他没有为难的放开了自己,心下顿时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素来女人不少,自知人事起,风花雪月的事也没少做。面前的丫头性子看似柔软,骨子里却是倔的很。虽说男女之事,向来是你情我愿,若是两情相悦那自然是上上好,他江鸿影从不屑去逼迫谁,这满院里谁不自个儿贴近来,偏就这丫头,非要逼他使些手段。

  江鸿影干咳一声,心里又仿若不得意,顺手在瑶琴的鼻尖捏了捏,“今日饶了你。”

  瑶琴吃痛,揉了揉发红的鼻子,心里头忽而有一丝异样,“那便……多谢五爷了。”

  一时福了福身,也不管他是否同意,匆匆离去。

  江鸿影朝着她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眯着眼睛薄唇轻笑,便去了书房。

  林家,瑶琴的母亲林氏正伺候孩子的祖母吃药,老人家如今身子骨比之从前已然是好了许多,偶尔也能下床走动走动,为此林氏甚是欣慰。

  “阿娘,今日想下来走走吗?”

  “不了,我有些话想同你说说。”

  林氏放下药碗,正色的坐到老人家的身旁,“阿娘说便是。”

  “唉……我老了,也没有今年活头了,就想有生之年能瞧见琴儿许配个好人家,我也算能瞑目了。”

  “阿娘身子骨日渐好起来,你怎的反倒说这些丧气话。”

  “你不必宽慰我,我自个的身子我清楚,当年阿虞执意娶你,我不乐意,如今看来我这老婆子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便是让你进了我苏家的门。”

  林氏听着自己婆婆说的这些掏心窝子的话,一时动容,眼眶发红,“阿娘,我又何尝不是人生大幸才能遇上苏虞这样的好男人。”

  祖母轻轻的抬起手,“把手伸过来。”

  林氏依言,乖乖伸过去,手腕处传来一阵凉意,一对细腻通透的翠玉手镯牢牢套在林氏的手上。

  “这是我苏家儿媳该得的,我一直给便是因着虞儿曾说你对他的感情是真,他说十年后若你还在,便是最好的证明。我老婆子现在才拿出来,你别怪我。”

  林氏触摸到腕间的手镯,想起从前的种种,两行清泪顺势而下,“不怪,我身为苏家儿媳,即便没有这手镯,我也是您的儿媳,至死不敢忘。”

  “好!虞儿泉下有知定是感念你,我老婆子这辈子不会说什么话,早些年对你的冷言冷语让你受了不少委屈,我给你道歉。”

  “阿娘,你这样便是见外了。”

  祖母一把年纪,如今见林氏落泪,伤感之余也不免心酸,“这便是我为何让你早早替瑶琴打算,将来她有了依靠,等我老婆子走了,你也可随了琴儿。”

  林氏心中思杵良久,“可琴儿如今年纪还小,况且这孩子性格倔,恐怕……”

  “我瞧着顾家那孩子便不错。上回琴儿家书已说事情败露,她也还有些时日便可离了江府,以她的容貌在那高门大院多留一天便多一分危险。”

  林氏觉得说的甚是在理,可她做母亲的又何尝不知自家孩子对那顾家小子并无半点的男女情义,打小二人便在一起长大,这瑶琴只当他是哥哥,顾琛这孩子算是她看着长大的,人老实,听说快要科考了,若真考取了功名,只怕将来不是她家可高攀的,可若现在便定下,她又怕瑶琴那孩子不愿,一时她也不好同阿娘说的太绝对,只说了待瑶琴回来她探探口风再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