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青山如黛不如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青山如黛不如你 南颖吖 2040 2019.10.21 19:24

  屋内的暖炭还在烧着,此刻一双略带寒意的手轻轻的覆上他的太阳穴处,原本还烦躁的心不知不觉舒缓了不少。

  瑶琴低眸看着面前缓缓合眼的人,心中松了一口气。

  屋内依旧安静如常,却比往日里多了份安闲…

  男人的眉宇松懈了许多,深沉的眸子缓缓睁开细细打量起面前的小丫头。

  “刚才为何迟迟不进来?”

  瑶琴心“咯噔”了一下,“回爷的话,苍何大人嘱咐奴婢几句话,这才耽搁了一会。”

  江鸿影眯了眯眼,狭长的眸子里带着笑意的盯着她,“是吗?都交代了些什么?”

  瑶琴心中思虑再三,缓缓道:“自然是尽心伺候五爷的话!”

  他笑了笑,泰然自若的起了身,“苍何从不说这些话,你若说听竹还有几分可信!”

  瑶琴脸上一热,忙退到一旁,把手背到后面去,悻悻笑道:“五爷真真是好耳力,奴婢知错了。”

  “饶你这一回,爷平生最恨欺骗。”

  瑶琴郁结:还真是州官放火,百姓点灯都不行,难伺候。

  “可是心里编排爷难伺候?”

  她瞪大了双眼,一时语塞下意识就道:“你怎么知道。”

  话音刚落恨不得咬破自己的舌头,这不打自招的蠢样子是怎么回事,自打进了这屋哪哪都不对付……

  慌忙跪下,埋着头半晌不敢说话。

  他的眼睛微眯,饶有兴趣道:“胆子倒是不小!”

  瑶琴闻言埋头更甚,想着这下子怕是大祸临头了,

  “案上的书今日抄了,罚你的!”

  瑶琴抬脸时,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一缕沉香久久萦绕在她的鼻尖,一阵凉风吹来断了她的怔然。

  起身寻向案面却有一本书在那,瞥向面上的字秀眸染上愠色:居然是心经!

  万宝斋

  掌柜的正殷勤的端茶倒水,一脸谄媚看着座上的那位爷。

  “五爷您稍等片刻,先喝杯茶,奴才已经着账房尽快送账本来。”

  “不急。”江鸿影眉心微动,把玩着手上的扳指,眼里闪过一丝冷意。

  “齐掌柜,账房离这里统共不过百步,五爷有这闲心任你耽搁不成!”

  “哎呦,苍何护卫你可就别拿老奴玩笑了,五爷今日来的匆忙,这账房的人……”

  话音刚落,外面有家奴匆匆而至,双手捧着厚厚的账本进了来。

  “五爷,您瞧瞧?”

  江鸿影细细的翻阅起来,一旁的齐渊心中七上八下,眼珠子转的贼快,趁着空隙朝那个家奴递了个眼神,二人贼眉鼠眼对视了一眼,心中有了打算。

  江鸿影翻看到最后一页,背面隐隐渗透了浅浅的墨迹,不动声色的合上账本。

  “前两日送到府里账本不是有羊脂玉的拨款,正好爷的院里缺了块美玉,就不必在万宝斋供着了,送府上吧!”

  齐渊满脸堆笑,“五爷有所不知,这羊脂玉是难得的美玉,这不,前两日就被人买走了。”

  “这么巧?哪位府上的?”江鸿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眸色渐深。

  “……是王府的贵客,前几日来了丁州想寻些稀奇玩意,恰巧那日被那位贵客瞧了去!”

  “哦?可是恭王殿下?”

  齐渊权衡再三大着胆子应声说是,想着便是他江鸿影也断然没那胆子敢去质问恭王殿下的行踪琐事。

  江鸿影横眉冷对,凶道:“你如今胆子越发大了,借着王府的势敢打量着当幌子来蒙我!”

  转脸对着苍何吩咐道:“速去王府,就说我江鸿影不知殿下前来,那羊脂玉的钱如数退回权当送给殿下的贺礼!”

  齐渊惶恐不已,又不敢出言阻止,眼睁睁目送苍何出去,内心无比煎熬。

  “五爷……奴才一心为江家,断然不敢欺瞒五爷,如今五爷不知是听信了哪起子小人谗言,竟是疑了老奴,也罢!今日苍何护卫去了王府,老奴以后还有什么颜面留在这万宝斋!”一时怨声载道,想要了结自己以证清名。

  “你只管动手,倘若你真动了歪心思,莫说送你去见阎王,连着你那一家老小,爷也替你送去做个伴!”

  江鸿影目光凶狠,吐出的话字字诛心,吓得齐渊紧着嘴不敢再说一句。

  江鸿影是何人?只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父亲是抚远大将军,母亲乃先皇的亲妹,将军得先皇器重许嫁敬和公主,即便如今大将军退隐,二爷骁勇善战,屡建战功皇帝甚是看中封为上将军,位居从二品,兵权在握朝中又有何人敢叫嚣,江五爷虽未从军,却不输他哥哥威名,生意遍布京都,即便是皇亲贵胄见了他也未必敢与之相较。

  如今一个小小的掌柜即便胆子再大,瞧着他面目沉静,冷眸相对,早已吓破了胆。

  苍何健步如飞,一盏茶的功夫回了万宝斋。

  “五爷,恭王殿下前五日就回了京都。”

  “齐渊你方才是怎么说的?”

  “……五爷……奴才……句句属实啊!还请五爷明鉴!”齐渊百口莫辩,凉意一阵阵袭来。

  “明鉴?”桌上的账本顷刻间摔向齐渊的面前,“你是千算万算没想到爷今日过来,账房离这一会功夫就到,你生生拖了这么久,这可是前几日的账本,你莫不是今日才盘点?若是,那你这掌柜的玩忽职守每日盘点都能如此懈怠,若不是你且同爷说说这后页的墨迹又是为何?”

  齐渊知道今日是躲不过了,立时跪下叩头认错,心中不甘,可眼下被抓着了现行,只有保全了自己,这荣华富贵才能全。

  “五爷,奴才在江府这些年绝对是青天可鉴,定是底下的人做的手脚。”

  江鸿影似笑非笑道:“哦?你的意思是账房的过失?”

  “五爷!,奴才不过是账房的盘点写手,断然与此事无关啊!五爷,求您大发慈悲,奴才真的与此事无关!”

  江鸿影迅速抽过苍何腰身的利剑,毫无犹豫的砍断账房家奴的左手,鲜红的血液渗了出来,那家奴的惨叫声响彻整个万宝斋。

  “来人,带他下去,请大夫过来。”

  齐渊汗毛竖起,不住的哆嗦,脸色惨白,活生生吓掉了半条命……

举报

作者感言

南颖吖

南颖吖

今天出去蹦跶了一天,现在才更新,Sorry~

2019-10-21 19: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