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最牛支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文字游戏

最牛支教 学渣老周 2025 2020.01.21 20:00

  “一派长天喷壑垄,龙湫百仞水淙淙。飞泉倒泻疑银汉,怒瀑横垂宛白虹。

  雹乱霆弛弥洞府,珠耸玉碎彻晴空。

  游人莫到庐山胜,须识天磨冠海东。”

  “不知张昊老师,是否知晓此首诗出自哪里?何人所作?”

  一上来,金秀珍就直接抛出这么一首诗,有点考验的味道在其中。

  好吧,就是下马威。

  王蒙教授坐在张昊的旁边,紧锁着眉头,努力回想着脑海里所记得的所有诗词。

  却悲哀的发现...

  她对这首诗词完全没有印象。

  但人家既然敢拿上来,那自然是有出处的。而且,恐怕作诗之人,名气还不小。

  只不过,自己对韩国那边的诗人,确实没有过多研究。

  恐怕这第一轮...

  就在王蒙教授以为张昊会说不知道的时候,却听张昊轻嗤一声,道:“我说你们呀,学什么不好,偏要在一名‘鸡’女的身上学习古诗词。”

  ‘鸡’女?

  这首尔大学的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王蒙教授很是不解。

  然而金秀珍在听到张昊的回答后,愤而起身,道:“请张老师尊重我国的文化。要么认真回答我的问题,要么就直接认输。”

  哟呵,小嘴挺会扒拉的嘛!

  这一下就上升到传统文化上面了?

  张昊歪笑道:“黄真伊,你们韩国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女诗人。刚才你念的那首,名字叫做《朴渊瀑布》,对吗?但她确实是一名‘鸡’女,我没说错吧?”

  张昊反问道。

  不是你说让我回答问题吗?

  我现在不仅仅说出是谁作的诗,名字叫什么,我连她的出身都清楚。

  “张昊老师,请注意你的措辞。黄真伊是一名艺伎,不是‘鸡’女。”

  李友河在一旁按耐不住了,站出来解释道。

  “噢!原来只是一名艺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这人呀,没文化,分不清两者有什么区别。”

  张昊嘴里说着抱歉,但表情可没有一丁儿点道歉的样子。

  “你...”

  金秀珍气的差点冲过来了。

  这也太侮辱人了吧?

  在一位女孩子面前一直提‘鸡’女两个字,这还不是侮辱人吗?

  “请问两位选手,我算答对了吗?”

  张昊着重喊出选手二字,提醒那两位,这是在舞台上。

  当然,你如果说张昊在‘开车’?

  不好意思,你有什么证据?

  本来嘛,那个叫什么黄真伊的,确实是一名艺伎呀!

  我把她的出身说出来,也是为了让大家能够有更多的了解嘛!

  “看来张老师对我国的古诗词,确实有所研究呀!”

  李友河冷静的回道。

  “错,不是你们国家,我是不管哪个国家的古诗词,都有一些研究。当然,主要是研究我们华国自己的古诗词,你们那边嘛...”

  “顺带看看,毕竟...有名气的诗人,也就那么几个吧!”

  小样,还想跟我玩文字游戏?

  什么你的国家?

  我气不死你。

  “在下李友河,特意看过张老师上期的节目,发现张老师在古诗对联这一项上,有着很高的造诣,不知今天是否有幸能够领略一二。”

  这个叫李友河的,说话文绉绉的也就罢了,还处处给我设圈套?

  “我们华国有句古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嘛!既然你们身为客人,那有点小要求,我这个当主人的,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张昊耸耸肩,道。

  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跟我玩诗词对联?

  “那既然这样,不如...”

  “我们来个对赌协议如何?”

  这个李友河就像是等着张昊这样回答,立马接话,道。

  对赌?

  “不好意思,我身为华国良好市民,怎么能够做出赌博这种事情呢?这不是让我枉为师表吗?”

  张昊毅然拒绝道。

  我赌,你们会在我的身份上做文章。

  我不赌,你们恐怕又要说我胆小。

  我先将你们的嘴巴堵住,看你们怎么接。

  “也不能算是赌博,就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君子协议。”

  李友河,又道。

  好家伙,见我不上当,立马又换成另外一种说法。

  你们还真是...

  煞费苦心呀!

  “君子协议?这个倒是可以有。”

  张昊也想看看,这俩个家伙代表的首尔大学,究竟想玩些什么花样。

  “不管我们哪一方输了,必须当众承认古诗词是由胜利这一方发扬的,如何?”

  李友河露出得意的微笑。

  总算是掉进我们设下的陷阱了。

  这个张昊,还真有点油盐不进。

  “就这?”

  却不想,张昊直接反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就这?”

  李友河搞不清楚张昊到底是什么意思,懵比的问道。

  “这样可不行,古诗词本来就是我们华国的传统文化,什么时候轮到你们那个棒子国了?我输了,就丢了我们的传统文化,你们输了...”

  “不就什么都没亏吗?”

  “哪有这样的好事?”

  张昊瞪大着眼睛,道。

  你们倒是打的好算盘,横竖都不亏。

  而我呢?

  “今天我们之所以过来,并不是想要在这里开辩论赛。关于古诗词究竟是哪国的文化,那自然有人会去认证。而我们呢,则是想要过来找张老师切磋。”

  “既然是切磋,那输的一方,自然是需要惩罚了。”

  “不过,张老师好像对我们提出的惩罚有点意见,也不知是胆怯,还是其它原因?”

  说完,李友河朝着张昊挑衅的笑着。

  “首先,我申请一点,不管你们今天是来干嘛的,古诗词都是我们华国的文化。想要找我切磋,本人随时奉陪。”

  “至于你们说的君子协议,不是我胆怯,而是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知道吗?”

  “不过,既然你们想要来什么君子协议...那这样吧!如果你们输了,就捐赠500万给我们华国教育基金当做拜师礼,另外,当众承认古诗词是我们华国的文化。”

  “而我呢?如果我要是输了...”

  “呃...反正我也不会输的。”

  “请张老师说完。”

  “那好吧,如果我要是输了,我个人翻倍给你们每个人1000万。”

  “如何?”

  “敢立下这个君子协议吗?”

  张昊反过来将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